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欧玛尔海亚姆

时间:2012-11-04 22:02   来源:中国台湾网

  1595  29.欧玛尔海亚姆《鲁拜集》

  (公元1048—?)

  我记得几年前一个伊朗朋友告诉我,欧玛尔海亚姆在西方完全是作为一个诗人而著名,为此他感到很惊讶。而且他很确切地告诉我,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尤其是他的家乡波斯(现在是伊朗),他做为一个数学家和天文学家而出名。虽然他的诗受人尊敬,但是这种诗在他那个时代,任何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可以做出来,事实上做这种诗是在特定场合即兴赋诗的能力。(在日本的中世纪,女官就具备这种能力,见清少纳言(27)和紫式部(28))。关于欧玛尔海亚姆如何在英国如何成为一个伟大的诗人的故事,确实让人很奇怪。

  开始于诗歌本身,《鲁拜集》是部短诗集,包括两组对偶句,第一行、第二行和第四行必须押韵。由于没有任何相反的理由,大多数西方读者认为《鲁拜集》是欧玛尔海亚姆写的一首长诗的名字,但是“鲁拜”一词本身就很容易翻译为“诗歌”或者“四行诗”。爱德华费兹杰拉德在1859年出版该诗集的译文时决定保留该题目的波斯文音译,这一举动被视为强调原著的“异国情调”的故意选择。此外,欧玛尔海亚姆的诗现存的有近百首,都被收在传统的波斯文集中,收录进去的诗就是一个短诗集,诗集没有总述也没有复杂的结构。天才译者费兹杰拉德最伟大的一个做法是把欧玛尔海亚姆的诗进行排列,从而成了一首连贯的长诗,并且给予其美学和哲学的力量,诗的连贯性即便存在在分散的四行诗中,也很含蓄。

  我们看到的《欧玛尔海亚姆鲁拜集》是爱德华费兹杰拉德翻译的(这部著作被翻译过很多次,翻译的是很准确,但是都没有费兹杰拉德翻译的好),这部作品是一部独特的杂糅之作,是一首在波斯文基础上创造出的杰出的英文诗,它也使好几代英国读者对那个地方产生了兴趣,一个比波斯还波斯化的地方,一个到处是美酒和玫瑰的异国,美酒和玫瑰更多的存在于诗人心中而不是普通人心中。费兹杰拉德的译作《欧玛尔海亚姆鲁拜集》(对应于原作《欧玛尔海亚姆》),实际上就是巴勒斯坦批评家爱德华赛义德所批评的“东方主义”一个典型的例子,“东方主义”即利用文学和艺术去创造一种浪漫的异国情调,从根本上讲是亚洲文化的虚假现象,代替了欧洲人心目中的幻想,亚洲也像其他国家的人们一样经历着生存和死亡,繁荣和衰败。赛义德批评让人很不高兴,不过也是事实,但也不是全部。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像欧玛尔海亚姆这样的诗人本身就是用诗来激起一个奇异芳香并且神秘想象王国,品质被保留了,但不是在翻译中被创造。

  我猜想真正读《欧玛尔海亚姆鲁拜集》不是很多,但是很多人还继续引用其中的内容:“一块面包,一杯酒,还有你”(这句是从费兹杰拉德的译本里引用的,虽然很贴切但并不是很准确)。这幅画中难道没有错?伊斯兰教的一个很严格的信条对于信徒来讲要严禁饮酒(见《古兰经》24);欧玛尔海亚姆为什么要激发人们去饮酒呢?答案就在于伊斯兰教(在我们这个时代,除了一些极端的基督教信徒以外,其他所有的形式都很普遍)容忍人的人类的脆弱性,虽然禁酒,但是一些人偶尔也会喝点,即便如此,他们灵魂的命运还是一如既往的掌握在独一无二、无所不能的真主手中。在传统的伊斯兰世界里,美酒和诗歌的确存在源远流长的关系。奥托曼的苏丹们将咖啡馆严格定义为产生政治异议的温床,但是允许小酒馆们在不扰乱秩序的情况下开业,那些对社会无害的诗人可以光顾(还有一个非常虔诚的假想,诗人常常用酒来比喻自己沉醉于浪漫中,甚至是神圣的爱情,实际上他们本身一口也不喝)。所以欧玛尔海亚姆用酒、爱情和玫瑰花来陈述一个深刻的主题:实际上生活是充满乐趣的,要充分去享受;如果人们热爱生活,就不应该在死亡面前退缩,生或死都掌握在神的手中。

  《欧玛尔海亚姆鲁拜集》是一种奇迹,是一个天才诗人和一个出色的翻译家的一个杰出的合作,在时间的差异和文化的距离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波斯的数学家和维多利亚时代的东方学家一起谱写了一部诗集,在我们这个时代读起来依旧令人陶醉。

  约翰S梅杰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