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这世界美丽而纷忙,一秒都不停歇

时间:2014-10-30 14:33   来源:中国台湾网

  01

  在宿舍里,甚至所有我已知的同学、朋友里,我一向是最能赖床的一个。

  我时常会在八九点钟醒来后躺在床上思考一下早饭的选择,由此想到博大精深的中华美食。半小时后发现已经错过早饭时间,便有些惆怅地闭着眼睛默哀一会。然后感到躺得有些乏味,便会坐起来,依旧只有脑袋露出被窝,安静乖巧地看一会天花板。

  某日,室友吃完午餐归来,看到我抱着被子乱着头发傻傻微笑,忍不住翻白眼:“真是服了你了,你就没有什么事需要做吗?”

  我想了想——课都上完了,论文离死线还早,便放心地回答:“没什么事要做。”

  继而看到室友眼神里闪过的一丝鄙夷,我又赶忙跟她讲起一段我钟爱的舒国治关于“赖床”的精妙言论:

  “赖床,是梦的延续,是醒着来做梦。是明意识却又半清半朦地往下胡思滑想,却常条理不紊而又天马行空意识乱流东跳西蹦地将心思涓滴推展。

  它是一种朦胧,不甘立时变成清空无翳。它知道这朦胧迟早会大白,只是在自然大白前,它要永远是朦胧。

  它又是一番不舍。是令前一段状态犹作留续,无意让新起的任何情境阻断代换。

  早年的赖床,亦可能凝镕为后日的深情。哪怕这深情未必见恤于良人、得识于世道。”

  室友大呼“赖床症患者一家亲”,又指着我书桌上贴着的打油诗:“说真的,你真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的必要?”

  说起这首打油诗,可谓是我真实生活的写照。我在某个起床后的中午迸发了灵感,一挥而就,从此就秉持着勇于自嘲的精神,将它大大方方贴在书桌上:

  “周一托腮发呆

  周二起床失败

  周三闲吃外卖

  周四神游天外

  周五玩玩游戏

  周六发发感慨

  周日通宵奋战百般懊悔欲哭无泪死线到来。”

  正当我又要义正词严解释一下赖床好处的时候,室友突然换了一副表情,眼神飘向远方,幽幽地开口:“哎……想当年,高中时候的我也是要多懒有多懒,只要没有早自习,一定睡到食堂早饭都卖完……”

  我尽量不去在意她直接将赖床等同于“懒”这件事,好奇地追问:“后来你是怎么好起来的?”

  她想了想,似乎下定决心般告诉我:“其实高中时候的我,差不多有现在一个半那么重。”

  我正要说“天哪”,被她一眼瞪了回去。

  “高中时,我暗恋我们班一个男生,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跟任何人说。结果突然有一天,发现那个男生谈恋爱了,跟我们班一个瘦到能被风吹走的女生在一起……”

  我有些同情地握住她的手:“你一定很伤心吧?她大概只有当时的你三分之一重。”

  室友瞪我一眼,继续说:“这还不是刺激到我的点。有一天我走在他们后面,他们没注意,竟然听见他俩在前面议论我……那个女生说,你有没有感觉到xx(室友名)总在看你啊?那个男生说,没有吧,她那么胖,可能是想看别人结果块头太大不小心看了一片人。”

  我惊呆了,这样具有羞辱性的玩笑竟然从自己暗恋的男生口中说出,简直让人没法接受。

  但室友却显得很淡定:“后来我就每天早起疯狂跑步,吃饭也不敢吃饱,大概过了半个多学期,瘦下来了,然后去向那个男生表白。”

  我很紧张:“结果呢?你把他追到手又把他甩了?是不是?”

  然而现实却不是大快人心的狗血剧。

  室友依旧淡定:“不是。他没有答应我。不过转身那一刻,我觉得,其实我已经不在乎他的回答了。因为他曾经的一句话,让我瘦下来那么多,变成了我自己从没想过可以成为的样子。这不是很幸运吗?”

  我不知说什么,感慨地点了点头。

  室友将我的被子一把掀起来:“最值得说的是,从此我彻底告别了赖床。”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