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五节

时间:2012-08-17 13: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继续来描写我的一些习惯和居家生活方式吧,在通过诉诸宗教解决了喂食问题之后,待会儿我们会看到这一点,我要写一写我偶尔去一去那些好心的妓女们家里的事情。好心的妓女,我怀着至高的敬意和感激用这种最高贵的方式称呼她们,因为她们会照顾我。当我被两条别人的手臂环抱的时候,我感觉人生圆满了。她们其中有一个叫玛尔莉丝的,当她抱着我的时候,会用她的眼睛看着我对我说:

  “我可怜的亲爱的。”

  我喜欢极了,我喜欢人们叫我“我可怜的小老鼠”——不,我想说的是可怜的亲爱的。这一刻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她经常会说:

  “还好,你知道看着我,至少和你在一起,我们会看着对方的眼睛,不只是看着那些个地方。来吧,我帮你洗洗屁股。”

  这里涉及一个特别微妙和尴尬的问题,我必须对此展开一番调查。据说从前不是这样的。维埃乐街上的香烟店老板娘是一个让我能够敞开心扉的人,她向我解释了一番:

  “都是因为玫瑰引起的。她们的耳朵是玫红色的,就像玫瑰花瓣的颜色,于是就有了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玫瑰叶子。我那个时代没有什么人要求这种服务,不过现在经济在发展,信用卡越来越多,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财富的分布越来越广,也越来越容易得到。对,都是生活水平造成的。所有的方面都提高了,卫生条件也一样。这个特权人士的小情趣已经被广泛地普及了,人们轻而易举就能得到。还有就是人们的觉悟普遍提高了,这些事情变得更平常,更快捷,也就是说直达目的绝不啰唆。在我的时代,一个年轻女孩会老练地建议你,‘亲爱的,是让我帮你洗洗还是你自己来呢?’这是让你站在洗手池旁进行的,她给你的阴茎涂上肥皂,一边帮你洗一边取悦你,为的是加快节奏。那时候,她为你清洗你尊贵的屁股是件很罕见的事儿,她只为特权人士做这个。如今,卫生要求最重要,好像她们的职业素质都提高了,成了女社会福利员一样。她让您坐在小板凳上为您清洗神圣的屁股,因为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人都可以享受这个。您可以去打听一下,这也就是近十五二十年来才有的事儿,经济发展了,工作机会多了,人人都能享用增长的果实了。从前,没有妓女为您在屁眼上抹肥皂,只有遇到行家,她们才干这个。现在所有人都是行家,人们什么都知道,因为有了广告,人们知道什么是好东西。广告提高了商品的价值。玫瑰叶子这种奢侈的服务成了基本需要。姑娘们知道顾客需要玫瑰叶子,她们都知道顾客懂行情,懂得他应有的权利。”

  这是有可能的。不过由于我这人的一些性格问题,我实在不适应玫瑰叶子。我可不要求被当做不同的人对待,相反,这会让我觉得自己贬值了衰弱了。每当克莱尔、依菲洁妮、洛蕾塔为我洗屁眼的时候,我觉得特别俗,我来这里是为了得到女性的陪伴,可不是为了洗屁眼的。我的确打算从蟒蛇的拥抱中解脱出来,可是它的确给了我真正的、稳定的、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女人的好处。我很难最后下决心,为此我伤心,焦虑,此外,我感到它也需要我。它明白这一点,它用整个身体全身心地缠绕着我,有时候我还觉得不够满足,它要是再长长几米就好了。这都是温柔惹的祸,她在我心里挖了一个洞,她为自己占据了位置,可是她却不在我心里,这让我充满了疑问和反思。

  在好几天的时间里,“大亲热”在不停地缠绕着,不停把自己的身体打成各种结,有时候打的结它自己都无法解开,好像是它有了自杀的想法,这真是个简单却不容易想到的点子,无法解开的结就是死结。为了让人更明白,我举一个例子,当我们拽着鞋带的一端往外拉的时候,只会再打成一个新的结。生活中充满了可以利用的例子。比如说,有一个基本的敏感因素阻止了我接近德雷福斯小姐。我本可以把衬衫深深地扎进裤子里,系紧皮带,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向她提议出去约会,就像一个敢于冒险的真男人一样。可是因为有这个敏感因素,当我拉住鞋带的一端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只是又多了一个结。我说的这个阻止我不绕弯子地推进我和德雷福斯小姐之间关系的基本敏感因素就是,她会因为平等问题受伤害,她会以为我是个种族主义者,我礼貌地提出想跟她共走人生路是因为她是个黑人姑娘,所以“我们可以一块走,我们是平等的”,因为我利用了我们的低人一等和共同起源的事实。

  人们会对我说有时候拽住鞋带的一端往外拉,一个结瞬间就解开了!就像68年的五月风暴那样。不过在68年5月的时候,我特别害怕,我甚至都不敢离开家去办公室。我害怕被选择,被切成两份三份或者四份,就像我们在剧院里看到的人体魔术那样,这只是一种幻术,而且这更是给人以强烈的感觉,鞋带上的结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有解开。

  同样,我还要最后一次指出,对此我一点儿都不生气。在公司搞的一次针对全职工作和岗位提升的心理测试中,我对蟒蛇的事情直言不讳,因为我已经与约瑟夫神甫谈论过了给“大亲热”喂食的问题,我还会继续跟他探讨下去。

  没有什么东西比满足一种自然的欲望更能让人安心让人高兴了。一天,我自己做了个实验。我抱住自己,用尽全身气力使双臂把自己紧紧围住,然后我闭上眼睛,这种感觉还不错,令人激动,不过还是比不上“大亲热”的作用。当我们需要一种拥抱来填补我们肩膀周围的空缺,来填满我们肾脏里面的空洞时,当你为缺少两条臂膀痛苦的时候,一条两米二长的蟒蛇是最佳选择。“大亲热”可以一连长达数小时地缠绕着我,有时候它的头从我的脖颈间钻出来,绕到我的面前,张着它的大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这是它的自然习性,食物问题是首当其冲要解决的自然需求,这也是我在这本关于蟒蛇动物习性的书里记下数条有用建议的目的。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