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繁华梦冢

时间:2014-02-21 14:01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一九一九年 上海 周公馆

  “周家这个老混蛋到底有多少钱,整日声色犬马办舞会,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羞耻,整个上海滩谁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来的!”

  “周老头起于黑道,又是个混不吝,衣着光鲜家资丰厚却毫不避讳自己当初落魄时修来的匪气,还妄图与杜家、黎家攀上关系,纵观整个十里洋场的商界,唯他家出身最为微妙。”

  “算什么!当年没周家少爷帮他收拾帮派,没准现在还在赌场求爷爷告奶奶四处躲债过日子呢。”

  “听说,那时候为了躲债,把娘们的钱都拿出来赌,周家太太的嫁妆早被他偷光了。”

  “后来呢,周太太去了哪里?怎么从来没看见过周家有太太出现?”

  “她?早被周老头活活气死了,所以周大少爷一年也不回来几次呢,八成心里还恨着周老头呢!”

  “嘘,别说了,人来了。”

  几名富商打扮的宾客见大家簇拥着今日东道主走过来,心虚的各自作鸟兽散,周鸣昌得意洋洋手挽着高挑的青萍沿织锦长毯步入人群,他端起高脚杯与熟友生客们碰杯嬉笑,对他有求的人多是笑脸恭维着,哪有一个胆敢露出鄙夷的态度。

  两人随着人流簇拥走到大厅中央舞池,金碧辉煌的水晶灯照耀在周鸣昌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当年落魄时的模样,如今的他已是上海滩响当当的人物,表面上专做码头进出口货品的贸易生意,暗地里也兼职鸦片、走私古董之类的买卖,更与法国人做了好搭档,各取所需。

  周鸣昌为人虽然名声有瑕,却耐不住总有人需求其放条生路不惜昧心恭维,先前一干人等厌恶的嘴脸也因见了他霸气的神态自然而然变得谄媚软弱许多,满腹的非议也只能顺着嘴嚼了,再不甘愿的吞下去。没有人会愚蠢到当着面和周家作对,即便不想给周鸣昌脸面,也要忌惮一些周霆琛这个心狠手辣的青龙堂堂主。

  “你们说,今天她漂亮不漂亮?”周鸣昌得意忘形,伸手将自己身边穿裹身真丝绒暗红旗袍的青萍拉过来,在众人面前风情的转上一圈,倒在周明昌怀里。

  众人自然恭敬着追捧:“青萍小姐的容貌自然是天上有,人间无的。”

  周鸣昌放声朗笑,将青萍紧紧搂在怀里,在青萍脸蛋上狠狠啄了一口:“我就爱她这副没骨头的媚样子,真是让人都能酥到骨头里去。”

  青萍羞涩的推了推他又假意躲了两躲,继而再次投在周鸣昌怀中:“老爷不许再说了,再说,青萍可是要生气了。”

  见她如此羞媚,周鸣昌更是心花怒放,拉着她连连咂嘴:“看看,看看,真他妈的酥到骨头里,也不枉费老子用了两万块大洋跟金夫人买过来,真值了。”

  一句话,众人顿时在心中鄙夷嗤笑,面上并不说什么,心中也大约知晓了青萍的卑贱出身。

  上海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金夫人本是为有钱人豢养金丝雀的风月老手,专门喜欢四处寻了漂亮的女孩子再调教成贵妇模样送到军政要人、门阀世家之中做小妾,因人脉四通八达而名噪一时,常听人说,任意一家显要身边若是没有养上一只金夫人调教出的金丝雀,便是身份也要跌上几分的。

  此话固然有些夸张,但足以知青萍能从金夫人手中转送周鸣昌,必是有极大不为人知的床上本事。众宾客眼中巴巴盯着青萍傲人的曲线,心中溢满遐思,嘴上偏还做正人君子模样:“周老爷果然是好眼光,青萍小姐在上海滩绝对算得上是万花魁首了。”

  话语未落,门外佟佳鸿仕与夫人一同进来,佣人看过名帖立即为两人带路,周鸣昌朗声大笑,被佣人提醒才不耐回头向左右围观的人指道:“哎呦,咱们的皇亲国戚来了,赶紧麻利点儿跟我去觐见内阁大学士。”

  说罢周鸣昌似笑非笑的率先迎上,走到佟家夫妇面前还故作满清行礼的姿态半蹲下:“佟大人吉祥!”

  一句话完毕,众人哈哈大笑,目光里皆是嘲讽。满清皇族如今已经纷纷改姓夹着尾巴四散奔逃,在上海滩,最为人所不齿的也就是那些自诩皇亲国戚的八旗子弟了。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