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一直到厌倦

时间:2014-08-13 13:36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们所受的教育大抵是这样的,要向上,即使哭了累了也要向上。光宗耀祖当然最好,顶不济也要独善其身。可是,不是这样的。大多的时候,我们活得厌倦。 

  甚至,渴望有风尘感,渴望堕落。这是个江湖,最深的江湖是人心,你以为猜透了,打开了,却还是空,还是空。 

  你相信谁? 

  你可以相信谁? 

  于是很多人在一起取暖,少了三几个,多了十几人,大家在凛冽这冬取暖,其实心比冬天更凛冽。 

  没有办法,有些东西天性一生一世冷,有些人天生是植物的,野生的,卑微而骄傲,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声声叹。 

  有时候,我一个人去火车道上看火车经过,我看着两条铁轨,慢慢往前延伸着,蜿蜒着,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 

  火车渐渐远去了,轰隆隆的,像马修·连恩《布列瑟农》那个曲子的结尾。 

  人真的是单数的。 

  最喜欢的东西也会有厌倦。 

  最初的最初,总是真的,一个女子曾经半夜念一段爱情的话给我听,寻阵子写出来的,感动到让人落泪。她说,爱得怕薄了,怕厚了,怕淡了,怕腻了。 

  到最后呢? 

  最后是腻了。 

  没有办法,这是人性。人性是冷的,是恶的,是凛冽的,是你有时候想不到的毒。

  爱情就是毒的,它侵略性这样强,没有时,哭着喊着要;有了时,却觉得索然,不过如此。 但刚刚好的时候总是不多,你准备为一个人赴汤蹈火时,却发现那个人并不同步,你想要放弃时,他却又苦苦纠缠。 

  我的一个女友说,不要为了爱焚身似火,不要为了爱孤注一掷。不要那么用力地爱,透支自己的力气,太盛大的爱,未必有男人可以承担。 

  有些爱的贱性在于,有人想为你承担,你却发现你并不要他,并且,厌倦极致。 

  爱情是,生命又何尝不是? 

编辑:王楠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