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8

时间:2012-09-20 07:14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七月十六日,迎来了在岛上的第四天。按昨天的约定,泽井和保健所的职员一起,又一次来到朝日小学。

  “能跟小孩子们很好地讲解吗?”泽井感到有些不安。

  出于这种不安的心情,泽井请了中本今早一同前往。

  上午十点开始,在钢筋水泥建成的教室里,泽井就烙铁头藏身的地方、什么时候容易被咬伤等各种有关烙铁头的问题,结合从中本那儿听来的知识,演讲了三十分钟。他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打量着这些双手抱膝,坐在教室的地板上,双眼闪动着好奇目光的孩子,不禁想这些孩子是不是有朝一日也会成为牺牲品呢?

  从中本那儿学到的知识,即使是奄美的人知道的也不多。演讲完后,从校长到老师都对泽井所说的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有个老师很坦白地说:

  “真不知道烙铁头是这么一种了不起的生物。虽然我很佩服烙铁头,可一想到它栖息的地方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又感到很害怕。不知什么时候我也会被咬到,真不知道我怎么会生活在奄美的。”

  在校长办公室稍事休息后,十一点钟开始在会议室与大熊这个地方曾经被咬伤过的人见面。参加的人有根据保健所的资料选出的两名普通群众,以及这所朝日小学的两名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

  烙铁头咬伤就像交通事故一样,人不同,疼痛的程度也不同,受伤的轻重也不一样。考虑到这一点,各种情况都应该听一听,这是泽井的希望,现在能够实现了。

  九岁男孩,小学三年级,大约两年前在帮着家人干农活时,左小腿上端外侧被咬伤,十五分钟后,区长对他进行了血清紧急注射,随即转到大熊诊所接受救治。疼痛和肿胀持续了五天,再次来到大熊诊所进行切开手术。患处排出许多灰色的液体,怀疑发生了坏死,但后来没有留下后遗症,完全治愈。让他在房间里试着走了一圈,没有任何问题。

  “被咬伤的时候痛不痛?”

  “痛。肿得很厉害,一碰就更痛。”

  “烙铁头可怕吗?”

  “可怕。”

  “那现在还在外面玩吗?”

  “玩呀,总是和小朋友们在外面玩哦。反正被咬伤的时候我也没看见烙铁头。”

  “老是跟他说不要到山上去玩,就是不听话,也不知道他对今天老师讲的话听进去了多少……”

   十一岁女孩,小学六年级。这个女孩的左手只剩下一根手指。五岁的时候在住家旁边采摘野草莓时被咬伤。

  “孩子回到家时,这个地方”,母亲指着自己左手大拇指和食指中间的部位说道,“有三处牙印。我们把她的手腕、肘和肩膀附近用绳子绑住后,马上用自行车送到了诊所。到了诊所后,她吐了好几回。咬伤的地方开始肿起来,慢慢整个手臂,一直到胸部都肿了。医生用了血清,还进行了各种处理。第二天就能自己上厕所了。第三天她老是说‘痛啊!痛啊’的,高烧到差不多四十度,意识也开始不清,老是说胡话。拇指、中指和无名指开始腐烂,一个星期后坏死扩散到了食指。后来的两个月里,医生对手进行了各种治疗,但还是成了这个样子……想到孩子的将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泽井虽然很想知道指头什么时候脱落的,怎么脱落的,可是看着母亲与女儿的神情,他怎么也问不出口来。

  六十八岁老太太,十五年前在空袭时被烙铁头咬到右脚尖。那时正是战争之中,无法接受完善的治疗,直到今天,咬伤的部位还在流脓。漆黑肮脏的脚尖已经完全变形,大脚趾向上翻起,足后跟向上翘,看起来像是其余四个脚趾和脚趾的内面在支撑着整个右脚。拇趾与二趾之间的根部塞着一些棉花样的东西。

  “刚刚被咬时痛得要命。那时只想着躲避空袭,硬撑着都得逃命。从那时起,这十五年来脚都不能很好地着地。不过想想空袭时没被炸死,已经是很幸运了。现在我都是穿着橡皮靴子出门的。”

  老太太以绝望的神情回答了泽井的问题。试着让她在房间里走了一下,行走的姿势就像随时会倒下来一样。

  “走平地倒还没什么,可哪怕是上一点小坡也很困难。”老太太补充说道。

   五十三岁男性盲人,七年前一场意外的事故使他双目失明。作为照顾他的人,妻子也来到了现场。他三年前在自家的院子里被咬伤了两只脚的脚趾。

  “那天很热。到了傍晚总算开始有点风了,想乘乘凉就来到院子里。可能是变凉快了,烙铁头也出来了吧。我这个样子,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烙铁头在哪里。就觉得‘咔嚓’一下,脚就一阵剧痛,我马上知道‘被烙铁头咬了’。我想赶快回房间告诉老婆,身体的位置一改变,就在那一瞬间,那种‘咔嚓’的感觉又来了。老婆托邻近的人从区长家拿来血清,把医生也叫来了。从脚尖一直痛到脑袋,躺都躺不下来。开始时是一跳一跳地痛,过了一段时间,就变成了一阵阵钻心的痛。觉得疼痛好了一点了,没过一下就又痛起来了。一直肿到大腿,这用手一摸就知道,一碰就更痛。第二天开始发高烧,整个人都难受,吐了好几次,又拉肚子,像水一样。把我老婆也累得够呛。大概过了一星期,呕吐才止住。可是咬伤的地方像是出现了坏死,臭得要命。医生说那是肌肉腐烂的臭味。经过两个月的治疗,把腐烂的地方切除了,结果总算是治好了。”

  两只脚被咬伤的脚趾都可以看到一个五厘米宽、十厘米长像烧伤后留下的痕迹。

  “他被咬伤时,我都吓坏了。一个星期我都没睡什么觉,老是守护着他。那段时间,邻居们都来看望他,真是太感谢了。”妻子在旁边不停地说着。

  在感谢了这两位后,与被害人的会面就结束了。

  正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在校长办公室,泽井他们一边和中本及保健所的职员们共进学校准备好的午餐,一边闲聊。

  话题转到了岛上的饮食习惯,校长说道:“托大家的福,从今年开始,学校可以给学生提供饮食了。本土早就实现了,我们一直很羡慕。我听说,最近这五年,每年儿童的身高都会增加一到两厘米,根本原因就是GARIOA所提供的那一杯牛奶……”

  所谓GARIOA是美国政府在二战后为防止占领区发生疾病、饥荒和社会动荡而提供的援助资金,全称是占领区治理和救济资金(Government and Relief in Occupied Areas)。做了这些说明后,校长继续说道:“另外,想早点实现提供饮食的一个原因是,孩子们中有不少人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在吃什么,老是躲着大家偷偷吃。如果你们傍晚的时候到这一带走一圈,就会发现穷人家的厨房都故意搞得光线很暗,那都是尽量不想让人看见的缘故。”

  中本接着这个话题说了一句:“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么一来,也就成了烙铁头的住处了,可能和咬伤的发生有关系哟。”

  泽井点点头表示同意中本所说的话,然后总结道:“我觉得,不光是烙铁头咬伤,急性疾病,啊不,不管什么疾病,能不能康复都取决于身体的状况。营养不良的人,身体的解毒能力就弱,疾病就容易发展成重症,大家说是不是?不仅仅是烙铁头咬伤,不提高居民的生活水平,我想再怎么进行治疗,效果都可能出现问题啊。”

  大家一边跟在校园里愉快地玩耍的孩子们挥手道别,一边走出朝日小学,朝港口走去。后面还跟上来几个孩子。

  泽井向校长致谢道:“今天学到了不少东西。到东京来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哦。”

  “不好意思,强拉您给孩子们作讲演。这回您太忙,没时间和您好好谈谈,下回再来时,咱们一边喝黑蔗酒,一边慢慢谈。”

  与约好再会的校长紧紧握手后,泽井登上了小艇。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