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有一个疼痛的童话叫美人鱼

时间:2013-03-25 14:1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她已经不小了,但还是小女孩

  24岁的楚溦还像一枚半生不熟的鲜桃,娇嫩,纯朴,有种不切实际的天真。她不小了,却小得可怜,比如思想,比如城府,比如面孔,比如……胸部。她背着“小胸妹”的称呼踢踢踏踏地走过了整个学生时代,然后继续踢踢踏踏地走过毕业,然后上班。社会真是个万花筒,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愈发彰显了她的渺小。寒冷的冬天,她瑟缩着小小的肩跺着脚等公交。

  她穿毛茸茸的雪地靴,戴毛茸茸的耳套和同色系的手套,也是毛茸茸的,远远看去,就像一颗毛茸茸的小球,稍一拨拉,就会骨碌碌地滚出去。

  她还戴了口罩,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像每个爱美的姑娘一样,那是美瞳的功劳。她的头发也染了色,一种似黄非黄似红非红的颜色,以花苞的姿态绽放在后脑勺,旁边还插了一个糖果形状的发卡,愈发显得小小的脑袋一团团的。

  看外貌,谁都不会想到她已经24岁了。所以,有卖水果的阿姨笑眯眯地问她“小姑娘放学了啊”时,她亦笑眯眯地回答“阿姨,是下班了。”

  管浩洋就是这样被她吸引的。他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拿着手机,他想偷拍她。可是总是拍不成功,因为她一直在蹦蹦跳跳,镜头前晃来晃去的,图像模糊不清。他很想按住她的身子叫她静一下,以完成他的偷拍行为,最好能顺便摘掉那碍事的口罩。嗯,耳套也摘掉。就在他恢弘地构思着的时候,她的目光突然冷冷地扫了过来,扫得他头皮一阵发麻。是的,发麻,冷到一定程度的那种麻。他从没见过比这更冷的目光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打扮如此可爱的她会有如此冰冷的目光。

  他之前甚至觉得她像一枚甜嘟嘟的糖果。而现在,他内心苦笑,就算是糖,也成冰糖了。

  她的目光在他身上逗留片刻后,便转移到了他的手机上。他只好佯装出一副正在发短信,或者翻看电话本要打电话的模样,等她的目光移开后,发现自己的肩膀竟然一阵紧绷过后的酸疼。他感觉到,若是他继续拍下去,她绝对会过来砸了他的手机。

  不知为何,他莫名地有点怕她。

  单身就是一马平川

  此后经年,岁月流转。若干年后,每当管浩洋想起那一幕都会苦苦一笑。和每一个偶然经过的路人一样,他错看了她,他被她的外貌吸引,稀里糊涂地一头栽了进去,从此万劫不复。

  这已经是四年后的某天,管浩洋大学毕业,刚考上研究生,身边有好几个不错的企业向他伸来橄榄枝,他一一摇头拒绝,微笑着离开。

  这一年楚溦已经28岁,年轮一圈一圈地在她的身上荡漾开来,却依旧遮挡不住她的鲜活。她斜倚在躺椅上,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在她脸上,她的唇角甚至有了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管浩洋看到她时,她正笑眯眯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低低呢喃……他听见她说,宝宝,乖,妈妈给你讲故事哦!

  她的声音柔到要滴出水:大海深处,住着一群美人鱼……

  管浩洋倚在门边,听着第一千零一遍美人鱼的故事,酸涩溢满心间。

  时光逆转,四年,或者更早前,楚溦还是个倔强且清高的姑娘。美貌、娇嫩,却难搞。所以直至大学毕业,还是单身。

  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单身贵族。这种贵,应该不是物质富有的贵吧?而是某种不动声色的高贵,正如她。

  不是没有追求者,从中学开始就没了这方面的忧虑。亦非不浪漫,大学时候,曾经有帅哥站在她的楼下抱着吉他为她唱整晚,也有学长寒暑不分坚持为她提水;有个文艺范儿十足的小青年在校园广播中大声地表白,轰动一时。包括后来的管浩洋,也是兢兢业业地爱慕着,可是她就是能做到丝毫不为所动。

  在众多揣测不解的目光中,她坦然地走过,一如既往地骄傲。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