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时间的本质

时间:2012-03-16 16:34   来源:中国台湾网

  虽然每个人对时间的看法各有不同,但我们都一致相信,时间是“身旁”客观的“事物”。但是,关于时间的本质,我们还知之甚少,而且还有很多可能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PaulDavies)总结道:“坦诚地说,科学家和哲学家其实都不知道时间是什么,甚至是否存在时间。”有些物理学家和哲学家真的讨论过时间是否存在这个命题。   

  本章的目的既不是为了揭示时间的本质,也不是要给你讲时间的整个历史,只是为了让你放松并拓宽一下对时间的种种设想。时间的本质与思维的本质密不可分。因此,如果你换一种思路,那么你的体验将会完全不同……你可能也会改变对时间的看法。   

  贯穿整个历史,关于时间有两种主流观点:时间是圆形的,时间是线性的。大多数学派认为时间兼具这两种特点。   

  从圆形的观点看,生命似乎会不断重复,不会有任何进步或者发展可言。我们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太阳落下去,会再升起来;月亮缺了又圆;四季交替,年复一年。    

  从线性的观点看,时间感觉就像一条直线而非圆圈:如果你直着向前走,你永远也回不到起点。我们眼前也有实例为证:我们看到植物生长,人们长大后会衰老,整个发展趋势都在预料之中。对大多数人而言,“线性时间”就是说,时间有自己的方向,而这个方向就是向前。(当然,如果你站在没有终点的直线上,是无法说出哪个方向究竟是向前的,既然如此,我们就从众吧。)   

  当人类首次开始计算时间的时候,我们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单纯依靠日月的运行周期。一天就是日落(或日出)开始和再次出现之间的时间段。一个月就是新月(或满月)开始与再次出现之间的时间段,而阳历就是从冬至(或夏至)开始到再次出现之间的时间段。 

  大约五千年前,日历就问世了,我们可以轻易地以一种线性方式将周期叠加起来。直至此时,我们依然深信,时间的推移是包含在更大的周期中,在这个周期内,事物产生、毁灭。如果每个周期里面都有时间的推移,那么这会被视作暂时状态。从中,我们体验到宇宙中永不休止的循环。   

  日历当然是种计算并排列时间的尝试,但是它们从来没有真正代表过自然周期。自然不是跟我们想象的那样有条理。(例如,我们据以计算日和年的地球的转动其实很不规则。)我们的日历更像是政治和科学的妥协,人们将它变成了一个精确而稳定的时间地图。   

  例如,月份的概念最初是根据月相而定的,与计算日期的日历并不吻合,因为日历是根据对太阳的观察得出的。每个太阴月其实大约为29.5天,但是我们的“月”现在包含28、29、30或者31天不等,这样我们才会一年十二个月。即使一“年”和一“天”都是源自我们与太阳的距离,但是它们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吻合。一年大约由365天5小时48分钟45.51秒组成,因此我们必须在闰年,甚至在闰秒的时候,适时地调整计时系统。   

  所以请记住,我们现在想当然的“时间”与自然之间并没有太大关系。时间的历史其实就是人们妄图给自然界强加上精神或者文化秩序的故事,而自然界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样秩序井然。   

  时间的线性观因《创世纪》(Genesis)的问世而得到大步跃进。《创世纪》将上帝一次性地创造万物的行为当做宇宙的初始。伴随着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的兴起,这种时间概念得以影响深远。随之消失的看法就是认为我们的世界是无数产生与毁灭的周期之一。我们开始相信,既然我们有个明确的起始点,那么我们也会有终结的一天,过去和未来都在一个全新的纬度之中。   

  但是,即便从时间线性观的角度来看,我们判断时间的想法以及由此而来的时间观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然模糊不清。甚至直到最近,我们仍然缺乏复杂的计时装置和合乎逻辑的理论来显示或者测量时间。   

  在时钟之类的装置发明之前,生活是什么样子?试着去想象一下会很有趣。我们怎么知道时间是什么?我们如何知晓小段时间的消逝?落后的计时器在这里并无用武之地。日晷是根据太阳投影在某个刻度上来计算时间的,但是,只有在有太阳的时候才管用,而且也需要根据纬度的不同相应地调整。在有些文化中,人们利用沙漏或者烧一炷香来界定一定的时间段,但是这些装置也无法做到时刻报时准确。   

  直到十一世纪,齿轮计时器才开始风靡欧洲。直至十四世纪,随着钟塔开始遍布欧洲,某种程度上的公认或者标准时间才出现(并听得见)。随之十七世纪钟摆的出现,时间显示才开始稍稍准确。在钟摆使用之前,时钟每天都会有大约十五分钟以内的误差。随着钟摆的使用,这种误差减少到十五秒以内。   

  向准时迈进的另一次飞跃发生在十七世纪末期,此时牛顿(Isaac Newton)的物理学面世。根据牛顿的观点,空间和时间就像一个容器或是一个网格,万事万物都在其中运动着。时间则以一种与任何外界事物无关的方式流逝着。牛顿定律认为,在宇宙中,时间和空间是绝对的,始终如一,理所当然。   

  牛顿将机械时钟比作宇宙本身,而上帝则是一名钟表匠。上帝拨动了齿轮,让其开始运转,而宇宙则根据上帝的旨意就像齿轮发条装置一样开始运转。(在这个比喻里,牛顿大概是受到了新颖的时间观的影响,因为第一个钟摆刚刚才在三十年前制造出来。)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