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节 对统帅不言营务,反倒说起天津教案

时间:2014-07-14 09:53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们现在详细介绍一下盛宣怀。

  盛宣怀是江苏武进人,生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字杏荪,又字幼勖。父盛康,字旭人,盛宣怀出生那天,盛康以庚子举人考中进士,盛家可谓双喜临门。盛宣怀七岁入塾读书,十八岁全家随父迁至湖北粮道衙门居住,十九岁娶董氏为妻,二十三岁回常州应童子试,考中县学生,成了一名秀才。同治六年,捐纳六品主事赴湖广候补。不久,因参与办理后路粮台,侥幸上了湖广总督官文的保举单,奉旨赏四品顶戴以知府尽先补用。说起来,这也没有什么稀奇。军兴时期,保单如云,得实缺的却没见几个。盛宣怀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就在得赏四品顶戴不久,告假到广济走了一趟,其实是想考察一下有无矿藏,想在实业方面有所发展,可惜没有成功。盛宣怀打小就对实业感兴趣,因对八股文信心不足,一直想靠实业获取功名。从广济回来,盛宣怀一边在衙门帮父亲料理案牍上的事,一边留心各地的矿藏、实业。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因太平天国被平定,许多有功大员无法安置,朝廷开始对各级衙门裁员,不到休致年龄的盛康于是被强制休致了,他自然也被解职。所幸湖北粮道是湖北省一等一的肥缺,盛康很是捞了几个,否则可就亏大了。交接完毕,父子二人拖家带口回到原籍居住。回家之后,盛康买屋置地,开始安度晚年。盛宣怀头上虽然有个四品顶子,却也只能一边帮着父亲、弟弟料理家务,一边用功读书,一边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内心其实是很焦躁的。

  盛康有子四人,长子宣怀字杏荪,次子嶲怀字椒荪(因突发急病于盛宣怀入军营的前十天故去),三子星怀字薇荪,四子善怀字莱荪。长子宣怀是县学生,次子嶲怀替盛康料理家业,三子星怀和四子善怀都在家塾馆读书。

  李鸿章此次率军出征,原本是奉旨督办贵州军务,镇压苗民起义。哪知走到半路,复以甘肃回民起义军入陕,而陕甘总督左宗棠所率领的楚军远在平凉不及兼顾,又改命援陕。尽管李鸿章实在不愿与左宗棠共事,但圣命难违,只得改道,行军速度却比蜗牛还慢。

  说起来,左宗棠总督陕甘后,陕西形势原本日渐好转,只因为左宗棠麾下第一大将、老湘军统领刘松山的战殁,形势才发生逆转,致使左宗棠麾下的各路人马遭遇大败。现在的陕西各地,回军军威特别强盛,各县都有义军旗号,西安周边也处在回军包围之中。进入陕西的各路淮军,无不枕戈待旦,唯恐一个不小心,成了回军的祭刀之物。

  形势如此不利,偏偏李鸿章最倚重的统兵将领刘铭传迟迟不肯从原籍动身。一会儿说旧病复发,一会儿又说添了新毛病;各省济饷不能准时划拨军前,让李鸿章倍感头痛。

  最让李鸿章打怵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左宗棠的态度。从打朝廷决定让李鸿章督办陕甘军务后,左宗棠几乎无一日不在嚷着开缺回籍养病,这无异于在告诉朝廷:一山不能容二虎。陕甘有他左宗棠,便不能有李鸿章。

  这一天午后,盛宣怀被李鸿章传进钦差行辕的签押房,说有公事要办。

  礼毕落座,有亲兵摆茶上来,李鸿章对盛宣怀说道:“杏荪,下面的情形你比我清楚,你和我说实话,各省济饷都到齐了没有?军心到底稳不稳?”

  盛宣怀摇了摇头,满脸愁容地答:“中堂大人,昨天杨大人还和下官谈济饷的事。直到现在,不仅济饷无一省起运,连制造局拨付的枪械、从各省购买的军粮、衣物,因气候和道路的原因,也都大多没有运到。杨大人心急如焚,想尽了办法,仍旧打不破僵局。大人,我们先从陕西藩库借些军粮如何?无粮军心可不稳哪。”

  李鸿章摇头苦笑:“本部堂刚刚收到陕西藩库的回文,因缺粮断饷,抚标和提标昨日刚刚平息了两起哗变。本部堂适才听说,西安将军库克吉泰的军标也不太安稳。长此下去,不想个办法出来,早晚要出大事啊!”

  李鸿章话毕,端起茶碗默默呷了一口。

编辑:昝晶萍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