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2-2

时间:2012-11-28 10:06   来源:中国台湾网

  “娘子!你醒了?你怎么躺在地上,若是再受风寒可怎么办!”邢娘见冉颜动了,又惊又喜,生生止住哭声,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眼泪却一直吧嗒吧嗒地掉。

  麻布葛衣,有些扎人,冉颜嗅着淡淡的皂角味,心中一阵温暖,不禁对那个逼人太甚的冉美玉厌恶起来。

  “十八娘!我家娘子已经醒了,只需休养些时日便可大好,无需移到别处去。”晚绿大声道,嚷嚷得直让屋子里里外外都能听得见。

  “哼,大好?怕是回光返照吧!”冉美玉声音尖利,与她刻薄的话语如出一辙。

  冉颜不知她要把自己移去哪儿,但看方才身边这两名护主心切的仆婢哭得肝肠寸断,也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管是梦还是现实,冉颜都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

  她虚弱地轻咳两声:“扶我起来。”

  声音喑哑,几乎只有吐息的声音,邢娘怔了一下,连忙将冉颜给扶了起来。晚绿挡在她身前,神情狠厉,大有谁要是敢过来,就与谁同归于尽的架势,吓得一干侍婢也都顿住了脚。

  自古以来,再狠的也都怕不要命的,晚绿浑身上下也就有这么股劲儿。

  站起来之后,冉颜看清了面前少女的形容,十五六的年纪,一身朱砂色齐胸的襦裙,外面罩着一件半透明的薄绡对襟半臂,针脚细密整齐地绣满金色海棠花,云髻娥娥,上面插着两支做工精细的金簪,生得也是明眸皓齿,俏丽妍妍,只是她颐指气使的模样,和方才的恶毒语言,让冉颜没有半点好感。

  冉颜向前走了几步,与冉美玉只有半步之遥。冉美玉一脸嫌恶地用袖子掩住口鼻,生怕被病气传染似的,对身边的侍婢叫道:“贱婢,你们还愣着干吗!快将她拉开!”

  冉颜看了那些侍婢一眼,眼中的死气惊得一干侍婢寒毛都竖了起来,她们大概也怕冉颜得了传染之症,再加上晚绿的阻挡,四个人竟然没敢冲过来把她拉开。

  可见,这冉美玉也十分不得人心,否则怎会连身边的侍婢都不愿意为她卖命!

  冉颜冷不丁地抬手拔下冉美玉发髻上的金簪,她动作也不快,但冉美玉不愿正面对着她,一时不曾反应过来,婢女们离得稍远,竟让她给轻易得手。

  冉颜拈着那支细细长长足有六七寸的金簪,莫名地叹了一声:“真是精致。”

  “还给我!”冉美玉到底是个半大孩子,见自己的东西被人拿去,什么戒备都忘记了,立刻伸手过来抢夺。

  冉颜似是料到了她的动作,早已向后退出三四步,因着身体弱,又退得急了,脚步有些踉跄,幸而有邢娘扶着才没摔倒。

  冉美玉的婢女倒是没急着上来抢,反正她们这么多人,还怕抢不回一支金簪?只不过她们也有些疑惑,这十七娘是病傻了,还是穷疯了,居然当众抢人财物,能跑得了吗!

  冉颜稳住身子,淡淡道:“你说,这支金簪若是插进我的咽喉,别人会如何想?”

  说着,那尖细的簪尾已经抵住了自己的咽喉,划开细嫩如白瓷的肌肤,血珠渗了出来,在白皙的皮肤上犹如美丽的珊瑚珠。

  扎入皮肤的疼痛让冉颜皱起眉头,原来眼前的一切真的不是梦!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