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五章 输名气,不能输身价

时间:2012-12-24 08:59   来源:中国台湾网综合

  第五章 输名气,不能输身价

  在人才济济、俊男靓女集中的地方,要博出名堂,争出名气,机遇、条件固然重要,但是,如果这些你都不具备的话,那至少也得争个身价,总不能默默无闻吧。

  “你回来了?” 红翎刚一上楼,就在门口遇到了蓝莹。蓝莹是刚调到她们频道的新闻主播,不知为什么,她今天好像显得格外精神,一件白色的裘皮短大衣让她显得雍容华贵。

  “是啊!又在外面过了个年。” 红翎看到蓝莹一副贵妇人的打扮和抑制不住的笑脸,带些诡异地问道,“怎么?准备嫁人了?”

  “哪儿呀!我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嫁出去呢!”蓝莹亲昵地挽着红翎的胳膊一起进了办公室。

  “看看咋样?”蓝莹在红翎的面前飞快地旋转了一圈,然后摆出一个时装模特儿的姿势。

  “不错!哪儿买的?”望着蓝莹匀称的身段,红翎略带羡慕地问。

  蓝莹抿嘴一笑,贴近红翎的耳边说:“别人送的。”

  红翎也抿着嘴笑了笑。她不露声色地打量着蓝莹,心想这个美女一定又遇到什么大款了。

  蓝莹年方二十八,个头不算太高,但模样却十分可人,白嫩的皮肤似能透出水来,一双勾人的大眼睛和微微上翘的鼻子怎么看都像是中国版的费雯?丽,特别是她的那张小嘴,性感指数少说也在五颗星以上,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人。据说蓝莹的身上有八分之一的外国血统,她的曾祖母是英格兰人。按理说她的条件相当不错,爸爸和妈妈都是大学里的教授,家里的环境也很好,可她至今还没有嫁人。不是没有男人追求,而是她对男人的要求太高。她对男人的要求是:既要有事业,也要有产业,同时还要具备一定的素养和气质。腰缠万贯但没有长相的不行,握有实权但没有银子也通不过。就这样,左挑右拣,身边的男人像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但却没有一个能维持下来。

  红翎跟蓝莹完全不是一路人,但是红翎对周围的人向来采取的是一种包容的态度,她觉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今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不能要求别人一定接受自己的处世原则和方法。正因为如此,红翎身边的朋友是各色人等俱全,像蓝莹这样的朋友也不在少数。与红翎不同的是,蓝莹却很喜欢红翎,她觉得红翎是她周围很少见的优雅女人,尽管由于职业的关系,红翎经常要深入一线采访,有时也难免步履匆匆、风风火火,但在红翎身上却散发着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贵气,而这恰恰是她最欣赏的一种气质。

  两人正在一旁说着悄悄话,青桐主任捧着茶杯从门口经过,朝屋里喊了一声:“红翎,过半个小时到部里开会。”红翎和蓝莹同时向主任点了点头。

  “哎,你发现没有?青桐主任好像又胖了。”蓝莹朝青桐主任的背影努了努嘴,她总是善于发现女人外表的细微变化。红翎正想回答,黄梅人还没进办公室声音却已先飘了进来:“又得开会。这每天除了开会就是开会。我看我们的主任应该改名叫会长了。”

  “我估计是关于两会报道的事情。” 红翎见黄梅进来了,便接着她的话说。

  “又该准备两会了。今年不是换届,主题应该抓些什么?”萧枫听到“两会”二字,精神为之一振,站起来看着红翎问道。

  红翎没有马上回答萧枫的问话,她也在思考着。

  “今年的两会报道形式会更新吗?还是连线加访谈?”橙欣看着紫云问道。

  “还不清楚,估计一会儿开会时会讨论吧。”

  “今年应该多采访一些港澳的委员,我这里还认识其中几个呢。”橙欣边说边就在抽屉里翻找起名片来。

  蓝莹见红翎准备开会了,便站起身来告辞:“红翎,你先忙吧,等你有时间我们聊聊?”

  “OK!明天中午你给我电话。”

  “好的,拜拜!”蓝莹朝红翎摆了摆手,又朝紫云和橙欣嫣然一笑,飘然离去。

  半小时后,制片人扩大会议在201会议室举行。

  “今年的两会虽然不是换届,但我觉得可以让记者多关注一些民生方面的问题。比如物价、社会保障等等。”紫云作为策划人员,头一个发言,只是她的话音刚落,就被青桐用不屑的目光瞟了一眼。紫云的心里不免打了一下鼓。

  紫云自从来到这个部门,青桐就一直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看。刚开始,紫云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别说之前自己没有得罪过她,两人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何来仇恨?后来有人悄悄告诉她,青桐跟她过不去,是因为部门一把手的原因。青桐很早就离婚了,这些年她一直带着女儿单过。青桐私底下一直暗恋着方浩,可方浩是有妻儿的人,家庭关系也很和睦,没有理由为了她妻离子散。可青桐不管这些,她常常在部门里就把自己当成方浩的另一半。不仅任何时候都坚决拥护方浩的决策,还经常帮方浩打理点儿私事,比如方浩不在的时候临时替他保管一下财物等等。所以,对于方浩喜欢的女性,她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当她听说紫云是方浩亲自到其他电视台“挖”过来的,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紫云横挑鼻子竖挑眼。紫云刚来的时候,甚至莫名其妙地被青桐训斥了好几回。后来估计是方浩出面干预了,青桐才把当面发狠变成了暗地里使绊。

  两会前的协调会又开了一上午,最后部里集中了大家的议题之后,还是把重心锁定在了有关民生的问题上。

  “下班了吗?我的车子已经在门口等你了。赶快出来吧。”

  “知道了。”蓝莹刚下主播台,电话就追过来了。“催命鬼。”她嘟囔了一句,狠狠地合上了手机盖。

  电话是肥强打来的。这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个子跟蓝莹差不多,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是却很有钱。据说,他很小就跟着叔叔在外做煤炭生意,这些年,随着煤炭资源的日益减少,煤炭生意几乎成了一本万利的买卖,后来他有了些积累后,便自立门户,成立了一家公司。尽管没有读过几天书,但他的脑子却特别灵活,加上胆子又大,没几年的工夫,就拥有了上亿的资产。手中有了钱,欲望便没遮没拦了,雇保镖、驾悍马、盖四合院,接着他又在几个经常跑业务的地方养起了女人。半年前,经人介绍他认识了蓝莹,听说蓝莹还没出嫁,便打起了她的主意。

  “蓝小姐,我很欣赏你的美貌。咱们做笔交易吧?”那是蓝莹认识肥强一周后的一个下午,肥强约蓝莹在蓝岛大厦的咖啡厅见面。蓝莹刚一落座,肥强就单刀直入。

  “什么交易?你想让我帮你卖煤吗?”蓝莹睁着两只会说话的丹凤眼看着面前这位还不太熟悉的朋友,她想象不出来自己跟面前这个“煤黑子”会有什么生意可谈。

  “No!”肥强一面笑着看着蓝莹,一边把那只小肥手摆了摆。

  蓝莹蹙了蹙眉,呷了一小口咖啡,她在等着肥强往下说。

  “我包你一年怎么样?”肥强把他的头往蓝莹面前凑了凑。

  “包养?”蓝莹拿着杯子的手停在了半空当中,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以前只听说身边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没想到今天居然让自己遇到了。她半是好奇半是嘲笑地看着肥强,心想:我倒想看看你,打算如何包法?

  肥强很快读懂了蓝莹的心理,便接着往下说:“别的事情你不用管,这一年中,我每次来谈生意的时候,你就陪着我,一些场面上的事情你帮我应付一下。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好好待着。钱嘛,你尽管花。吃的,穿的,你高兴就好。”

  蓝莹还是没有说话,她脑子在高速旋转着。

  肥强这时把他那只肥手放在了蓝莹的手背上。“至于条件嘛,这一年你不能跟别的男人来往噢。”肥强色迷迷地看了蓝莹一眼,又把压在蓝莹手背上的手慢慢地抽了回来,然后他给自己点了根烟,等待蓝莹的答复。

  蓝莹思考了一会儿说:“你能让我考虑一下吗?”说完她便站起身来,也不管肥强如何挽留,转身离开了那里。

  蓝莹来到五光十色的大街上,看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汽车,听着大街上嘈杂的声音,她的心里很乱。

  几年前,蓝莹凭着自己的天生丽质,顺利地考入了全国最有名的电视传媒大学,主修播音专业。毕业后她又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这座城市最大的电视台。如果说蓝莹在学校里还多少有点名气,被同学称作校花的话,那么,到了电视台以后,她很快就湮没在如云的美女之中。这里有太多等待出名的人,大家随时都在窥视着可能出现的任何机遇;这里藏龙卧虎,有着深厚社会背景的大有人在。

  论客观条件,蓝莹不比别人差,但机会却总也轮不到她。蓝莹心里明白,在激烈的竞争环境里,如果循规蹈矩、安守本分,自己也许需要等待很长时间,也不一定能从众多美女的包围中杀出重围,打出自己的名气。而如果借助一个外力,或许能够来一个跳跃式的发展。眼前这个透着一身铜臭味的肥强也许在事业上不能给她创造什么机会,但是,他有钱!有钱好办事,这个道理蓝莹很明白。

  来到电视台这两年,蓝莹已经注意到:在众多的主持人中,相互攀比的现象非常严重,即便你没有多少名气也多少还算个公众人物,所以大家明里暗里都在比着身价,最直观的就是比穿名牌、比住豪宅,这些似乎也成了一个人价值的体现。而所有的这些,当教授的父母是无法满足她的。蓝莹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大学老师,他们能给蓝莹最大的财富就是一房间散发着墨香的书籍。

  那天,蓝莹刚走出配音间,就被一个高分贝的声音吸引。那是部门里最爱显摆的播音员马丽正在接听一个电话,由于声音很大,蓝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老公,你说什么?你要给我买裘皮大衣?”马丽马上要进演播室,头上顶着几个大的发卷,此刻她把一件香奈尔的外套披在身上,慵懒地斜靠在墙上。

  “那多少钱一件呀?”刘娜嗲声地问道。

  “什么?两万多一件你打算买两件?”马丽的音调继续升高。

  “那好吧,谢谢老公,我爱你!”马丽冲着话筒“啵”了一声,喜滋滋地挂掉了电话。

  马丽的电话让蓝莹听了个真切。她知道,马丽是她们当中二三流的播音员,因为嗓音天生不足,加之播音中经常出错,平时只负责白天或夜间的播音。别看她业务不咋样,可气势却一点儿不弱。因为找了个有钱的老公,平日里在部门,她就是时髦的定期发布会,她身上各种名牌和珠宝让许多年轻的姑娘羡慕不已。蓝莹发誓,找老公就得找马丽那样的老公!

  现在我该怎么办?我也想清高,但是,清高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呢?可是难道自己就因为这些理由心甘情愿地受肥强这种人摆布吗?蓝莹越想脑子越乱,越乱越理不出头绪。

  一个星期之后,台里举行年度优秀主持人选拔大赛。正是这场赛事让蓝莹最终下定了决心。

  在这场主持人之间的较量中,蓝莹体会到了什么叫明星大腕。那些大牌主持人一出场就能引来一片骚动,观众席里有举牌的,有喊名字的,而这些大牌主持人也慷慨地对现场观众的拥戴报以热情的回报,有的优雅地点头致意,有的抱拳道谢,还有的索性跳到观众席上接受鲜花。他们以无可争议的选票当仁不让地稳居优秀主持人的行列。而那些和蓝莹一块儿坐在台下的年轻主持人尽管榜上无名,但是也竭尽全力在为自己造势,他们像蜜蜂采蜜一般穿梭在会场的各个角落,要么抢着跟大牌主持人合影,要么争着跟评委套近乎。

  也就是在这次大赛中,专题部的那位刚出道的小主持苇苇向蓝莹透露了一个秘密:在当选的优秀主持人当中,有的别说是优秀了,如果按正常程序,恐怕连提名的份儿都没有。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花钱买名气!她指着其中一位告诉蓝莹:“看到边上的那位没有?她哪点比你强了?可人家有个好爸爸呀!你知道吗?她爸爸可是个搞投行的老板,听说为了让她出名,已经使了上百万的银子了……”

  蓝莹睁大了眼睛,显得很吃惊,“那我们这些人何时才能熬出头呀?”苇苇一脸世故地回答:“找个有钱的人,让他帮你出名,即使暂时出不了名,至少要在物质上压倒别人!”

  至此,蓝莹好像忽然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了。蓝莹渴望尽快改变自己,主持人这行也像演艺圈一样,吃的是青春饭,再熬下去,将来即便有机会,恐怕自己也对不起观众了。她要像台里其他主持那样,即便不能出名,但也不能掉价,更不能委屈了自己。

  一个月后,蓝莹开始出入肥强为她在CBD住宅区提供的高级住所了。

  那是一间两百多平方米的公寓,卧室里全是进口的欧式家具,睡床的靠背宽大高耸,上面还精雕细刻着优美的花纹,屋顶上是银光闪闪的水晶吊灯,乍一感受,恍若置身在一座欧洲宫廷的某间卧房里。卫生间里有一个带按摩功能的大浴缸,泡在浴缸里,白天能看到远处的天空和对面的楼群,晚上能看到对面墙悬挂的液晶电视。客厅里的电视、音响全都是感应式的,喝咖啡的杯子也是从英国进口的瓷器,仅一个杯子,就是1900元。蓝莹在肥强为她提供的近乎奢华的住所里过起了“二奶”般的生活,尽管她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只是,自住进这个房间起,蓝莹就几乎失去了自由:每天上下班,她都有专门的司机开着宝马车接送;平时除了上超市,蓝莹一般都得待在家里;每天晚上,肥强都会用可视电话跟她联系,名义上是情人般甜言蜜语的交流,实际上是在监控她的行为。蓝莹虽然不喜欢肥强老在暗中监视她,但是,她又不能跟肥强翻脸,毕竟他们之间是有协议的。

  今天,肥强又来了。

  蓝莹坐进停靠在电视台门口的宝马车,很快就回到了那栋豪宅里。

  “亲爱的,以后你别让人到单位来接送我上下班好吗?”蓝莹趁肥强刚跟她亲密完,心情不错时,对他提出了这个要求。

  “为什么?每天有人接送你上下班,多气派呀!”

  蓝莹把头又往肥强的怀里扎了扎说:“让别人发现了影响不好嘛。”

  肥强用手拢了拢蓝莹的头发,然后给自己点了根雪茄。他看着怀里的蓝莹,色迷迷地说:“宝贝,我是怕你被别人抢去了,我舍不得你呀!”肥强心里很明白蓝莹想的是什么,他听别人议论过,电视台的女主持面临许多诱惑,比他有钱有势的人多的是!他担心失去对蓝莹的控制。

  蓝莹没有再说什么,她想到了当初肥强给她开的条件,她不能违约。她把自己的身子朝外挪了挪,然后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卫生间。

  蓝莹对着卫生间的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脸。这半年,应该说蓝莹过得还不错,每天住在这么高级的豪宅里,可以说是享尽奢华,她想要什么,肥强就会立即满足她,单是貂皮大衣就买了三件,其中一件价值十几万,而高档时装和时髦首饰更是挂满了大衣橱。这段时间,蓝莹成了电视台里继马丽之后第二个时尚风向标,她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但是,蓝莹心里依然不太开心,因为,肥强把她牢牢地抓在手心,让她时时感到他的存在。这个卖煤炭的,别看文化程度不高,在控制人方面可算是费尽心机,从不手软。

  “宝贝,你在里面干吗呢?快出来呀!”十分钟后,肥强见蓝莹还没有出来,就冲着卫生间大喊起来。

  蓝莹正在那里琢磨着,听到肥强在喊她,赶紧往自己的身上喷了些香奈尔5号,走了出来。

  “快过来,宝贝,让我再抱抱。”肥强向蓝莹伸出两只短胖胳膊。

  蓝莹扭捏地蹭到床边,身上的丝绸睡衣让她像泥鳅一样再次滚进肥强的怀里。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