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十讲 一言难尽话魏徵

时间:2014-04-30 13:5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凌烟阁里有一位非常特殊的人物,魏徵。说他特殊有两个原因,您可能说了,凌烟阁里曾经是李世民死敌的又不止他一个,尉迟敬德等人不都是吗,为什么单说魏徵最特别?那是因为凌烟阁的设立与表彰玄武门事变功臣密切相关,尉迟敬德等人虽然以前是李世民的敌人,但是在玄武门事变的时候早已经是李世民的铁杆了。魏徵则不然,就在玄武门事变前他还在积极谋划如何除掉李世民,所以他跻身于凌烟阁,实在是一个另类。独一份。

  其次,他的历史影响深远,比凌烟阁其他功臣都要深远。唐太宗在历史上以明君而著称,他所统治的那二十多年,虽然不是中国历史上最鼎盛的时代,但至少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政治清明、廉洁高效的时代。我们国人称贞观时期为盛世,原因就在于此。而谈到贞观之治,谈到明君,就必然谈到魏徵,人们公认唐太宗和魏徵这对君臣才是中国历史上君臣之典范。在专制时代,人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制度上面,就只能寄托在“君明臣直”之上,刚好,唐太宗、魏徵这一对君臣满足了人们的愿望,因此历朝历代

  人们就反复把这一对君臣挂在嘴上,那意思就是希望自己所处的时代也能有这样的君臣,那该多好啊。人们对唐太宗和魏徵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唐太宗十分虚心,闻过则喜,善于纳谏,而魏徵则是忠心耿耿,而且十分耿直。这样的印象对不对呢?当然对,这的确是李世民和魏徵关系的常态。可既然有常态,就有非常态,这个非常态存在于李世民和魏徵关系的前后两端,而这个非常态也更值得我们探讨。

  评价一个历史人物,重点是要看其行为所造成的结果,而不要看其动机。在我看来,魏徵的耿直与李世民的大度都有自己的心理动机,与他们的历史瑕疵很有关系。但是这一点并不能否定这一对君臣的历史地位。他们有什么瑕疵呢?

  就唐太宗而言,最大的瑕疵就是玄武门事变。玄武门事变说白了就是一场杀兄逼父的宫廷政变,比隋炀帝强不到哪里去。李世民一生都在担心人们怎么评价他,会不会说他是非法的,是个昏君暴君。他让房玄龄给他修改史书,就是这种担心的体现。也正因为如此,他就决心当一个贤君、明君,用明君的名声洗刷过去。所以他的大度和虚怀若谷是自我修炼的结果,跟他以前的性格大为不同。玄武门事变之前的李世民是个能干、勇猛,同时脾气暴躁的人,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够狠,比如玄武门事变后他把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的子嗣们几乎屠杀殆尽。但是当了皇帝以后他就一改过去,换脸了,变得豁达、大度,而且很能纳谏,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忍”的结果。也正因为如此,长孙无忌、房玄龄等秦府旧臣都不敢违逆他,不敢犯颜直谏。只有魏徵等“外来户”敢,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洗心革面的唐太宗。

  就魏徵而言,他的历史也有很大的瑕疵。他的瑕疵是不忠。您的印象里魏徵是个铁骨铮铮的人,对不对?可是翻开其履历你就会发现,魏徵曾经不止一次改换门庭,儒家所倡导的“忠义”,他做得并不好。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