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节

时间:2012-07-30 09:28   来源:中国台湾网

  嘉庆时期,两广总督百龄给嘉庆的奏折里就提到茶叶与大黄的经济效益问题。“茶叶大黄二种,尤为该国日用所必需,非此即必生病,一经断绝,不但该国每年缺少余息,日渐穷乏,并可制其死命。”包世臣则主张开放对外贸易,罢黜十三行,中国可以获利,又可以割除海关陈弊。其出发点,也是“西洋人民所必需者,内地之茶叶、大黄二物”。林日杖.试述清代大黄制夷观念的发展演变[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2005(5):97106.

  但嘉庆时期,鸦片带来的问题还没有尖锐化,茶叶、银子与鸦片还没有发展到足够令人警惕的地步,嘉庆零星的经国思路被连绵起伏的起义打断了。

  1838年,江南道御史周顼上书道光说,内地不是每个人都吸食鸦片,但茶叶、大黄却是外夷必需之物,故要求清廷酌定价值,只准纹银交易,而不准以鸦片及其他洋货抵交。查外夷于中国内地茶叶、大黄,数月不食,有瞽目塞肠之患,甚至不能聊生。视鸦片之可用药解,除其为害之轻重悬殊也。内地人民不尽食鸦片,而茶叶大黄为外夷尽人所必需,其取用之多寡又悬殊也。乃外夷以无用害人之物,尚能遥执中国之利权,岂中国以有用益人之物,而不能转移外洋之银币,未尝揣度情势,辄藉口于积重难返,使中国失制用生财之道。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鸦片战争档案史料[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2:258259.清宫廷绘画《道光情殷鉴古图》,

  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周顼建议在产茶叶、大黄的地方,应该稽查转运,设立票据,归沿海地方官员兼管,一并妥议章程,奏明办理。要是有人走私出洋,或者减价出售,都要严查。

  这份奏折所言方案引起了道光的重视,他也顺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提出鸦片大量流毒中国,导致纹银出洋数逐年增加,银贵钱贱,进而影响到了地丁、漕粮、盐课等诸多层面,倘若不防范,必然出现“中国有用之财,填海外无穷之壑,于国计民生,大有关系”,遂下令两广总督邓廷桢据实查访。

  邓廷桢等人调查后发现,周顼的方案存在客观上的难题,甚至会引发与预期相反的效果。主要为,倘若限定茶只能与纹银交易,那么内地之货与进口之货不能抵兑,外商所剩之货,将无所归。而如果在茶区就定好价格,又有转运不齐之忧虑。官方定价,遇到歉收价贵之年,就会带来“官价不敷,商本亏折”。而地方出立票据,又让不肖官吏有机可乘,弄不好就是扰民,最后官、商、民与利益都不好收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鸦片战争档案史料[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2:381.

  尽管邓廷桢从现实困难层面否决了周顼的提议,但邓廷桢也认为茶叶是对付夷人,尤其是对付英国人最为有效的商贸物品。其中稍微的差别在于,在绝对控制茶叶的层面上需要讨论的空间太大,茶叶问题也在可控与不可控的商榷范畴。我们可以从林则徐对曾望颜的反驳中,再次温习这场争论。

  中国茶叶出口前的装箱工作,1790年,水墨直隶顺天府的府尹曾望颜在给皇帝进言的奏折中说:“夷人赖以为命,不可一日欠缺之物,乃茶叶、大黄。而此二物,皆我中原特产。无论何国夷船,概不准其与我朝通商往来。”艾略特?宾汉.远征中国纪实[M]//周宁.鸦片帝国.北京:学苑出版社,2004:350.曾望颜同样认为,这样的办法会给外国商船带来麻烦,他们船上的货物不仅不能卖出,而且由于得不到茶叶、大黄,夷人之性命就完全由天朝掌控,那么夷人就一定会放下身段来乞求通商。曾望颜主张封关禁海,剿办海盗,再禁大小渔船,断绝走私渠道,让外商产生畏惧之心,主动求和。

  琦善与曾望颜二人都是朝廷器重的重臣,也都是西人艾特略?宾汉口中富有智慧、敏锐的中国政治家,并知晓“夷情”。他留心记录下这些言论,到底目的为何,不得而知。但琦善与曾望颜的建议到底可否施行,道光皇帝心里没有确切答案,他把曾望颜的奏折转给林则徐,希望得到意见。

  林则徐认为此举不妥,因为粤东200年来的互市,是建立在“推恩外服,普示怀柔”的基础之上,而非外夷依赖内地的食用物资,也不关税收什么事。林则徐认为,鸦片主要由英国商人在贩卖,一旦海禁,就断绝了所有外商贸易,这不符合实情。何况不是所有的船只都参与了鸦片贸易,只要不夹杂鸦片的船只,仍然可以让其参与贸易,如果得罪了所有夷商,他们联合起来对付天朝,后果堪虞。另一个层面上,大海四通八达,禁之甚难。

  林则徐不赞同全面海禁,“至茶叶、大黄两项,臣等悉心访察,实为外夷商所必需,且夷商购买出洋,分售各路岛夷,获利尤厚,果能悉行断绝,固可制死命而收利权。唯现在各国夷商,业经遵谕呈缴烟土,自应仰乞天恩,准其照常互市,以示怀柔,所有断绝茶叶、大黄,似可暂缓置议。如果该夷经此次查办后,仍敢故智复萌,希图夹带鸦片入口,彼时自当严行禁断,并设法严查偷越弊端,应请于善后章程内另行筹议具奏。”之前,皇帝下旨问询,茶叶、大黄是否为夷商所必需,倘若要断绝,有没有偷越之处,要林则徐悉心访察回奏。

  林则徐不赞同全面海禁,还与他对海路诸夷的认识有关。他认为最大的鸦片贸易者是英国(他知道美国等国家同样参与了鸦片贸易,但数量很小),没有必要对其他国家实行贸易制裁。他在虎门销烟前夕,就采用了分化政策,让美商等“良夷”大尝甜头。

  1839年5月2日(道光十九年三月十九日),道光皇帝下旨赞同林则徐等人做法,如果外商缴纳烟土,“自应加恩,准予照常互市,以示怀柔”④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鸦片战争档案史料(二)[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2:6668,525,302.,并暂缓实行断绝茶叶、大黄等供给的政策。就在英军进逼天津时,在广东的林则徐依旧给皇帝上书,坚持认为这是全面斩断贸易的后果。之后,道光皇帝给正在广东禁烟的林则徐下旨:“日后再有反复,即当示以兵威,断绝茶叶、大黄,永远不准交易。俾冥顽之徒,知所儆惧。”文庆,等.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M].北京:中华书局,1979:227.

  茶叶与大黄两项,林则徐查访得知,大黄出口不超过1 000担,并非夷人不可无之物,不值得严禁。但历年所销茶叶在30余万担到50余万担之间,可作为钳制之物。林则徐认为贸易是循环的,即便与英国断绝了茶叶贸易,他们依旧可以从其他国家转买,这势必又要全面海禁,不是明智的办法。但茶叶可以限量供给,每年连箱供给50万斤。其实早在湖北任总督时,林则徐就提出过通过提高茶叶、大黄的价格来达到白银回流目的的方案。

  林则徐还注意到了其他大臣没有注意到的茶叶细节,“大黄每年出口,本属有限,不过附搭药材项下。英夷所销尤少。唯茶叶在所必需,然有绿茶、黑茶之分,英夷所销多系黑茶,现在严密稽查,不使影射偷漏”。黑茶,这里是指红茶,英文把红茶翻译成“black tea”。

  漕运总督周天爵提出的茶叶制夷方案,也值得关注。④他认为清廷可以先禁止中国的茶叶、大黄出口,这至多不过损失几十万两白银的商税,却可以换回千万两因鸦片流失的白银,很划算。当商人断绝了茶叶、大黄来源时,必然向大清乞求救命,保证以后不敢再向中国输入一勺鸦片。清廷可以杀掉数十个为首者,将内地汉奸杀掉数百人,最后网开一面,准许茶叶、大黄出口。他的意思很明确,只要茶叶在我们手中,还怕什么?

  2茶叶奇效与茶叶富国论

  凡夷人名下缴出鸦片一箱者,酌赏茶叶五斤,以奖其恭顺畏法之心……——林则徐

  林则徐在广州主持禁烟工作,一开始采用武力手段收缴,收效甚微。之后,他不得不采用了一种怀柔手段——给人家好处来换取鸦片。林则徐给通晓汉语的外商红绸二匹,黄酒二坛,让他回去劝说大家上缴鸦片。之后又给被封闭的外商馆送去吃的喝的。茶叶换鸦片一项,确切地说,就是每当鸦片商人缴纳一定数量的鸦片,清政府作为补偿,就配给一定数目的茶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外商的抗拒心理,让他们不至于血本无归。

  1839年4月2日,林则徐等人向道光建议:念各夷人鸦片起空,无资置货,酌量加恩赏给茶叶,凡夷人名下缴出鸦片一箱者,酌赏茶叶五斤,以奖其恭顺畏法之心,而坚其改悔自新之念。如蒙恩准,所需茶叶十余万斤,应由臣等捐办,不敢开销。至夷人呈缴鸦片如此之多,事属创见,自应派委文武大员,将原箱解京验明,再行烧毁,以征实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鸦片战争档案史料(一)[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2:511.可以比较下有赏给和没有赏给的区别。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