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六、荡妇与淑女

时间:2012-08-17 09:15   来源:中国台湾网

  久违了,希尔顿!久违了,爱巢!

  当赖志宏将身上的衣服裤子一脱光,赤身裸体地走进卫生间时,数十个亚当在灯光闪烁中突现出来。“你好!”他们挥着手互相喊道。他耳中,不,他眼中几十个自己也在向他敬礼。他看了看下身委靡不振、耷拉着脑袋的小弟弟说:“伙计,亏待你了。”然后蹬摇着身子,笑着看看四方,在三面的玻砖镜子里,那小玩意迅速地膨胀,抬起头来。赖志宏哈哈大笑,纵身一跳,跃进大浴缸的热水中。他为什么选择这里,就因为希尔顿客房的卫生间特大,三面都装有玻砖镜子,人一走进去,立即出现数不清的、蛇形般摇曳多姿的身影。做起爱来,真是没法形容它的妙处。

  他像跳舞一样洗着,用尽量多的香波搓着,他要先把自己身上那种奇怪的汗臭去掉,尤其是对他那个老不听话的小东西,里里外外地清理一遍,洗得干干净净,异常雄伟。他用手拍打着,骂骂咧咧:“不听话!不听话!看我今天咋个惩罚你!”赖志宏觉得有点累,便躺在水池中,闭上眼睛,静静地休息起来。

  他今天去法院领了判决书,太高兴了。虽然没有全胜,但毕竟胜了,这多么来之不易啊,是他天资聪颖、智取强敌的结果。他要庆祝一下,于是想起了希尔顿。他又一次告诫自己,面对任何困难也不要低头,面对任何打击也不要绝望,看,这次他不是又闯过来了,胜利了吗!他听到了门铃声。妈的,怎么比我还心急呀,他从水池中站了起来,擦也不擦,拉了一条大浴巾披在身上就要出去,但后来一想,还是退了回来,将三角裤衩穿上,调整一下表情后才开了房门。

  “哇,正好捉奸!”一个很性感的小姐面对热气腾腾半裸的赖志宏说。

  “干吗这样没有教养。”赖志宏两眼放光,在对方高耸的胸脯上来回扫射。

  “怎么,不欢迎呀?”

  赖志宏沉吟了一下,侧身让对方进屋。

  “先生,只有你一个人呀,没必要待着嘛。”小姐见大床上除一堆衣服裤子外并无一人,又退回去看了看卫生间,耸耸肩说。

  “嘿,你才怪呢,不是只有我一个,我找你来干吗?”

  “先生,竞争上岗嘛,多多益善。”小姐一屁股坐在大椅子上,微侧着身子,让她的一对大波发挥到了极致。

  赖志宏觉得好玩,笑了笑:“小姐,你找错门了,我体虚多病,消受不起。”

  “啊呀呀,老板,你知道我们最怕什么人吗?”女孩打着手势夸张地说。

  赖志宏不答,只是在看她那一身白皙的肉在紧身衣服下奇妙的变化。

  “就怕你这样‘骨瘦如柴,棒大如鞭’的人呀。”性感女人用左手的大拇指与食指比划着。

  “如鞭,什么鞭?”赖志宏也感到稀奇。

  “马鞭呀!老板,你听说过吗,哪有肥马行的?而匈奴的汗血马也被称为‘五腿马’。”

  “五腿马?”赖志宏未反应过来。

  “马鞭一条腿呀!”

  有意思,赖志宏也拉把椅子坐下问:“那小姐喜欢几条腿的?”

  “那还用说,当然是五条腿的呀。”

  “五条腿的,你听史书怎么说,汗血马,汗如血,奔如电,疾如风,屡战不疲,你受得了吗?”赖志宏把浴巾拉了一下问。

  “嘻嘻,老板,试试吧。”说着,小姐就浪笑着扑了过来,像要捉他那个时隐时现的东西。

  “站住!”赖志宏一声断喝,非但没有同她呼应,脸一下沉下来,用手一指,“退回去坐好。”

  “老板,人家想看看你那另一条腿嘛。”女郎翘起个嘴巴,撒娇地抖着两个大波,又想走过来。

  要是在平时,赖志宏早就扑上去啃上几口了,他想到今天自己的目标,非常清醒地克制着。但只要守住底线,他还是想调情。他说:

  “不好意思,小姐,我没有那条腿。”

  没有哪条腿?轮到小姐奇怪了,莫非他是?……不可能,她刚才还见到他三角裤上肿起的东西呀,她马上回过神来,嗲声道:“老板,你逗我,你逗我。我等不及了,我等不及了。”边说边扑上来。

  赖志宏好身手,马上站起来,一转身将椅子拉上前挡住对方,厉声道:“别胡来!”他见对方为之一震,才缓和道,“坐下,坐下,慢慢说。”他见小姐极不情愿地退回椅子后,低声说,“我有病。”

  “人家能治病。”小姐见男人没反应,又说,“真的,我能治你的病。不入港不要钱。”

  不入港不要钱,而不是不满意不要钱,考人啦!因为的确有那种病人就是不能入港,看你咋个办?不入港,这可是没有歧义的硬指标呀,真的有这种不要钱的性工作者吗?不可能吧!她有什么绝招呢?

  “我不信,你有啥办法?”

  “办法多,试了你就知道啦。”小姐又抬起了她那双勾人的眼睛。

  真是天下第一淫娃!但赖志宏想到今天的事,不能留她。恰好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他一看,便道歉道:

  “小姐,对不起,我还有要事,请便吧。”

  对方像听错了,不解地看着他。他忙说:“小姐,我真的有要事,以后再谈吧。”

  “那把钱付了呀!”小姐很干脆,站了起来。

  “付钱?为什么呀?”赖志宏拿腔拿调地问。

  “不付,为什么呀?”小姐同样回应了他一句。他们各自在克隆着春晚的表演。

  “有言在先,我未选上的,没有费用。”

  “你选妃呀,这么勾引人家!”小姐又坐了下来,但脸色全变了,没有半点嗲气。

  “是我勾引你,还是你骚扰我?”赖志宏也不客气。

  “你……”小姐脸都气歪了,嗖地一下站起来。

  “小姐。”赖志宏叹息一声,以一种客气的、循循善诱的语调说,“生意不成,仁义在,今天未做成,但我对你印象极好,我们今后有的是机会。真的,有的是机会。”

  “一单归一单。钱付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小姐很坚持。

  “这是一单吗?我同你老板是咋讲的?不信,我们马上请他来。”赖志宏见他的话起了作用,进一步说,“今天,我反复给他讲了我的标准,让他别搞错。”

  “什么标准?”小姐拉长脸问。

  “淑女。”赖志宏停了停,“商务淑女。”

  “我不是淑女?我不能做商务?”大波小姐怒发冲冠。

  “啊呀呀,我的姑奶奶,你是淑女?”赖志宏惊奇得将围着的浴巾掉在地上,睁大眼睛欣赏着小姐,看着她那对一碰即淌水的大波,“准确地说吧,你是……”

  “荡妇!淫荡不堪的荡妇,是吧?这不是你们喜欢的吗?”

  “不,不是荡妇。是,是荡妇,是淑女学习的榜样。”

  “神经病!”大波小姐冲出了门。

  看着她消失的美丽倩影,赖志宏连连叹息,是呀,谁说我不喜欢她呢?只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他想起一周前在区法院听到判决书时,他是全胜,300万呀,没想到才几天,通知他去拿时变成了120万!他妈的,怎么说变就变了?是不是廖主任出国去了,胡律师没有盯紧?或者,胡本人思想就有问题,还是他妈的博士呢,真是胡乱搞博士!但廖主任那么信任他,不把他搞定不行。他知道新世纪公司的态度,肯定要上诉,如果上诉输了,连120万也是空欢喜啊,这儿的关键又是胡律师。胡看他的眼光有问题呀,只是看不起他吗?看不起也不行,他得将这个印象改变过来,得让胡像廖主任一样看重他才好。他苦思了很久,才安排了今天这个见面。这个胡博士一副正人君子样,哪能见那个骚狐狸大波妹,不要因为一个女人把他的大好事砸了。因此他断然拒绝了她是对的。

  这时电话响了,赖志宏一看是鸡头来的,按下了键码。

  “喂,马老板吗?我是国际商贸旅游公司。”

  “你好,尤总,是我。”赖志宏拖长声音说。这种场合很难有真名实姓。

  “马老板,花中选花,还是不满意?”

  “不,不,尤总,我对你的关照非常满意。”赖志宏刚才放走花小姐也很不情愿,很诚恳地说。

  “那为何没成交?”

  “尤总,对不起,怪我没跟你说清楚,我今天的活动,花小姐她确实不适合。”

  “你不是要最好的吗?我可是花中选花,才专门为你选的花小姐呀!”

  “谢谢,我这次要的是淑女,一看就是名牌大学生,而不是风尘女子。”

  “我们公司全是大学生,花小姐更是名牌大学呢。马老板既然点名要淑女,那我一定帮你准备一个。”对方停了停,“什么时候要?”

  “半个小时行吗?”赖志宏看了看时间,见对方没有反应。赖志宏想,给他出难题了。

  “行,半个小时到,保证淑女。”

  “太谢谢你了。”赖志宏由衷地说。

  “明天10点归队,价格是2000元。”

  “2000元,价格翻倍?”

  “马老板,看你是大买主,五折优惠呀!”

  “原价是4000?”赖志宏睁大了眼睛。

  “稀缺资源,她创造的价值呢?值啊!”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