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三章

时间:2012-04-19 11:0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母亲咽下最后一口咖啡,把杯子放回杯碟里。她抿着那薄薄的嘴唇,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盯着对面发了好一阵子呆,这说明她正在想事情:“你说她的个头很矮?长得好看吗?” 

  我切下一块咸“高达” 放到盘子里:“好看?要我说啊,至少七十岁了。” 

  她抬起下巴,皱了皱眉头:“好看什么?这么说,如果真是她的话,一定超过七十岁了。我还在穿短筒袜的时候,这太太就戴花里胡哨的宽边帽了……” 

  我的眼神突然落到了母亲的鼻子上:“妈,鼻子!” 

  母亲的鼻子很长。喝咖啡的时候,杯沿上的咖啡在她的鼻尖留下了一个斑点。 

  母亲赶紧用手擦了擦鼻子:“……脖子上还戴着七排的珍珠项链,坐着敞篷车在大街上招摇过市。” 

  “她自己开车?”我插嘴道。 

  母亲勃然大怒:“现在再也不许打断我的话了!不是,她有司机。” 

  我望向窗台上的花盆,但愿我已经和穆尔塔扎先生交代过要给花盆换土了。我看着花,想起了西蒙尼扬太太的脸庞:“是啊,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好看。五官分明的轮廓、又大又黑的眼睛,而且……”我在心里说,“又小又精致的鼻子。”钢琴上我父母的结婚照镶着银相框,照片里的母亲,鼻子一点也不长。 

  母亲掰了一片咸高达送到嘴里,说道:“唔……不错不错。” 

  我双手托着腮,望着她。 

  每次达沃提扬先生从德黑兰寄书过来的时候,都会顺便捎来几块咸高达。我想起有一天奥尔图什问起:“他怎么知道你喜欢咸高达?”我正在思考该如何作答,母亲就插嘴道:“他不是给克拉丽斯寄的,是给我寄的。有一次过节的时候在德黑兰,我和克拉丽斯去了他家的书店。他很客气,送来了咖啡和高达。我当时忙得团团转,哪是为了读书来的,但是我却喜欢上了咸高达。”她说完这些,大声笑了起来。奥尔图什诧异地看着母亲,而我则低下了头。我不知道是因为母亲的大笑而不自在,还是因为我无法启齿说出真相——达沃提扬先生一直都招待我喝咖啡,而且长久以来就知道我喜欢咸高达。 

  母亲舔了下手指,把盘子里剩下的高达碎屑聚拢起来扫了个干净。然后她从克里内克丝牌纸巾盒中抽出一张纸巾,在桌上折成四分之一大小,再把咖啡杯反复扣在纸面上。杯子的边缘在纸巾上留下了咖啡的晕渍:“就是她!艾米拉?哈洛图尼扬,商人哈洛图尼扬的女儿。她和瓦尔唐?西蒙尼扬结的婚,那人在印度还有个商行。她从她父亲那里继承了点儿遗产,后来她丈夫的财产也增加了不少。她在居尔法地区以‘克父母的艾米拉’闻名。”我撇嘴一笑。 

  母亲皱起眉:“你可别不当真!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她出生的时候母亲就难产死了。几年后,她的保姆从窗户跳到花园里自杀了。” 

  我正要收拾咖啡杯,她把我的手挡了回去:“等一下!我还没算命呢。”她把视线转向窗外,“结婚的那晚,她的父亲中毒了,几天后就死了。据说是因为结婚蛋糕的原因。但是为什么就只有她父亲一个人死了?所有人都吃了蛋糕,而且……” 

  我接口道:“而且整个居尔法的亚美尼亚人都没事。嗯,也许他不是因为蛋糕而死的。说不定是中风,或者……” 

  母亲把我的咖啡杯反扣在纸巾上,拿起来,又扣上去,又拿起来:“她和丈夫后来去了印度,几年后她带着一个儿子回到了居尔法。她的丈夫在印度被杀死了。有人说是一个印度仆人干的。之后几年她就消失了,据说去了欧洲。她再一次在居尔法露面的时候,儿子已经长大了。这次,是为了儿子娶老婆的事情回来的。在居尔法,谣传她儿子得了一种绝症,否则他怎么不在当地找老婆?最近,我听说她儿子同一个大不里士的亚美尼亚女孩儿结婚了,可是大不里士的亚美尼亚人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呢。” 

  她拿起自己的咖啡杯,仔细观察着咖啡渍的图案,一会儿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一会儿又唉声叹气起来,接着又频频点头,把杯子放回桌上:“唉,我这个命啊,一生不会有什么打击,但也没什么冲劲。”她又拿起我的杯子。 

  谢天谢地奥尔图什不在家,没有听到母亲关于“大不里士的亚美尼亚人”的那番话。当我告诉母亲我想和奥尔图什结婚的那天,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他是哪里的亚美尼亚人?”我刚回答完,她就尖叫起来:“什么?傲慢的大不里士人?”最后,如果不是父亲说合,表明他根本不在乎女婿是居尔法、大不里士还是马利赫的亚美尼亚人,那么我们的婚礼是不会那么顺顺利利举行的。 

  母亲骨瘦如柴的手握住我的杯子又开始观察。杯子是白色的,上面印着粉红的小碎花。母亲的双手皮肤很皱,暴露着一根根青筋。我开口问道:“嗯,看起来怎么样?” 

  她抬起头:“我听说他的新娘几年后就疯了,住在纳玛盖尔德附近,后来也死在了那儿。听着!你的杯子里显出了柏树。”我想起了纳玛盖尔德,心里很难过。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