图书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时间:2014-02-21 14:04   来源:中国台湾网

  [楔子]

  一九九九年冬 辽宁 鞍山 大雪连天

  大雪将这个东北重工业城市铺罩得一片银装素美。用羽绒服、军大衣、各色围巾将自己围绕缠紧的行人们嘴边哈着淡白色的雾气,雾气在脸上弥散开来,凝结冻成冰珠挂在眉毛睫毛上,晶莹水亮。

  这是一场五十年来前所未见的暴雪,交通停滞,城市瘫痪,被迫弃车步行的人们匆匆迈开步伐向家赶去。所幸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对暴雪也已经司空见惯了。

  老人从爬满冰凌的窗子上呵出暖暖的一块光亮,看着外面生活几十年的熟悉城市,无声地笑了。她也习惯了这种暴雪的日子,仿佛所有过去的一切在南国城市的回忆全部被雪掩埋在地底,再也找不到丝毫痕迹。

  她的膝盖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姿势,回头看了一眼裂开皮的欧式皮沙发,想要挪回沙发上去。那是孙子结婚时她送的礼物,用了差不多有二十几年,如今已经斑驳不堪了。

  八十年代初期国内物资还很紧张,手边没有家具票的老人想给孙子买件像样的结婚礼物也不能够。于是偷偷用手里存下的最后两只金耳环抵押给农村的老木匠,求他给做一套沙发来。老木匠却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便让她画好图再来做。她一周后送去了凭借记忆描绘的图样,整整用了两个月时间老木匠才琢磨出这古怪东西的做法,依葫芦画瓢打造出个样式相仿的沙发来。沙发送到孙媳妇家,顿时为儿子儿媳添了不少脸面,看到孙媳妇羞涩的笑容,她欣慰的跟着笑了。

  这套房子是极其破旧的工厂职工楼,四周墙壁用灰白色涂料一刷到顶,屋子里摆放着八九十年代的老式家具,除了这款欧式皮质沙发,房间里的一切处处显示着房子主人并不宽裕的家境,沙发正对着的电视,甚至还是八三年凭票抢购的21寸日立牌彩电,为了这台电视,全家人排队排了整晚才在朋友手中拿到了珍贵的电视票。二十几摞十元票子换回了二十几年的美好回忆,也算物有所值了。

  苍老的老人看够了屋外的风景,终于还是挪动身体慢慢蹒跚了步子走回到沙发上。她不大会用遥控器,所以重孙子看什么台,她就跟着看什么。很快她被电视里的新闻所吸引,吃力的看着电视屏幕,似乎想从中发现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宝。

  在老人的身边,重孙子杜岳和女朋友正在嬉笑着打情骂俏。那是个活泼的姑娘,圆润的脸蛋,干净利落的扎着马尾辫,老人时而对她笑笑,她也极其友好的朝老人赧然回笑。她开朗阳光的笑容总会让老人回忆起自己当年的青涩和拘谨。

  真是幸福的小两口。老人吃力的露出笑容,继续扭回头盯住电视。

  厨房里,老人的孙子杜长平和孙媳妇陈久文正在忙碌着,杜长平揭开锅,一股香气扑出来,他深深闻了闻,心满意足的感慨:“都说是好吃不如饺子,咱们的幸福日子美无边啊。”

  在鞍钢工作当了多年炉前工的他,体态壮硕,笑时泛青的胡茬更为明显。

  是啊,这样的生活,他已经非常满足了。上有百岁奶奶,下有即将结婚的儿子,似乎生活如此平静下去,再有个二三十年他也可以心满意足的闭眼了。陈久文嗔怪的啐了他一口:“摆桌子,赶紧开饭,饺子快凉了!”

  此时,客厅那个不算大的电视屏幕正在播出一条新闻,新闻的背景是人头攒动的拍卖会现场,环境声音异常嘈杂,记者的声音被淹没其中根本听不甚清,老人探出身子努力的听才勉强分辨出记者在人潮中的报道:“本台报,一场集合上海旧宅的最大拍卖活动即将在上海拉开帷幕,据了解,在所有拍卖旧宅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曾任宣统时期内阁学士佟佳鸿仕的旧日府邸,这座拥有百年历史的中西合璧形式的老宅,是具有浓厚的中国封建意识大家庭受到西方文化冲击后异化的产物,具有重大研究和保存价值,此次拍卖一旦正式启动,将本着有利于保护为前提进行项目招标……”

  杜长平在客厅一角桌子上放上几盘饺子和菜,摆好酱油蒜泥,热情的召唤大家吃饭:“都过来吃饺子咯,今晚的饺子馅光肉就放了三斤!再晚一点可就抢不到了!”

  老人似乎没有听见孙子的炫耀,她蹒跚的走向电视机,站不直的双腿似乎已经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整个人噗通一下跪在电视前。她小心翼翼的摩挲着电视屏幕上出现的佟家老宅的景象,一寸,一寸,再仔仔细细用耳朵贴在电视喇叭旁听着电视里记者被挤得变了腔调的介绍。

  杜长平和正在用围裙擦手的陈久文面面相觑,重孙子杜岳也带着女朋友凑到太奶奶跟前好奇地打量她失常的举动,整个屋子里立刻寂静下来。

  老人忽然扭过头朝众人,声音几乎变了声调:“这里,就是这里!这是我的家,我跟你们说过的佟苑就是这儿。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