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刺青(3)

时间:2015-02-06 14:26   来源:中国台湾网

  6

  说来也巧,后来老夏去跟一个电视剧剧组的外拍,在普吉岛,偶遇了那谁。

  也不算偶遇,是他在朋友微博上看到了老夏在普吉岛的订位,她假装去度假,其实是工作。他也在普吉岛,从酒店开车过去。他看到老夏的时候,她正在沙滩上打电话,演员的航班因为暴雨迟迟不能起飞,这边一堆人等着,她各种协调和安抚老板,声音保持着谄媚和兴致昂扬,其实已经皱着眉头,焦躁地用脚趾在沙滩上戳洞。那谁站在她身后,看她手忙脚乱地打了半个小时电话,之后回头,阳光不偏不倚地透过厚重的椰子树叶打在老夏脸上。

  她看到那谁,以为自己是晒晕了,上去直接抽了那谁一耳光。然后,他竟然还在,老夏一下没忍住,忘了在心里打了一万遍的草稿,如何炫耀自己过得好。除了看着他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来,爱到深处就是耍无赖,自己的心和理智耍无赖。

  老夏问他,你在这儿干吗?

  他如实回答,女朋友有假,带她来玩。

  老夏当时就疯了,对那谁大喊,你个大骗子,当时我们说好了一起来普吉,你干吗带她来?那么多个岛,你为什么偏带她来这里,你是不是也要和她儿女成群,一起看《电锯惊魂》啊?!

  那谁没说话,看着老夏喊到气绝。他也挺难受的,抽着鼻子跟她说,你看,我们不在一起了,但是也都来了普吉,别再难受了,生活少了谁,都一样的。

  老夏跟那谁说,你绝对还爱我,否则你不会来。

  我是爱你,我也觉得我这辈子最爱你,可是现在我们都开始新生活了,不是也挺好吗?

  我不好,我想到之后我是好是坏都和你没半毛钱关系我就不好,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我们都承认是彼此最爱也最爱彼此,就是不能在一起?我们又没杀父之仇,又不是朱丽叶和梁山伯!

  那谁说,我们没杀父之仇,但我们是朱丽叶和梁山伯,咱们不是一出戏里的,爱得再轰动,也不过是走错了剧组。

  他们在烈日下站着,汗水眼泪混在一起,咸成一块海域,谁也说不出话,谁也不想浪费最后的时间说些“你爱我我爱你对不起没关系好好过祝幸福”之类的大俗话。他们用沉默,在本应属于他们的岛上,放逐了各自的记忆。

  后来他就开车走了。老夏说,咱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那谁答非所问,说以后你要是遇到了困难,第一个打电话给我。

  7

  我没说过,其实那谁和老夏分开后,也不好过。他给我打过电话,问老夏过得好不好。我根据老夏的指示,照本宣科,把她形容成世界上过得最好的人。那谁说,哦,没什么事,我就是常在她家楼下的小龙虾吃消夜,看她房间灯很久没亮过了,不知道她好不好。

  那谁的哥们告诉过我,他每次在外面玩完,带着一群弟兄和小妞,说去吃全上海最好吃的小龙虾。不管在哪儿玩,开多远的车,也要到老夏家楼下的那个小龙虾。他的哥们都明白,他想缅怀,但是必须有人陪伴,这段感情对他来说,也是一针一针把颜色刺进了皮肤里。洗掉它实在太痛苦艰难,不如就让它留在那里,在皮肤爬满褶皱的过程中,慢慢褪色。

  8

  老夏没跟着大部队从普吉回上海,直接飞去了北京。我们纷纷恭喜,说她终于放下了。她说是啊是啊,感觉北京人民更喜欢她,一定能赚到更多钱。

  她给我发彩信,看她小腿上文了一刀电锯切下去的痕迹,我吓了一跳,打电话骂她疯了。她在电话里笑起来,说是彩绘上去的,酒精一擦就掉了。

  老夏说,原来孟婆收了她的钱,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如果下次还能见到她,我得谢谢她。但是她说,她再也不会想买失忆可乐了。

  忘记这件事实在太难了。忘了他的样子,忘了他的名字,忘了他的星座血型生日电话,忘了他爱吃的菜爱看的电影,忘了他的海誓山盟和甜言蜜语,哪怕忘了他是怎么爱你的,你也忘不了自己是怎么爱他的。

  我说那就记得吧。

  嗯,那就记得吧,起码老娘以后也是爱过的人了,红尘滚滚,我们这种小人物也就靠着爱过让自己光辉伟岸了。

  据她说是彩绘的文身,她回来我们把她按在沙发上泼上二锅头使劲擦,也没擦掉。

  9

  本来想写个简短的汇报,不留神又说了这么多。我跟老夏说,我把你的故事打散写在小说里,我让你和那谁,在我的故事里有个好结局,哪怕你是朱丽叶,他是梁山伯,全世界人觉得你们不配,我也给你一个好结局。但是,现实生活里,咱们都是小人物,就别计较这么多了。如果我们忘不了,那么就记得吧,我们当记忆是那谁留下的刺青,让我们这些小人物在红尘滚滚中与众不同。

  摘自《除了爱,我们什么都不会》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