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六章

时间:2014-07-22 13:44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不久之后我有了个外号,喜欢却又感觉幼稚的外号:小王子。来自于女校长的女儿,她留着直顺齐耳的西瓜头,圆圆的脸上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配备一双细黑的眉毛,十分可爱。过长的鼻子和一抹大嘴巴让她更像是动画片里走出来的卡通人物,肤白而又黯淡。她叫玉,是个喜欢画画且内敛文静的女生。有次,班主任突然想换掉后面黑板的黑板报,把这事交给了玉来做。玉曾在她的校长母亲那看到过我画画所获得的奖牌和证书,在这所毫无存在感的子弟小学是没有美术小组的,更别说去省里、全国甚至国外参加比赛的机会。所以她对我那些并不十分在乎的成绩羡慕不已,并把我唤作偶像。黑板报上需要画两个卡通形象,玉把一个交给我来画,显然那时的我已对画画失去了耐心,随便几笔画完,而且画的也比较满意,而后赶去踢球了,她则画到很晚。

  第二天去到教室,看着黑板报上她画的那个图案笔迹潦草而别扭,并且缺失美感,这让我笑了出来,这时有女生喊:“小王子来了!”又有女生跑来略带挑逗的笑着说:“小王子!小王子!”我询问了原因,原来是玉说我长得像小王子,因为眼睛下面长了一片并不显眼的雀斑。回家后我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只有把责任归咎于喝了太多的可口可乐,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班主任看着刚刚完成的黑板报,瞅着我的画对全班说:“新同学画得真不错”,而后目光又转向玉画的那个接着说道:“我们的玉画得也行,咦,仔细看看比转学来的画得好看多了,哎,真好真好。”下课后同学告诉我那是班主任的嫉妒,而我毫不介意,对此已经完全免疫,或者说脸皮厚了。记得我和几个同学们在路上走着,迎面来了位清洁卫生的奶奶,穿着橘黄色的工作服,夕阳下弯着腰显出疲态,推着一辆上面放着一把扫帚的小铲车。她走到我面前时,我一脚把扫帚踢到了地上,同学们边笑边夸我厉害,我也觉得自己特帅,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往前走,走出大约五十米,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位清洁工奶奶,她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我,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

  那一年,我们收集着各种球星卡,罗纳尔多是最受欢迎的球员,而那一年我也得到了第一个足球,那是个黑白相间的真皮足球,每天的下午放学回家后,都会对着楼下的墙壁踢一会儿,而且风雨无阻。

  那是一面5米高的红砖墙,墙的那边是所职业学校,职业学校里有座足球场,站的家里的阳台上可以看到校内的球场。球场上经常会有学生在踢球,而我就站在阳台看得入神,我在墙的这一边不断地对着墙壁练习。我把墙壁当做球门,假想着有人对我进行防守,摸索着各种假动作和过人方式,想象着对方门将的位置和判断,尽量踢出想要的路线和角度。几个月下来,动作越来越灵活,射门的力量和弧度越来越大,精准度也越来越高。就像电视上说的那样,足球真是个精灵,有时它在空中旋转并画出美妙而魔幻的弧线;有时它又像脱离了引力一样,纹丝不动地直冲向墙壁,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高速运动着,而那黑白相间的精灵却在空中静止了。当它在脚下奔跑时,就像个淘气的孩子,有时你要追着它跑,而有时它又会赶着你跑。随着球技的提升,你会发觉它是有灵魂的,你们之间的配合是如此的默契,就像是只被驯服的宠物,更像是了解彼此的朋友,它知道你想要什么,并且总能满足你,你也了解它的习惯,并且会自觉地顺应着它,那种身体和足球接触瞬间的协调感更是难以置信,甚至有一种天人合一的快感。

  时间过得欢乐而平淡,在烦恼中也笑的甜蜜。毕业那天,我没有什么太多的印象,不记得有人哭,也不记得有人笑,一切都那么自然。同学们都住在一起,也没有离别的伤感。对我而言,这样最好不过。办完手续,拍完毕业照,我没有去踢球,而是直接回了家。没有任何想法,更没有任何感触,只是觉得好轻松。

  那个阳光通透的夏天,我向妈妈提出去体校学习足球的建议,但被妈妈拒绝了。她不想让我成为运动员,她告诉我运动员会受很多伤,而且会留下很多后遗症。在她看来,我与体育是绝缘的,我这样内向老实的性格完全和运动扯不上边,更适合搞艺术。爸爸更是反对,那时的足球节目上充斥着国内假球和黑哨的新闻,中国足坛被乌云笼罩着,甚至有一次看甲A,球场内丑陋的草皮引起了他的愤怒,骂道:中国足球真丢人。而我还是不断地练习着足球,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球员,成为一名皇家马德里的球员。我幻想着自己像足球杂志里描写的那些球星一样,在路边会被球探发现,之后进入少年梯队,17岁进入一线队参加比赛。17岁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个遥远的年龄,我有充足的时间练习,或许再加一些巧合,就会梦想成真。我开始熬夜看球,看关于足球的一切。足球杂志期期都买,卧室的墙上贴满了球星的海报,翻阅地图找寻有关球队的城市,以至于那时就可以熟练说出几十个欧洲甚至南美城市的名字。当然,我会最先关注有关皇家马德里的内容,购买皇家马德里的山寨队服,就这样做着美梦。人生的第一个梦想啊,看上去是如此的虚幻且不切实际,但每每回想起来又因她的美丽而感动,像一颗璀璨的星辰,照亮了我的余生,哪怕是在最污浊的黑夜,也足以使所有的丑陋自行惭愧。

  在一个下过雨的夏日午后,空气中透着些许清凉,微风吹拂着妈妈的紫红色绣花丝质连衣裙。她骑着一辆淡蓝色的公主车,带着我去家附近的一条公路上学骑自行车。那条公路上的车很少,难得遇见一辆,两旁是绿色的玉米地。在路的尽头,空旷的广场上,有几个家长带着孩子在放风筝。向远处望去,就可以看到我将要升入的初中校园。

  妈妈站在自行车的右边,左手扶着后座,右手握着前把手,我试着坐上座垫,但座位实在太高,坐上后双脚够不到地,甚至踏板转向低处时蹬着也非常吃力。还好这是辆没有横梁的自行车,我试着离开座垫用力踩踏板。开始时,掌握不好车把手,妈妈让我快点蹬不要怕,她帮我扶着把手。我用力蹬着,车子行进平稳,妈妈的手渐渐地离开把手,换做两只手扶住车的后座……直行熟练后又练习拐弯,就这样反复练习着。在下车时妈妈要求刹闸,这辆自行车的闸实在太敏感,瞬间就刹死,我跌落在地上,右手手背被划开一道2厘米的伤口,并无大碍,这也是我第二个印象深刻的伤痕,由于刹太急。转眼,大地已被夕阳笼罩,但我并没有骑够,迎着橙色的夕阳和妈妈的笑脸,努力展示着自己骑术的进步。

  摘自《独立》

编辑:昝晶萍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