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最重要的,是努力着的每一天

时间:2014-10-30 14:36   来源:中国台湾网

  01

  那年冬天,我写完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却再也找不到那位同我签下出版合约的负责人。

  我联系了许多出版商,但由于是新人自己创作的成书,迟迟找不到人愿意出版。

  我抱着厚厚的书稿,在宿舍哭了一晚又一晚,每天都在恐惧自己第一本倾注心血的作品就要变作一堆没人看的废纸。

  去图书馆看书,想要打发时间转移注意力,却翻到一本书的后记里,作者感慨万千地写道:

  “这本书被第一家出版社承诺出版的时候,我只有二十三岁。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我激动坏了。谁知后来没能如约出版,而我竟再也没能够找到合适的出版商。转眼已经过去了十二年,如今的我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数本书作,算是在这个行业稍微站住了脚。xxxx出版社又找到我,提出出版这本我始终没能面世的处女作。如今终于看到十二年前的夙愿已了,我却已经不复青春。”

  我放下那本书,跑到学校的小树林里一个人捂着脸哭了很久很久,期间甚至惊动了两对藏在隐蔽处的小情侣。

  我打电话回家。只有在爸妈面前,才能放肆无虑地号啕大哭。

  听到我伤心的哭声,妈妈难过地连连安慰我,爸爸则一言不发。

  直到挂电话前,爸爸才凑过来对我说:“咱家门口有对老头老太太开了个特别好吃的卤味摊,你要不要回来尝一尝。”

  我愣了一下,马上含着眼泪猛点头,电话一挂就定下次日回家的车票。

  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客厅茶几上摆着几盘诱人的卤味。

  爸爸打开电视,全家人一起对着茶几坐下,每人拿起一只鸡爪。

  富有弹性的外皮,耐嚼的筋骨,鲜嫩的肉香——这样的美味时刻,似乎停下嘴来进行任何的交谈都让人不忍。

  一只鸡爪下肚,我已然完全臣服于那对传说般的卤味摊老夫妇。

  吃完盘子里的六只鸡爪,一家三口就开始准备上床睡觉。关于我回家前的伤心大哭,倒是一句都没提。

  花椒,八角,茴香,肉豆蔻,丁香……我就在这些调味品为口舌带来的绵长愉悦中渐渐进入了梦乡。

  好的美食,绝对能够治愈人心,驱逐烦恼。

  02

  第二天,我自己跑去爸爸说的卤味摊,果然看到一对面容慈祥的老夫妇。

  他们快乐地接待着顾客,夹取卤味,包装,收钱,找零……每个微小的动作都洋溢着满足与幸福,两个人身上似乎都注满了无限的活力。

  我注意到,在他们小小的手推车架子上挂着一面小木板,上面用毛笔写着几个大字:

  “最新推出:红油猪耳、夫妻肺片。”

  想到这么一对年近七十的老夫妇认真在小木板上写字的模样,真是觉得可爱极了。

  我走上前,在卤味摊前专心挑选。

  老奶奶热情地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并将我目光所及的所有卤味几乎都割下一片让我品尝。

  每一样卤味都十分入味,纵使只是小小一片,也仿佛在舌尖开了个迷你的狂欢派对,让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最终,我将牛筋、鸡爪、猪蹄、肺片、牛肚等等一众荤食全部收入囊中。

  正要满意离去时,老奶奶笑眯眯地叫我:“小姑娘,你还没看我们家的素菜呢。”

  说着,就迅速将凉拌木耳、蕨根粉以及卤豆干各自拿了点,装在小小一个可降解餐盒里。

  “看你这么喜欢吃,这些就送你尝尝。尝得好了,下次再来买。”老奶奶慈爱地说。

  在一旁一直忙碌着给客人切肉、拌菜的老爷爷也抬起头来笑眯眯嘱咐我:“最好能记得反馈啊,有哪里觉得不好吃的记得告诉我们。”

  抱着一大堆美味而温暖的食物,连连答应着与老爷爷老奶奶告别——我似乎找到了接下来至少能够开心三天的理由。

  正逢一个小短假,加上没有课的几天,我足足在家里窝了一周。

  也就这样,在妈妈烧的家常佳肴和老夫妇的卤味里,我度过了一段将烦恼暂时抛诸脑后的快乐时光。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