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2. 她奔向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

时间:2012-12-07 02:29   来源:中国台湾网

  2. 她奔向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

  东方奇、丁野、张璐等了好久,还是不见李小莉回来。

  他们有些奇怪。

  丁野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皱眉说:“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的见鬼了吧。”

  “别乱说话!”张璐白他一眼。

  “我们去看看吧!”东方奇沉思着说。他看看表,感觉有些不妙。

  “她该不会是一个人回家了吧!”丁野怀疑的说。

  “怎么可能,她的书包还在这呢!”张璐用下巴指指张璐放在座位上的蓝色书包,上面画着个大狗熊,正对着大伙儿笑呢。

  “对啊,她不可能连书包都不要了?”丁野笑着说。

  “走吧,去看看。”东方奇说。

  他起身先行,张璐和丁野只好在后面跟着。

  三人穿过校园。看到正在校园里打球、散步、背书的同学们,丁野羡慕的说:“你看,这些不用扫地的同学还真爽啊!我肚子饿死了,赶快找到李小莉,咱们也好回家,她是不是迷路了?”

  “你就别说了行不行啊!”张璐说,“尽瞎猜!”

  东方奇看看远方的落日,想了想,说:“也许她真遇到了什么事也说不定。”他加快脚步,向宿舍区后的绵延的小路走去。

  一走上这小路,三人果然觉得有些古怪,迎面吹来一丝冷阴阴的风,吹得身体直起鸡皮疙瘩,小树林里不时传来难听的鸟叫声,还有些诡异的地下虫鸣声,加上橡胶果“吡啵!”爆开的声响,尤其是踩在地上,枯叶沙沙碎裂的声音,夹缠在一起,惹得人心惊胆战。

  如果一个人在这里走,恐怕自己都会被自己给吓着。

  这小路为什么学校也不修一修呢,特别是周围的这些长长的毛草,都将地盘伸到小路上来了,真糟糕,说不定里面会钻出个什么东西来,比如蛇啊,大蜥蜴啊,怪兽啊之类,那可真吓死人了。

  三人小心翼翼的走着。

  “啊!”张璐忽然惊叫起来。

  “啊!”丁野也惊叫起来。

  走在最前面的东方奇听到两人叫得这么大,站住脚步,转过身问他们:“怎么了?”他很镇定,因为他的胆子很大,他见过很多怪异离奇的事件,从来都不会大惊小怪。

  “有……有……有条四脚蛇,刚刚从那边跑过去了。”张璐结结巴巴的说。她胆子本来就小,看见这些平常没见过的小动物,自然会害怕。

  东方奇并不怪她。这种反应对一个女生来说很正常。他只是问他的老搭档丁野:“你又叫什么?”

  丁野尴尬的一笑,摸着后脑勺说:“没什么,我见她叫的这么大,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所以也跟着乱叫几声,没事,没事。”这家伙总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可真正等到天下乱了,他又受不了了。

  他们说说笑笑,很快,就走到了垃圾站前面。

  丁野看了两眼,回头对张璐说:“喂,这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啊,张小莉跑到哪里去呢?”

  他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东方奇站在旁边,后者的目光正凝视着垃圾站旁的一个东西。

  丁野也顺着东方奇的目光望去,便看到了那东西——他们班的垃圾筐。

  它歪歪斜斜的倒在一边,被风吹得有些晃动,上面写有115班的大字随风摇摆。

  将它扔在这的人毫无疑问是李小莉。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自己又在哪里?

  事情实在不对劲。

  丁野觉得身上寒风骤起,冷冷的吹得心中发毛。

  张璐情不自禁的挨着他身边,嘴唇像出了水的鱼一样发白。

  东方奇皱着眉头,他的目光像探罩灯似的在翻倒的垃圾筐旁四下探寻,想找出点什么线索。

  三人谁也不出声,耳中只有风呜呜的吹,不远处小树林中偶尔传来一两声寂寥的鸟叫声,凄凄凉凉,如同一首悲伤的歌。

  张璐害怕了,涩声说:“我……我……我们走……走……吧,她、她、不、不、在在在这吧”。她嘴唇发抖,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东方奇冷静的走过去,拣起垃圾筐,在手里掂了两掂,问道:“她把垃圾筐扔在这干什么?”他的眼睛望向垃圾站内摞起来的那堆垃圾,他看出了垃圾堆顶上的废纸断笔空墨水瓶等等,是他们班今天打扫出来的垃圾。

  既然垃圾都倒进了垃圾站,干嘛把垃圾筐扔到地上呢?东方奇想,难道她遇到了什么事情?吓得连垃圾筐都扔了,难道是绑架?

  “她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然后悄悄的跑回去了?”丁野说,“我们也赶快回去看看吧!”他觉得这里的气氛太诡异了,非常压抑,难受得就像心口上压着块铅似的,气都喘不过来。

  “对啊,她平时最喜欢吓人了,我们回到教室,她说不定正在那里得意洋洋的嘲笑我们哩!”张璐也很想尽快离开这里。

  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又阴森,又脏,又冷。

  东方奇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极有兴趣的围着垃圾堆转了几圈,还用一根长棍子拔了拔那些垃圾,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里面自然是垃圾了,还能有什么。”张璐悻悻的想,这家伙真是头脑有问题。她几乎要大嚷着回去的时候,丁野先她一步叫起来:“再不走,我就先走了,我们这样真是大傻瓜,被李小莉当猴耍。”

  “要不是你先耍她,她能耍你吗?”张璐回嘴维护女同胞的利益。

  丁野说:“这能怪我吗,她自己运气差,愿赌服输啊,还尽吓人。”

  张璐说:“总之是你先不对啊。”

  丁野也不让她:“要不然让谁来倒垃圾呢?你吗?”

  张璐噘嘴说:“应该是你们男生倒,这种事本来不应该要我们女生做的啊。”

  丁野说:“为什么啊,男女平等,你们怎么有特权啊……”

  ……   ……

  两人说了半天,好像真的将李小莉扔下垃圾筐逃跑耍弄他们这件猜测中的事当成了事实,还将此辩论到了男女平等的思想高度。

  东方奇也不理会他们两人的争吵,他虽没发现什么,但总觉得有种不对劲儿的感觉,心里如插着一根刺般的很不舒服。

  “也许是我太多疑了吧!”他先安慰了自己,又说,“那我们就先走吧!”他提起垃圾筐小跑着冲下小山坡,走上了回去的小路。

  后面丁野和张璐前脚跟着后脚的跑到小路上,丁野嚷着:“等等啊,怎么说走就走?”

  “说了这么多,还不走吗?”东方奇笑着说。

  张璐跟在丁野后面,心里面害怕极了,总觉得后面有个什么东西,她不敢回头看,又忍不住回头飞快的瞧了一眼。

  她清楚的看到垃圾堆里面有一双眼睛。

  一双红色的眼睛。

  就透过垃圾堆上的间隙直勾勾的注视着她。

  张璐大吃一惊,几乎大叫。

  那眼睛不见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

  张璐心砰砰跳了几下,又看一眼。

  这回却没有什么东西了,眼睛消失了,她松口气,转身飞快的就跑,叫道:“等等我。”

  她跟上了东方奇和丁野。她本想把刚才看到的事告诉他们,又一想,这两个家伙肯定会笑话自己,垃圾堆底下怎么可能有眼睛呢?可笑死了。她越是这样安慰自己,那双眼睛就越是印象深刻的在眼前浮现。

  穿过林间小路,小树林里虫虫鸟鸟们的怪叫声莫名的消失了,他们走进校园的时候,见到三三两两的住校生都已经洗好餐具准备回宿舍,打球的同学也半裸着汗水淋漓的身子准备去冲澡,毕业生甚至都背着书包准备上晚自习去了……三人不约而同的看看表,已经六点多了,他们的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得赶快回家。

  他们赶到教室,教室里昏昏暗暗的,灯没开,隐隐约约可看见几只颜色不同的书包放在桌子上。

  东方奇开了灯,将垃圾筐放到教室后面。

  丁野和张璐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背上书包,准备回家。

  东方奇看了一眼李小莉的桌子,上面什么也没有,那个浅蓝色,上面还画着一个开口笑的狗熊的书包也不见了,这说明她趁他们不在的时候拿了书包先回家了。

  丁野破口大骂起来:“这死丫头耍我们啊,明天找她算帐!你们看,她的书包都不见了,肯定走了。”

  张璐也愤愤不平的说:“真是的,害我们白担心了一场,原来她早走了,也不等我们。”

  东方奇笑道:“说不定她偷偷藏在树林里听见你们骂她,就跑回来拿了书包,你们如果不骂她,她还可能等着咱们呢!”

  丁野怒道:“这鬼丫头,她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等我们,明天我要她好看!”

  张璐也是恨恨的说了一番。

  话虽然是这样讲,但三人心头紧捏的一把汗还是蒸发去了,总算证实了李小莉没出什么事,不过这种欺骗行为实在让人愤怒。

  丁野和张璐将李小莉又数落个够,并发了一番明天要她好看的毒誓,又详细研究了几个惊吓李小莉的方案之后才住了口。

  东方奇没说一句话,只是笑呵呵的听他们两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完了,才说:“你们说又不能把她说死!省点力气吧,两位。”

  “我不信你就一点也不生气!”丁野说,“少装大方了,兄弟,你发起火来可不含糊啊。”他拍拍东方奇的肩头。

  “是啊,”张璐也是深有感触。

  “这件事情不寻常,也许是我多虑了,但愿是像你们说的那样!”东方奇淡淡的说。他淡淡的语气中仍是有淡淡的忧虑。

  “你什么意思嘛!”丁野说,“难道还会有什么非正常的事情不成,你怎么帮死丫头说起话来了,你该不会是——喜欢她吧!”

  “你……你……说什么……”东方奇脸有点红了。

  这就是他的弱点,一说起女孩子的时候就会脸红。他是优雅而腼腆的帅哥,戴着副厚厚的眼镜,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的,一看就是个乖乖的好学生,属于学校里倍受欢迎的校草级人物。也许是被调皮的女孩子骚扰得太多了,他甚至有点怕和女孩子说话,一说起漂亮的女孩子来,就会害羞,甚至比女孩子还害羞。丁野总是利用他这个弱点打击他,他们俩是最好的哥儿们,他的弱点丁野自然知道。

  张璐在一旁看着他吃吃的笑了起来,东方奇的脸更红了,望张璐一眼,不知怎么的,被他的眼神一看,张璐的脸也有些红了,不再发笑,心里腾腾一跳:“他真的很帅!”她转过脸不看他,娇美的脸上多了些忸怩之色。她也算个小美人了,只是胆子太小,平时还真没和东方奇说过什么话,倒是和丁野很熟。

  说起来,丁野就不同了,全校基本上没有他不认识的人,也基本上没有不认识他的人,他总是谁也管不着的弄出些事端,比如将纸飞机扔到校长头上之类的惨事,比如和某某女生在某某树下悄悄约会之类的桃色绯闻,比如在阳台抽烟被学校巡逻队逮到的糗事,总之是个让人头痛的有名人物。当然也有很多女孩崇拜这样的另类英雄。因此他总是梳着飞扬跋扈的头型,穿着古怪惊异的服装,至于校服,只在星期一学校开早会需要检查的时候穿穿,平时根本理都不会理。

  张璐看着这两个根本没有一点相似之处的人,很奇怪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成为一对最要好的朋友,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也许很多人都搞不清楚。但这两个人成为好朋友自然有他们的理由。那就是性格中那种富有冒险精神的能量,流淌在他们每一滴血液里,将他们的血脉联系在一起。

  张璐想了好多好多,不知不觉就随他们走到了车房。车房大约十个教室那么大,大多都供外来学生上课时停放,这会儿上晚自习的人也多了,车房停满了大半的自行车。

  三人取了自己的自行车,张璐的是春芳牌女士车,丁野和东方奇的都是大型男士赛车,推到门口的时候,丁野说:“张璐,你家在哪里,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现在已经有点晚了。”

  学校门口有一条大马路,旁边有两条小马路,上学放学,这三条马路上就挤满了学生,此时马路上的人倒是不多,只是路面有些暗,路灯不知被谁搞坏了,还没修好。三条马路通往三个不同的方向。

  张璐走的方向和丁野东方奇不是一路。

  听了丁野的建议,张璐想说好,但嘴上却强硬的说:“不用了,我家不远。”

  丁野说;“那小心啊,现在夜黑风高,正是……”

  张璐看看天,还不太黑,噘嘴道:“瞎说,我才不怕,拜拜!”

  东方奇说:“小心些。”

  张璐说:“知道。”

  丁野说:“那我们走了。”跨上车,潇洒的驰出。

  东方奇也上了车,和丁野骑在一块儿。

  他们俩家是一路,而且挨着,上下学都一块儿走。

  两人边骑边打闹。

  张璐看着两个大男孩活跃的争相骑车,觉得自己也开心了不少,她轻盈的跨上小单车,驶上了左边的小马路。

  迎面一辆大卡车发疯似的在马路上直闯。它高大笨重的身子就像头熊,根本就不顾一切的狂奔。它闪烁的红灯就像发怒时大熊涨红的眼睛。

  那灯光亮得使人几乎张不开眼。

  那眼睛红得可怕。

  张璐怔住。

  她的脑海里忽地浮现出一双一闪即没的红眼。

  垃圾堆里的那双眼睛。

  她停下车,呆呆的注视着大卡车的灯光。

  那灯映得她的大眼睛红红的。

  她觉得眼睛有一点刺痛。

  红光闪烁,红光朝她飞速移近。

  张璐望着眼前的一片红,仿佛闭上眼看太阳时那种美好而舒适的感觉,那是一片火热的海洋,翻滚着绮丽红艳的光芒。

  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奔到这红浪之中,游泳沐浴,那必然是热烘烘暖洋洋的快感。

  红浪如血。

  血流遍全身的时候,是不是也是热乎乎暖和和的呢?

  她很快就会知道了。

  红眼,红眼,红眼,红眼……??

  她痴痴的说着什么。

  她停下车,一步步的迎向红芒。

  红芒呼啸而来。

  那天,有不少人看到一个女孩痴痴的冲向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