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四章

时间:2012-11-26 15:53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四章

  娜蒂

  她听到婴儿的哭声。

  黑暗中不停地传来新生儿那猫咪般的哭声,将她从不安稳的睡梦中吵醒。

  不,等等。这不对。孩子流产了,却在不停地哭。这怎么可能?那孩子夭折了,上了天堂。不,是下了地狱。

  这一刻她知道身处何方了,和孩子一块儿,永远深陷在迷失之域。是她害得这个没有受过洗礼的孩子只能永远停留在这虚无中。她自然是活该待在这个地方,可孩子不是。她一定得让人知道,让人知道他在哭。

  “嘘,娜蒂,”一个温柔的声音低语,“这个病房里没有宝宝了。”

  她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覆上额头,给她捋了捋额上的发丝。片刻间她以为那是格斯,她该告诉他吗?

  她挣扎着起身,要抵抗流淌在血管里那些药物的作用。她清醒过来,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正注视着她。那双善良、充满关爱的眼睛属于芭芭拉曼恩,一位老朋友的孙女。现在她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她在医院里,在三楼的重症监护室。

  芭芭拉是夜班护士。娜蒂还曾给她换过尿布。

  芭芭拉的声音和轻抚让娜蒂清醒过来,可药物的作用很强,她努力想要多清醒一会儿,试图抓紧护士的胳膊,她要告诉护士,得要告诉谁那件事情。

  “没事了,娜蒂,”芭芭拉低声说,“继续睡吧。”

  娜蒂从旋转不停的幽深隧洞中呼唤:“娜塔莉……”

  回应她的是护士轻柔的声音:“嘘,亲爱的。嘘……好了,娜蒂,放松点。”

  娜蒂回答:“还不行,还不行。”可是太迟了,她滑进了一道无形的活板门里。

  不知从什么地方又传来了孩子的哭声,这回娜蒂发现自己正站在自家奶牛场的厨房里。

  这才是真实的,她想,其余的都是一场梦。

  一切都如此清晰。她细看那铺着绿色圆点桌布的台面,手指轻轻划过经年累月无数咖啡杯留下的环形污渍。这张桌子是格斯的父亲亲手做的,可供十二个人围坐。它牢固坚实,并且和牧场一样年代久远。一切事关家庭、牧场的大事都在这张桌子上讨论和计划。生活中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在这里完成。切菜,做罐头,择菜,杀鸡,宰鸭,和面,烤饼……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进行。

  她细看摆在桌面上的蔬菜,土豆、胡萝卜和甜菜上还散发着肥沃泥土的芳香。她得赶紧收拾这些菜。她有成堆的肉要切,要绞,有鸡要宰杀。大家回来前她总是做不完这些活儿。

  奈蒂的脚步声在她身后响起,女儿想要出去。娜蒂想转身告诉她待在家里,可她事情太多,双手一刻不停地切,切,切。面前是一块块切不完的肉。她听到了纱门的响声,可她正抓着一堆湿漉漉的肉,要塞进装在桌子边上的绞肉机里。

  厨房门砰地关上了,她还是没有转身。她想要把女儿喊回来,可她先得把手里的活儿忙完。门廊楼梯那儿有脚步声响起,不紧不慢,有些犹豫。娜蒂数着每一步脚起脚落。第四步时,她的女儿停住步伐——等着被叫回去。娜蒂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想要大声叫喊。她想告诉娜塔莉她听到孩子哭了,可她却说不出一个字。太晚了,女儿最后的脚步声在空气中回响着,消失了。

  桌面在她面前旋转,她扎进绿色桌布形成的汪洋里。海水没顶,她堕入一片黑暗、虚无之中。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