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时间:2014-07-22 14:04   来源:中国台湾网

  伙伴们背对着夕阳,在厂外的铁轨旁一边走一边聊着各自的作业有没有写完。走着走着,看到一个能够容下一辆小轿车的土坑,在这片草都不长的荒地上,不知何时出现的这个土坑,让大家兴奋了好一阵子,跳下去又爬上来,有意要在身上沾满泥土,沾满干净的泥土。伙伴们把在坑里逮到的螳螂绑在铁轨上,顺着铁轨望向远方,伴随着火车“呜呜”的汽笛声,有人喊道:“来了!来了!”,飞驰的车轮把那只可怜而又无知的小螳螂压成了贴在铁轨上的几根草,大家围观了一会儿,或许小螳螂的死少许释放了由于作业没有做完而带来的压力。

  这是一个平常的星期日傍晚,但是没有比星期日的傍晚更加伤感的时段了,就像快乐的舞会结束后,孤独的走在回家的路上,那些热情、美丽和愉悦都已成为过去。不自觉地把这种悲观情绪传递给了伙伴,看着他那略显失落的样子,有点自责于把这种小情绪拿来分享。

  我的童年在90年代的工厂大院里度过,那是一家国营的面粉厂,占地面积很大,分厂区和职工宿舍区两部分,用一道大铁门隔开。厂区里有办公楼、幼儿园、篮球场和花园,花园里有个池塘,池塘中间有座漂亮的假山。池塘的水很深且有些浑浊,记忆里掉进池塘是会被淹死的。有次沿着池塘的边沿走,走着走着走了神,在池塘边沿的拐弯处一脚踩进了水里,而后整个人失去平衡,扑进了池塘里。在水里向上看着晃晃悠悠的办公楼,仿佛掉进了另一个世界,没有恐惧也没有慌张,后来不记得是怎么被捞上来的。或许是由于这个池塘的原因,所以把这些都扩充进了厂区,孩子们常被拦在大铁门外。职工宿舍区里有三排破旧的平房和七栋白墙蓝顶的新住宅楼,还有一栋又臭又脏的单身宿舍楼,我的家就住在中间一排平房的中间一户。

  转进平房的胡同,脚下踩的灰色石板发出“噔噔”的晃动声,石板下面是下水道,时不时会嗅到一阵酸腐的臭味,左侧是职工住的红砖砌成的破旧平房,右侧是小小的储藏室,但大多数人都把它用做厨房。每家门口都有一个巴掌大的排水口,废水、尿、屎什么的都往里面倒,而后顺着下水道流走。

  邻居们热情地邀请我去他们家里玩,他们说这个孩子既干净又可爱且有礼貌。柔软顺直的黑发挡住了一字型的眉毛和一半略有些招风的耳朵,细长而明亮的眼睛下面是一只小巧挺拔的鼻子,丰满圆润的小嘴配上精致嫩白的小脸,而随时带在脸上的害羞表情又多了一份教养,以至于许多人都以为这是个女孩,而且还有很多漂亮衣服,除非是被强迫,否则从不穿自己不喜欢的衣服,好像天生就对服装特别有见解,看到那些穿着丑陋笨拙的人时常会产生疑问——难道他们不觉得自己穿的衣服挺难看吗?

  在快要上小学之前,父母带我搬到了这里住,在刚搬来的那段时间都是和女孩们玩,因为邻居都是些女孩。我们穿着父母的衣服玩过家家,念着口诀跳皮筋,互相数着比谁踢的毽子多,印象最深的是一起在门口的排水口上面拉屎,并且没有人介意。有天,四五个男孩打打闹闹的向我走来,带着疑惑的表情说:“你是男的吗?是男的就和我们一块玩。”而旁边的女孩则严肃地说:“别和他们玩,你看他们有多脏。”男孩们看我并没有要和他们玩的意思,说着:“他是女的。”而后勾肩搭背的走了,看到他们搭在一起的肩膀和混在一起的汗液,感觉确实挺脏。

编辑:昝晶萍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