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2.一家一本难念的经

时间:2014-04-01 13:14   来源:中国台湾网

  这天刚收拾完午饭的残局,老顾和老伴儿就又开始在厨房里张罗晚饭了——当然是老伴儿张罗,老顾背着个手里外溜达,时不时地领导视察般指点几句。

  今儿是周五,每周家庭聚会的日子,晚上大女儿顾晓岩一家三口回娘家吃饭,当然待字闺中的小女儿顾晓珺也得回。

  老伴儿看老顾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哎哟我的大厨,菜都洗好了切好了,您就别抻着了,起火吧,该你露两手了。”

  老顾捏起盘子里的菜,撇撇嘴说:“让你切滚刀块,怎么切成麻将牌了?这大虾黑筋都没抽,吃了不得拉肚子啊?还有这莴笋,焯水断个生就得了,这都软成什么样儿了,你当下捞面呢!也就是跟家里,搁以前在饭店,我早把你开了!”

  老伴儿解下围裙,抹了把脸上汗,反诘说:“你有本事,现在把我开除得了!”

  贫了一辈子的老顾眉毛立起来,说:“哎!你什么态度啊?我更年期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不能忍让忍让我啊?说你一句非还一句,我在外头忙活一辈子了,退休回家寻思着过两天安生日子,你瞧你这态度!你以为主厨好干呢,不像你在家洗洗衣裳做做饭就得了,那么大个饭店上上下下多少事得我做主啊……”

  这几句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话,顾妈妈一个月要听八百回,耳朵都起茧子了,就没吱声,任老爷子在那儿吐沫横飞地咧咧着。

  忽然,老顾一眼看见老伴手腕上红了一块,忙止住自己的滔滔不绝,问:“手怎么了?”

  顾妈妈心想死老头子算你还有点良心,说:“锅沿儿烫了一下……”

  “让你烧点儿水就能把手腕子烫了,让你炒菜你还不得把房燎了!我看看,疼不疼?”老爷子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捧起老伴的手一通吹。

  顾妈妈笑着嘟囔:“你这更年期还没结没完了,脾气一天比一天大。”

  顾爸爸一听又不乐意,把手一撒,正要打开话闸,门铃这会儿响了,算是刹住了老顾的又一通长篇大论。老顾出去开门,迎头撞上了大女儿顾晓岩一家三口,大包小包地站在门外。外孙子乐乐先钻进来,小鸟似的一头飞进了他的怀里,人到声到:“姥爷!”

  老顾抱着外孙子脸上笑开了花,顾妈妈这会儿也从厨房出来打招呼。

  女婿任大伟把一台价值不菲的足部按摩仪摆在客厅中间,然后殷勤地把老丈人的脚丫子塞进去,说:“爸,怎么样,舒服吧?还能按摩小腿呢,力道还可以吧?”

  老爷子爽得龇牙咧嘴,笑开了花:“你这孩子,花这冤枉钱干嘛!哎哟……劲儿还挺大……”

  那边顾晓岩则帮她妈张罗着,顾妈妈顶着个头盔似的按摩仪说:“这么个小东西,比人捏得都舒服,哎还有音乐呢!晓岩,帮我摘下来给你爸试试。”

  老顾笑着说:“以后回来就好,别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留着钱给乐乐念书使。”虽然嘴上埋怨,但是他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妈跟您的健康就是我们做儿女最大的福分,您这腿常年站着都静脉曲张了,多捏捏缓解一下。那个捏头的是专门给我妈挑的,治失眠效果特好!”他那女婿嘴巴挺乖巧。

  “这得多少钱啊?大伟,挺贵的吧?”顾妈妈有点儿心疼。

  “妈!您就踏实用吧,大伟怕您偷偷摸摸给退了,发票都撕了。”顾晓岩说。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