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父亲的鸟

时间:2013-03-25 14:1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寒假了。在外地上大学的华子回家了。

  回到家以后,华子发现父亲养了一只鸟,一只全身黑色,平凡甚至有些丑陋的鸟。它被关在一个篾子编的笼子里,整天叽叽喳喳地乱叫。华子劝父亲放了它,养着没意思。可父亲说那是他在田里干活时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它是鹦鹉,会说话。虽然华子对鸟没什么研究,但鹦鹉还是见过的,跟眼前这只乌鸦似的黑鸟根本搭不上边,心里暗暗地笑父亲太傻。

  可父亲却更加来劲儿了,去市场里给那只所谓的鹦鹉买了一个大鸟笼,豪华又气派。这个平日里一向节俭的父亲,怎么会对一只丑鸟下那么多功夫呢?华子想。父亲满意地将鸟放进了新笼子里,嘴里还吆喝着:“小家伙,来来来,给你住新房子喽!”以后,父亲一有空闲,就到鸟笼跟前跟那只鸟进行“交流”,说是要教它说话,还让华子也帮忙一起教。可华子却怎么也不相信这一团会动的黑乎乎的东西会说话。虽然它嘴里时常发出叽里咕噜的怪叫,却根本听不清楚它在“说”什么。

  父亲仍然乐此不疲地坚持着。虽然那只鸟嘴里从未吐出过一个字。很长一段时间里,父亲的那种坚持甚至让华子产生一种错觉:对,那就是一只会说话的鸟。可事实证明那本来就只是一种错觉。

  华子很不解,父亲为何会如此钟爱这样一只不肯开口讲话的鸟。

  直到有一天。父亲喝得微醉了回家。像往常一样,父亲来到鸟笼前,开始教鸟说话。那只鸟突然叫嚷了几声,说实话,那叫声的确跟人的发音有几分相似。父亲便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乐呵着,说道:“鸟啊鸟,快说话。以后老了,没人陪我,还有你陪我说说话……”华子被父亲这几句酒后的无心之话震住了。

  华子的母亲过世得早,姐姐也很早就嫁人了。这些年来,都只有父亲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和华子高昂的学费。华子很争气,成了这个小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拿到通知书的那天,父亲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父亲的担子更重了。父亲没什么朋友,只有几个儿时的伙伴,时不时地聚在一起喝几口。大多数时间,父亲都是孤独的,尤其是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的时候。华子觉得,父亲的生活,就像堂屋里摆着的那台很旧很旧的黑白电视,单调、冗长。墙上贴着好几年前的观音画像。那画像,如同父亲的脸,一年比一年苍老。华子可以想象父亲过着怎样孤独的生活?一个人面对一台几乎看不清画面的黑白电视,看厌了,关了。四周,静得可以清楚地听见墙上那台老式挂钟的滴答声。

  这样的父亲,仅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够陪他说说话,哪怕,是一只鸟。

  华子想,将来毕业了,一定要回家。

  要开学了,华子不得不又离开父亲,回学校了。只是直到华子走的那一天,那只鸟仍然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华子很努力地读书。他去做了份家教。这样,便可以替父亲减少些负担。华子很少打电话回家,因为他觉得花那高昂的长途话费不如少让父亲累。只是华子还是会时常惦记着一件事,父亲那只鸟,有没有开口说话了,它会跟父亲说些什么?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