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金融常识为王

时间:2013-07-17 13:44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1年7月31日,美国国会两党已就提高债务上限问题达成初步协议。请注意,他们所达成的是避免违约和削减赤字的协议。一方面提高美债上限,另一方面将削减约2.4万亿美元财政赤字,其中将立刻削减1万亿美元预算赤字。

  这一关键点说明了什么?说明美国痛下决心想改变目前“寅吃卯粮”的状况,不再向美元“注水”了。当奥巴马将这一消息向媒体公布后,美元立刻大幅走强,美元指数最高触及74.00整数关口,将对全球经济造成根本性的影响。

  其实很多时候判断事物,只需回归常识即可作出正确的选择。如前文所述,在美国的新闻报道中,特别是“突发性爆炸新闻”不是杀人就是偷盗。那如何来判断嫌疑人是否有罪呢?

  刚进华尔街时,我的顶头上司被法院随机挑中,当选为一起杀人案的陪审团候选人。在美国,每一个公民都有做陪审员的责任,一旦被挑选,就必须去,十天半月不能上班,公司不能扣薪资。没想到隔了一天,老板就回来上班了,说是没有被选上。因为那个嫌疑犯是西班牙血统的南美人,而我的顶头上司也是西班牙裔,需要“避嫌”。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屁股决定大脑,立场决定观点”。

  我的顶头上司落选了,闲聊时问起陪审团员的筛选过程才知道,挑选陪审团人选,一般来说有两类人是选不上的:一类是高学历的所谓“精英人才”,包括博士、专家和教授;另一类尤其重要,不能和嫌犯扯上任何关系。举例来说,假如嫌疑犯是古巴人,那么古巴人甚至古巴裔就选不上了,唯恐陪审团员嘴下留情;假如嫌疑犯是伊拉克人,那么伊朗人也选不上,生怕你会借机公报私仇。

  第二类人选不上可以理解,但为何高学历的精英也不能当选陪审员呢?这就是英国制定的Common law (习惯法)的基本原则,陪审员只要有Common sense (常识)即可。这是多么合情合理的原则啊!因为专家、学者和教授的大脑太复杂了,研究的问题太纵深了,往往反倒失去了常识。举例来说,按照中国的法律,蓄意杀人应该偿命,这是文盲都知道的常识。那么现在要问:故意杀人犯药家鑫该不该判死刑?只要被问及的不是药家鑫的母亲,应该都会回答“该杀!”绝对不会说因为激情犯罪可以获轻刑,更绝对不会为药家鑫去求情,还要分析药家鑫为何会成为魔鬼?为何超越了伦理底线?这里必须指出,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至于这么复杂吗?杀人偿命,就那么简单。

  其实读懂财经新闻和甄选陪审团员是一样的道理,首先用常识去判断,然后才对新闻中发表观点的人,做一些必要的背景调查,看看此人是否牵涉“Conflict of interest”(利益冲突),最后再加以判断,作出该正听,还是反听,抑或根本就不能听的决策。这里可以借用沃伦?巴菲特的名言:“在任何领域专业人员高于门外汉,但在金钱管理上往往并非如此。”

  现在似乎主流对于金融市场的分析已失去了常识,而我在所有文章里都有一个“核心”,就是去繁存简,返璞归真,回归常识。如果非要提高到经济理论上来说,也应该回归到传统经济学。这些年来,好些金融专业人员失去了常识,已经被自己设计的游戏规则弄得晕头转向,金融危机一个紧接一个。

  美国这200年来大小金融危机135次。综合分析过后发现,极少是天灾,绝大多数的危机都是人为的,其中不乏盲从的大众因缺乏金融常识,希望通过投机的渠道一夜致富,结果却事与愿违,白白地做了金融大鳄的“殉葬品”,财富一夜间化为乌有。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就拿17世纪的“郁金香热”来说吧。在17世纪30年代“荷兰郁金香热”时期,一些单一的郁金香球茎,堪称欧洲最为昂贵的稀世花卉。在1637年2月郁金香热的高峰期,那些品种珍贵的郁金香球茎一时供不应求,加上投机炒作,致使价格飞涨20倍,其资产价格明显偏离了内在价值,完全背离了金融常识。如今“郁金香热”这个词,已成为最早有记载的泡沫经济。

  然而400年前的“郁金香热”现象,最近也在中国出现了。现在人们无所不炒作,从红木家具、邮票、连环画、茶叶,甚至到农副产品,如“蒜你狠、豆你玩、玉米疯”等生活所必需的方方面面的商品。

  前些日子在炒得沸沸扬扬的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里又上演了400年前的“郁金香热”,一只发行价仅1元的新股票。经过炒作涨到了17元,涨幅超过1700%!比如《黄河咆哮》在拍卖市场中的总价不过600万元,而在天津文交所中的市值却高达1.0296亿元,超值16倍之多,和“郁金香热”已然异曲同工,成了异乎寻常的财富神话,其破灭也只是早晚的事,倒霉的是最后接棒的人。

  很显然,是“投资保值”还是“投机发财”,除了运用普通常识来思考之外,还要分清投资和投机的本质区别。

编辑:马小璇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