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云中漫步,琴键悠扬——李云迪

时间:2012-07-05 16:47   来源:中国台湾网

  以绝技为生的人,会很幸福。因为人生最持久、最强烈、最愉悦的幸福和最昂贵的房产一样,需要巨大的付出。但是这种幸福,需要的是巨大的内心付出,金钱或者任何物质、他人都无法提供帮助。

  编导手记

  以绝技为生的人,生活会变得很简单。因为一种技艺的成熟,需要太多的时间锤炼;而且你所有的精神沸点,都集中在这一门自己熟悉、热切追求的事物中,生活中很多事物都会无法回避地被省略、不予任何考虑。所以,天才总是让人觉得古怪、呆气,甚至是不通人情。  

  以绝技为生的人,会很谦虚淡泊。因为他们历经艰难攀登到了高峰,却会发现无数的奇峰异域,终自己一生,都还只能取一瓢弱水。所以说,真正有才华的人,他总是谦虚的,而这正是非凡的才能才能发现、实现的!

  以绝技为生的人,会很快乐充实。因为他的目标如此明确,每天的任务如此具体,他再没有自由的迷茫痛苦,只在追求所爱中激荡、消耗掉所有激情和智慧。

  以绝技为生的人,会很坚定。因为他知道获得将意味着什么,懂得等待、执著、不断努力的意义!所以他不会放弃,他全身心感觉着黑暗、阻力、打击、痛苦等,把它们一盘盘码好,当做最后成功的下酒菜。

  以绝技为生的人,会很幸福。因为人生最持久、最强烈、最愉悦的幸福和最昂贵的房产一样,需要巨大的付出。但是这种幸福,需要的是巨大的内心付出,金钱或者任何物质、他人都无法提供帮助。

  李云迪没有直接说到这些,一期节目也不会像传教士。但是这期节目可以认识一个人,感觉一种生活的状态。也许,会有些重要。 

  差点就和钢琴错过 

  杨澜:今天我们的嘉宾就是才华横溢的被喻为钢琴王子的李云迪。我发现你们俩都很陶醉,是不是也闭着眼睛,这样的。

  赵守镇:我是挺矛盾的。

  杨澜:你矛盾什么?

  赵守镇:因为差一点结束的时候,还没结束,又开始,然后看他的表情很痛苦。

  杨澜:你好几次想鼓掌都没敢鼓。这个过程是很难过,但是我说实话是听不懂。

  李艾:你好直接啊,一般我们都不会这么直接,我们说,哇噻,弹得真的好好哦,但实际上也是没听懂。

  杨澜:不是,接下来的问题,请问你弹的是什么?来,云迪要做一下普及工作。

  李云迪:刚刚演奏的这个是肖邦的《夜曲》。我觉得肖邦的《夜曲》,能够代表肖邦精神的比较着重的一点,它是非常优雅,非常浪漫,而且是旋律性非常强的,很有歌唱性。

  杨澜:你一说我们觉得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赵守镇:你的表情为什么那么痛苦呢?

  杨澜:那叫陶醉,怎么叫痛苦呢?

  赵守镇:没有,我觉得他好痛苦啊。

  李云迪:其实在仔细地聆听声音的音色的变化,一定要集中你的注意力。像有的时候如果念佛经,你一定要专心一样,因为里面细微的变化是很多的。

  李艾:我刚才也有个疑问,云迪在弹得非常陶醉的时候,说实话我有点不知道,眼睛该看哪里是正确的。因为我刚好可以看到,钢琴里面的一些变化,所以应该看着钢琴,还是应该看着云迪的表情,还是应该看着别处,还是应该闭着眼睛,我有点找不到一个比较好的方式。

  赵守镇:我是没有犹豫,我就是看他。

  李云迪:这是非常特殊的情况,因为很少有人坐这么近,看我弹琴,一般你想在音乐厅都是很遥远。

  杨澜:这是我拦着她们,如果没有拦着她们,她们就凑得更近了。

  李艾:你有没有碰到过像杨澜这种,上来就跟你说,我听不懂,我没明白。

  李云迪:我的同学或是朋友有些也是,也会说,可能我听不懂这个是什么意思,但是也很正常。

  李艾:你会跟他们解释吗?我刚才弹的那个是怎样怎样的。

  李云迪: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大概讲一讲是什么样的气氛。

  杨澜:对,像刚才那个《夜曲》,那是在肖邦的哪一个阶段写的呢?当时他处于什么样的感情当中呢?

  李云迪:是在他早期,生活非常美好,对生活非常憧憬的时候。可能在当时,他的心情非常平静,应该说还是算比较稳定的少年时期写的。

  杨澜:这比较适合李艾,少年时期。

  李艾:你知道吗?因为我一直觉得弹钢琴是一件特别美的事情,然后我很想学,但是我又觉得自己年纪颇大了,就是什么样的人合适学钢琴,据说好像是,要手长得特别有天赋才行?

  杨澜:对,我觉得你手很长啊,但是这个小指够长吗,云迪看一下。

  李艾:需要手指长,小指长?

  杨澜:而且跨度要大,是不是?

  李云迪:其实小的时候我手很小的,差点就没有学钢琴了。

  杨澜:真的?

  李云迪:记得当时有一个老师,好像跟我那会儿的老师说,这么小的手,以后就不要弹钢琴了,估计没有发展。

  李艾:手要大,我们能比画一下吗?

  杨澜:那后来弹着弹着就长大了吗?

  李艾:我的手跟他差不多啊。

  李云迪:可以可以,还可以学,现在还可以继续学。

  李艾:真的?

  杨澜:你看,李艾,你还是有希望的。

  李艾:守镇,你行吗?

  杨澜:守镇的手也给大家看一下。

  赵守镇:我知道我的手有点胖乎乎的,如果我是泡椒牛蛙的话,肯定很好吃的那种,特厚。

  李云迪:但你这个弹比较激烈点,大声点估计很适合。我觉得,还可以,你弹的声音可能会比较大一点。

  杨澜:所以像她这样胖乎乎的手,也是可以弹一些力度比较大的曲子对不对?

  李云迪:其实没有关系,这个什么样的手只要够用就行。什么叫够用呢,八度是至少的一个标准,要能够着八度这样上上下下,我觉得通过后天的练习,都没有问题。

  赵守镇:就像我这样性格比较暴躁的人,如果学钢琴的话会有帮助吗?

  李云迪:可以呀,你可以通过钢琴来发泄。

  李艾:不要,这个钢琴一百多万的,你要发泄吗,好贵哦。

  李云迪:没关系,生活当中情绪很重要,所以说才把这种情绪转化成了音乐。肖邦也是把他的情绪变成了音乐,而我们是通过这些音乐,来传递感情和情绪。

  杨澜:说起钢琴家呢,很多人都熟悉这么一部电影,叫《海上钢琴师》。很多人头脑当中印象非常深的,这样的一个电影片段。就是在弹奏的时候,会因为看到了某一个人,然后得到这样的一种灵感吗?

  李云迪:应该说不会突然这样子,你表演的时候是聚精会神的,但是你在表演时会去搜索你的生活当中,或者在某个片刻的感觉,比如一处风景或者说一种很细微的感受吧。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