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节

时间:2012-07-30 09:28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中国茶叶出口时称重、品鉴,1790年,水墨

  死生命也,成败天也,苟利社稷,敢不竭股肱以为门墙辱?——林则徐

  将萎之华,惨于槁木。——龚自珍

  1839年1月8日(道光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小寒刚过去两天,拂晓时分的北京街头,寒风刺骨。晨雾遮挡了早起者的视野,更多的北京居民还躲在被窝里。这一天将要做什么,许多人没有打算。

  林则徐所住的行辕前,此时已是人喧马嘶,打破了清晨的静谧。华丽的轿子和马车停在门前,即将要出行的人们分头张罗着,只待林则徐一声令下,大家就可以登车揽辔,浩浩荡荡南下奔广州而去。

  前来送行的人,觉得钦差大人的排场似乎小了点。那么大群人中,有12个是轮流抬轿的脚夫,9个是厨子,没有官兵随行,前面也没有鸣锣开道的人。这也是林则徐好友龚自珍担心的,他建议林则徐不要孤身前往,应该带军南下,这样才能起到震慑的效果,达到惩奸除恶的目的。

  天完全亮了后,阳光明媚,这是一个不错的晴朗天,适合远行。由于前来送行的人络绎不绝,行程一再延误,直到午饭后,林则徐一行人才焚香、发传牌,开始南下之旅。

  这一年,林则徐55岁。道光皇帝一道圣旨,他成了钦差大臣。

  “命湖广总督林则徐为钦差大臣,驰往广东,查办海口事件,该省水师,兼归节制。”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平凡的年份很快就要过去了。再过些日子,春节就要到来,大部分百姓关心的是如何过上好年,年关总是会检阅钱袋,在这之前更要奋力一搏。

  出京门时,林则徐拉着自己座师、侍郎沈鼎甫的手,两人相视而泣。他对后者说,“死生命也,成败天也,苟利社稷,敢不竭股肱以为门墙辱?”来新夏.林则徐年谱新编[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7:286.林则徐知道此行危险重重,责任大,压力亦大,而且,几乎没有退后的余地。

  受命于国家危难之际,方显贤者之能。明知前面有万丈深渊,也要有勇气走过去,这就需要英雄气概。

  林则徐的老友魏源认为,道光选择林则徐去禁烟,是因为林则徐说了一些让道光很动容的话:不禁烟,十余年后,将无可筹之饷,无可用之兵。

  在从湖广总督任上被召唤进京前,林则徐也不知道进京的目的何在。自从道光登基以来,林则徐从浙江的盐运使、按察使、布政使一路青云直上,做到巡抚、总督,再到皇帝代言人。道光对他赞赏有加。在任命他为河东河道总督时,道光说:“朕因林则徐由翰林出身,曾任御史,出应外任,已历十年,品学俱优,办事细心可靠,特畀以总河重任。”《清实录 宣宗成皇帝实录》卷200,道光十一年,癸丑条。大学士、两江总督孙玉庭把林则徐推荐给道光的时候评价说:“惟江苏臬司林则徐,器识远大、处事精详,任杭嘉湖道及淮海道。浙西地方,均为熟悉,水利亦夙所究心,实堪胜任。”《清实录 宣宗成皇帝实录》卷72,道光四年,壬戌条。即便是林则徐被革职后,为他申冤者不在少数。浙江巡抚刘韵珂说,林则徐之心思能力,他等自叹弗如。

  在美国人张馨保眼中,林则徐是一位能帮天朝解决麻烦的人。“在整个道光年间,每当在治水、海运、盐政、军务等方面出现麻烦,需要派员前往处理时,考虑到的人选往往是林则徐。”张馨保.林钦差与鸦片战争[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9.

  林则徐出京前,一个月内被道光八次召见,令军机大臣穆彰阿眼红,也被许多史家浓烈渲染。可以在紫禁城骑马,可以坐着轿子觐见,可以跪在毛毯上,还能坐在椅子上与皇帝说话,所受恩宠可谓“国初以来未有之旷典”。

  但这位55岁的老练政治家与那位生性多疑的爱新觉罗?旻宁的八次会面,到底谈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如今空荡荡的乾清宫,再现不了那些对话。但这一年皇帝关心的话题,似乎只有银子、鸦片。

  晚清时的北京城,见证了一个王朝的衰败道光出生的时候,做皇帝的人还是他爷爷乾隆,他也不过是个二皇孙,怎么看未来大清的国运,都不会由他来主导。他做了皇帝,到底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我们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只是,大清“康乾盛世”自他开始不可扭转地走向衰败。中央集权最为可怕的地方就在这里,一个人就可以主导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命运。

  一个会穿补丁裤的皇帝,一群吸食鸦片的国民,一个器识远大的大臣,构成了1839年所有故事的核心。

  龚自珍在这年完成的《己亥杂诗》里大声疾呼:“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他希望借助天公的雷霆之气,冲破这层笼罩着中国的鸦片烟雾,让人存有些许安慰和希望。近代中国的序幕,从林则徐这个福建教师的儿子走出京城后,就正式拉开了。

  是的,这是个只属于他们的年份。

  这一年,曾国藩刚中进士一年,前途渺茫,只能在等待中空度时日;与曾国藩一样中了进士的人当中,有一个叫李文安,他是李鸿章的父亲,而李鸿章暂时还没有故事,他这年的年谱上,写满了林则徐的事迹;张之洞还在襁褓中等着喂奶;林则徐的师友、两江总督陶澍死了,饱读诗书的师爷左宗棠承担了教育其子的任务,陶澍曾想把女儿嫁给这位优秀的年轻人,只是他太不争气了,考了三次都没有进士及第;比左宗棠更失意的还有洪秀全,他考了三次,连乡试都过不了,这一年,他还深陷在绝望中,沉默寡言,举止异常,也有人说,他曾经的怪病,是吸食鸦片导致的,但宗教让他获得新生却是千真万确的事。

  离京后,林则徐途经山东、安徽、江西等地,耗时约60天,于3月9日抵达广州,正式就任钦差大臣。美商威廉?亨德在珠江帆船上看到了林则徐的到来,他描述说:“他具有庄严的风度,表情略为严肃而坚决,身材肥大,须黑而浓,并有长髯,年龄约六十岁。”

  在来广州的路上,林则徐就已经下令缉拿了不少鸦片走私者,让在鸦片问题上骑墙的官员、民众和鸦片商人都开始担心。许多禁烟措施在来时的路上已经思虑成熟,故林则徐到任第二天就开始了行动:发关防通告,拿包庇走私的都标副将,下速戒通示……同时下令组织编译《澳门新闻纸》,了解当今世界形势。

  内事之后,便是外事。

  3月18日,林则徐传讯十三洋行商人,要他们给洋人传话。《谕洋商责令夷人呈缴烟土稿》和《谕各国夷人呈缴烟土稿》的主要内容,一是要求洋商造册收缴鸦片;二是要求夷商写保证书,不再夹带鸦片来华,如有带来,一经查出,货尽没官,人即正法;三是劝告英国与中国进行合法贸易;四是表达自己禁烟决心,鸦片一日不绝,林则徐一日不回。同时林则徐利用民情公愤警告英国,为禁鸦片,不惜武力。

  在林则徐的重压下,3月18日,外商与十三洋行商议后,上缴了1 037箱鸦片。这显然不能令林则徐满意。他决定拿下被禁烟派视为眼中钉的鸦片商人颠地来杀鸡儆猴,但未能遂愿。颠地后来上缴了1 700箱鸦片,而在另一个大鸦片商查顿处,缴获高达7 000箱鸦片,查顿在林则徐到达广州前便逃遁了。

  浩浩荡荡的英国鸦片船3月24日,为了缉拿颠地及表达禁烟决心,林则徐下令武力封关封舱、停止贸易,撤回华工。这样致使商馆里的外国人完全与世隔绝,国际舆论哗然。这也是林则徐颇引人争议的地方,对“好商人”与“坏商人”一视同仁。

  其后的效果也很显著,美国人率先投诚。但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依旧不肯就范,并指责林则徐此举有点燃中英战争的危险。

  其后,林则徐颁布《示谕外商速交鸦片烟土四条稿》,作为对义律的最后通牒。3月28日,义律向林则徐呈送了《义律遵谕呈单缴烟二万零二百八十三箱禀》,着令英商交出所有鸦片共20 283箱。但义律仍然拒绝签署保证书,并向英商保证他们的损失一概由女皇负责。

  英国人的抵抗让林则徐收缴鸦片的工作并不顺利。4月1日,林则徐、邓廷桢、关天培等人到虎门布置收烟工作,带了许多标兵去壮声势,但效果不佳,仅仅收到了5箱鸦片。

  4月2日,林则徐向朝廷建议以茶换鸦片,就是每收1箱鸦片,给予茶叶5斤。这个消息传出后,在第二天就收到了奇效,收到烟土1 150箱。截止到4月19日,禁烟工作成效尚佳,已经收缴到鸦片11 700箱。到5月2日,数目增加至20 283箱。清廷甚为高兴,同意林则徐的赏茶方案。

  5月9日,清廷下令林则徐就地销毁鸦片。截止到5月12日,抓获人犯1 600名,收缴烟膏461 520多两、烟枪42 741只、烟锅212口。朝廷重赏了参与禁烟的官员。林则徐心情不错,写了一首诗:“蛮洋烟雨暗伶仃,忽捧雕盘颗颗星。十八娘来齐一笑,承恩真及荔枝情。”

  晚清时,中国人认为抽鸦片是一种高档享受5月18日,收缴鸦片共21 306箱,比义律承诺的数目还多1 000多箱。禁烟阶段性任务完成。5月24日,颠地和义律等人离开广州,其后义律拒绝领取清廷赏给他的1 640箱补偿茶叶,为1840年鸦片战争埋下伏笔。

  6月3日,虎门销烟开始,历时23天。

  林则徐胜利了,但道光和他的天朝却失败了。

  从林则徐迈出京城开始,刚好半年时间。虎门销烟过后半年,鸦片战争爆发,中国自此跌入了大半个世纪的衰退之中。一场拯救国民于水深火热的运动,拉开了近代中国的序幕,那个一度高高在上的天朝上国,由此崩溃。

  龚自珍说:“将萎之华,惨于槁木。”

  无数的中国人,才刚刚觉醒,睁开眼睛茫然地打量着这个全新的世界。

  一、中英对抗

  1晚清“以茶制夷”的共识

  夷人赖以为命,不可一日欠缺之物,乃茶叶、大黄。而此二物,皆我中原特产。——曾望颜

  外夷土地坚刚,风日燥热。且夷人每日以牛羊肉作为口粮,不易消化,若无大黄,则大便不畅,夷人将活活憋死。故每餐饭后,需以大黄茶叶为通肠神药。——琦善

  况如茶叶大黄,外国所不可一日无也,中国若靳其利而不恤其害,则夷人何以为生?——林则徐

  茶叶大黄二种,尤为该国日用所必需,非此即必生病,一经断绝,不但该国每年缺少余息,日渐穷乏,并可制其死命。——百龄

  西洋人民所必需者,内地之茶叶、大黄。——包世臣

  外夷于中国内地茶叶、大黄,数月不食,有瞽目塞肠之患,甚至不能聊生。——周顼

  19世纪30年代,面对鸦片入侵中国荼毒生灵,白银大量流失的现实,中国的问题专家提出了一些解决之道。比如直隶总督琦善,就希望通过海禁来斩断与西方的一切贸易往来,一来可以做到杜绝鸦片的进入,二来可以杜绝茶叶和大黄的输出。这点,他说得非常明确:“外夷土地坚刚,风日燥热。且夷人每日以牛羊肉作为口粮,不易消化,若无大黄,则大便不畅,夷人将活活憋死。故每餐饭后,需以大黄茶叶为通肠神药。”艾略特?宾汉.远征中国纪实[M]//周宁.鸦片帝国.北京:学苑出版社,2004:307.

  琦善还希望国人注意与西方夷人的交往,因为与他们做生意有巨大风险。夷人所带的银元,是水银所制,倘若数年不用,就会变成飞蛾蛀虫,他们的银器也会长出翅膀飞走。

  断绝鸦片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阻止白银外流,其后才是让国民免于身体与精神的毒害。而“以茶制夷”政策的背后,却有着更为深远的动因。

  鸦片、银子与茶叶三者的关系,是晚清非常具有共性的话题之一。即魏源所谓:“中国以茶叶、湖丝驭外夷,而外夷以鸦片耗中国,此皆自古未有,而本朝独有之。”魏源.海国图志[M].长沙:岳麓书社,1998:35.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