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碧玉蒙尘

时间:2014-02-21 13:51   来源:中国台湾网

  佟毓婉挣脱了杜允唐的羞辱本想就此离去,脚步还未等迈下台阶却被周家丫鬟拦住:“佟小姐,姨太太要跟您说说话,希望佟小姐能上楼谈。”

  毓婉原本也想找个机会与青萍把事情说清楚,当即贸然决定上楼等青萍归来。

  青萍房间的客厅中等大小,客厅一边两层夹壁中还做了储藏衣物的硕大走廊隔断,地面由俄国进口来的长毛地毯铺成,走着看着,见到许多在佟家不曾见过的新奇西洋玩意,毓婉心中倒有些佩服这位美艳的青萍小姐来,想来周老爷必然是很疼她才会有这么多珍玩肯放在此处。

  丫鬟送来茶水后转身将房门轻掩,偌大房间只剩下毓婉一人,她的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心中也开始准备许多需要对青萍解释的说辞。

  毓婉深知青萍千方百计针对自己无非就是为了周霆琛,大约是误以为她与周少爷有什么牵扯。毓婉觉得自己对周霆琛虽有些感恩之心,但万不是爱情,自然不会夺人心头所爱,无论周霆琛与青萍究竟是怎样的暧昧关系,她不想知道,也不想参与其中,她希望青萍能够在自己对她解释之后,对此有所释怀。

  坐久了,还不见青萍上楼,屋子里有些闷热压得胸口烦闷,毓婉悄然走到窗子旁透气,视线落在周公馆大门口处,不期然,周霆琛从门口走出,佣人递给他手中一样物件,毓婉视力极好,远远眺望,发现那佣人手中的东西似自己的珍珠钮包,才发现自己走的匆忙,竟忘了带手包,见周霆琛将包用手指握紧,她心中一沉,不知他又要做什么花样,莫非还逼她再来周家取一次不成?毓婉倚靠在窗子边,心中不免懊恼。

  百无聊赖的她随手将青萍书桌上英文画报翻起来,其中多数都是来自英国最近流行的明星杂志,偶尔也有上海明星的海报,她随手翻了几页,正看见大胆的图画,一男一女紧密贴在一起像极了那天她瞧见的情事,毓婉脸上火辣成片,门外响起凌乱的脚步声,房门咣当声响被关拢,惊得她手中画报险些掉在地上。

  这房间铺了长毛地毯,听不见脚步声,只听得房门轰然响动后整个大厅又重新恢复寂静,毓婉连忙蹑手蹑脚走过去,刚探头就发现身着西式洋装的满脸狰狞的中年男子正在客厅门口拉扯着发鬓散乱的青萍。

  毓婉闪身,慌忙躲进放置衣物的走廊,两边染色的织锦旗袍悬在衣架上荡在脸颊旁,冰凉的触觉使她一惊,抬头发现几十件妖艳妩媚的各色旗袍一溜摆放在衣架上,正好可以闪入其中隐藏起来,她躲过去,本想避开尴尬场面,奈何瞧他们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尽快离开。

  猛地一声怒吼炸在耳边,震得毓婉险些跌倒,青萍啊的一声惨叫摔在地上,周鸣昌恶狠狠的声音就响在耳畔:“你想将我们父子玩弄鼓掌?”

  被摔在地的青萍见周鸣昌当真怒了忙失口否认:“没有,老爷,我真没有啊,冤枉,我什么都没做过。”

  毓婉心中叹气,没想到周老爷也从其他渠道知道了这段不堪情事,不知会怎样处理败坏门风的两人。青萍卧房正对着客厅正门,毓婉总不能不顾眼下情境走出去,她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听下去。

  周鸣昌寻常见青萍妖媚打扮心情愉悦,今日一见反是勃然大怒,从接到消息时他就想弄死这个淫荡的婊子,怀着恨立即坐车归来就是不想让霆琛再陷下去。他宽厚的手掌重重掴在青萍脸颊,啪的一声抽得粉嫩的脸庞出了五条血印:“妈的,臭婊子,你那天去杜家跟谁约会了?背着我跟霆琛约会去了是吧?”

  青萍愣了一下,随即噗通跪在地上,鸡啄米一样给周鸣昌磕头:“老爷,我真没有,那些事都是别人嚼舌根子冤枉我的,老爷不要信他们。”

  周鸣昌根本听不进去青萍辩解,薅起她的头发打掉鬓发上的玫瑰花就往墙上撞:“老子不在家你做这副妖精打扮给谁看?老子这份家业来的不容易,不能让你这个狐狸精给毁了,你想让我们父子反目成仇,我就让你知道当狐狸精的下场!”

  青萍的头部被接连撞了几下顿时失去了知觉,毓婉听见撞墙的沉闷声响心头沉重,仿佛是自己被撞,吓得身子紧缩在走廊里不敢出声,她手脚并用想要支撑住身体,爬出去半截身子探出视线,透过客厅隐约可见青萍卧房墙壁上染满了大块的血斑。

  惊得她胃间一阵阵翻滚,酸气鼓在嗓子眼,险些就此吐出来。没想到周老爷下手如此狠毒,哪怕是一介女流也不肯疼惜。虽然毓婉早知道周鸣昌身家并不清白,也不懂得什么礼化治家,但好歹是同床共枕多日的女人,竟也遭到他这般不肯怜惜的毒手。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