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四讲 玄龄一生惟谨慎

时间:2014-04-30 13:53   来源:中国台湾网

  今天这一讲我们将谈谈房玄龄。李世民集团有一个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这不仅仅指的是它的规模,还包括它的组成来源、它的抱负理想。最值得钦佩的就是这个集团的领袖李世民,他能把各种人糅合在一起,用其长处,避其短处,让一个亲王府小集团发展成了一个东方大帝国的领袖集团。这个集团里的人,有的很早就与李世民有亲属关系,天然忠诚,比如长孙无忌;有的孔武有力,心地单纯,用着放心,比如尉迟敬德;有的才干超群,但不是亲属,或者说起码最初不是,而且很有谋略,这样的人用得好是一把利器,用不好对自己是种伤害,关键就在于用法。李世民对房玄龄的使用就是一个典型例证。

  房玄龄论武功不及尉迟敬德、秦琼、程咬金,论文学不及李白、杜甫,但是能青史留名、图画凌烟阁,主要就是靠他的高超行政才干。那么,他有什么样的才能呢?我把他的能力总结为“三高”。

  第一,天分高。

  房玄龄祖籍今天山东,《旧唐书》记载说他“幼聪敏,博览经史,工草隶,善属文”。唐代的《法书要录》记载说“房行、草亦风流秀颖”。就是说房玄龄的行书、草书写得很漂亮。房玄龄少年时就有很强的政治洞察力,当时是隋文帝时代,隋朝国力强大,天下安宁,大家都觉得是太平盛世,而房玄龄则有不同的看法,他悄悄对自己父亲说:“隋帝本无功德,但诳惑黔黎,不为后嗣长计,混诸嫡庶,使相倾夺,储后藩枝,竞崇淫侈,终当内相诛夷,不足保全家国。今虽清平,其亡可翘足而待。 ”(《旧唐书?房玄龄传》)意思是隋文帝这个皇帝是强夺而来,本身没什么功德,现在在继承人问题上又是昏招迭出,早晚有一天要天下大乱。当时隋朝发生了易储事件,太子杨勇被废弃,杨广靠欺骗手段登上了太子位,房玄龄所论大概指的就是这件事。这话把他父亲吓坏了,赶紧让他别说了,不过后来事实证明房玄龄是正确的。

  房玄龄十八岁考上了进士,这是很不容易的。当时有个吏部尚书叫高孝基,此人以知人善任而著称,他看见房玄龄时有这么一番话:“仆阅人多矣,未见如此郎者。必成伟器。 ”(《旧唐书?房玄龄传》)我见过的人多了,但没有如此有潜质者,此人必成一代伟器。

  房玄龄加入李世民集团是比较晚的,太原举兵没有他的份。要不咱们怎么说搞凌烟阁主要是李世民犒劳自己人,与建国战争关系不是很大呢。当时李世民来到关中时房玄龄才来投奔,《旧唐书》说:“会义旗入关,太宗徇地渭北,玄龄杖策谒于军门,温彦博又荐焉。太宗一见,便如旧识,署渭北道行军记室参军。玄龄既遇知己,罄竭心力,知无不为。”李世民与房玄龄一见如故,房玄龄也钦佩李世民的才干,因此竭心尽力辅佐他。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