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我心素已闲

时间:2014-08-13 13:41   来源:中国台湾网

  喜欢安静,不与人语。

  安静的时候,听一些古筝,听朋友读我的随笔《樱花呀樱花》。

  听着听着,会睡着了。

  越来越喜欢安静的东西了。清幽,散发出浓烈的清幽。莲的气息。或者,薄荷的味道。

  我心素已闲,清川淡如此。有僧人愿意庵中吃苦茶,而我愿意在深蓝色的百叶窗下发呆。看着窗叶间透过的光,点点照在我的身上。衣服上,我穿了格子的丝绸衣服,那光与影在上面散发出私密的欢喜。

  整个下午是清淡的。

  煮了一壶茶。乌龙茶,淡淡的绿。这人间的烟火,这小城的春夏秋冬,织起了人生的繁花似锦,常常会让我觉得莫名的满足。

  残雨斜日照,夕岚飞鸟还。常常想起少年时,总是喜欢一个人穿行在霸州一中的合欢树下,看着落英缤纷的花儿落满一地。那时就有少年的惆怅。

  喜欢一个人在雨中发呆。静静地想一些事,写一些诗,后来那些本子大多散落了,但到底留下来了几个。有一天偶然发现一个本子,那时抄的工整的诗,还有一些名人说的话,还有歌词。有一首歌叫《春天吻上我的脸》。我翻看着,内心十分潮湿涌动。那时我只有十六七岁,是独自孤高的少年,不喜欢与人打交道。这种性格,延续到了现在,改变不大。

  故人今尚尔,叹息此颓颜。

  已经有了颓颜。记得少年时有一年冬天,和朋友在一中的操场走了几乎一夜,不怕冷。说着一些梦想,后来她客死他乡。有一天梦到她,她站在我的床前,还是少年时的模样,而我是现在的样子。她说认不出我了,问我的长头发哪里去了。

  醒了后特别怅然。空山寂寥的深处,开出了许多瑰丽的花朵。人的一生,总会有一些秘密或不如意,连自己也说不出口的。我永远记得我们一起走过的那个冬夜,她说,让我们好吧。

  无声而漫长的时光,可以苒苒而过很多野草闲花。头上的灯光越来越少,我情愿在暗处。就像买的一些小干花。绝不华丽,绝不饱满。它们安静而寂寞,小小的,不与人争。但是,骨感而铮铮。插在陶里,好像我,也许,就是我。

编辑:王楠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