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关于夏小姐的最后一个故事(2)

时间:2015-02-06 14:24   来源:中国台湾网

  4

  我写过两次老夏的故事。那谁在这个过程中不止一次找我出来吃饭。他想给我引荐他的新欢。我说我不去,从此以后你就当没我这个朋友。他说,你一直写我们的故事是什么意思,你当大家是傻子看不出来吗。我哼了一声,你当你是谁啊,全国人民都认识你?你是吴彦祖还是金城武啊?除了你周围那些没脑子的小女孩,你算个屁啊。

  几秒钟吧,那谁没有说话,我也觉得自己话说重了。

  我从没说过,其实我认识那谁,比认识老夏还要早。一开始,老夏在我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个出现在他身边的小妞,我们都以为,半个月一个礼拜的事,过眼云烟。可是这个云烟在他身边一过就是三年,最后成了一层绕在他身上的雾。离开老夏之后,他整个人换了颜色,也不是我心里曾经的那谁。

  我说我写这些也没什么意思,意思很明白,就是想搞破坏啊,就是想让你结不成婚啊。之后我把电话挂了,那谁也没有再打来。

  新人就算再好再完美,作为老朋友的我也很难接受她。我妈用科学解释过这回事,为什么很多做过移植手术的病人会有器官排斥,因为人的器官是跟着人一起长大的,所以身体才接受它们,对于别人的器官,就算再好也不过是别人身上的一部分。

  我和老夏平躺在酒店的床上,百无聊赖,聊起往事。她感慨一句,现在想想我的青春真是被狗吃了,除了爱那谁什么事儿也没干成。我说被狗吃了的青春也是青春啊。再狼藉,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和我一起成长起来的器官。

  5

  那年春节假期,那谁和父母回老家去,家里也没有厨师。我们凑在一起,喝最土最贵的红酒,抽最好的雪茄,可是没人会做饭。我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看《中华小当家》,看得我们饥肠辘辘。那谁一时兴起,跟老夏说,你要是能做出梅子炒饭我就娶你回家。老夏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从便利店里买来各种话梅,扔在米饭里炒。把厨房弄得乌烟瘴气,一边炒一边说,你娶我啊,你到时别怂,民政局一上班咱们就去领证。我说你都下楼了,怎么不顺手带点泡面回来?后来老夏在那天晚上研究了各种炒饭,红酒炒饭,香槟炒饭,苹果炒饭,人参炒饭,把那谁冰箱里的东西炒完,最后米也炒完了。我们饿得不行,也把那些奇怪炒饭吃了。她问那谁,我什么饭都不会做你还会娶我么?那谁笑着说,当然不娶。老夏像被针戳过的气球,瘪在一边。那谁把炒饭塞进嘴里,摸着她的脑袋说,就算不能娶你我也永远爱你。

  现在想来,这真是一句屁话。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不过是来安慰那些失去的人,我们兢兢业业地爱着,受尽折磨,求的不就是天长地久吗?

  外面礼花四起,炸开了新的一年。

  我说,新的一年来了。我们还在一起。

  但是很可惜,我们一起开了头,却没能一起度过这一年。

  6

  一开始老夏和那谁在一起,我很生气。我觉得她是为了钱,因为我再也没见过像她这样爱赚钱的女孩了。她是我们班最早出去接活的人,给多少钱她都写,虽然我一直觉得,她写得也就那么回事。

  因为我她认识了那谁,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谈起恋爱。两个人偷鸡摸狗的时候我都没发现,有一天聚会,那谁说来接我,给个惊喜。车窗降下来,老夏坐在副驾驶跟我挥手,笑得龇牙咧嘴。我脸一沉,伸手拦了辆车就走了。当天晚上我没跟他们说话。后来老夏主动坐过来惊奇地跟我说,不会吧,你不会是那谁的前女友吧?我说不是。她又说那你生什么气。我说,我把你一起叫出来玩,是把你当朋友,可是你呢?

  我没说出后半句,可是你借着我傍大款。

  直到后来一次,我们一个朋友家里搞了个农场,让我们一起去摘杨梅。开挺远的路,那谁和老夏坐在后座。一般的情节是,女生趴在男生肩膀上睡着。可是那天却是,那谁靠着车窗睡得岁月静好安逸祥和,在颠簸的路上,老夏很自然地把手垫在他的脑袋和车窗之间,还嘻嘻哈哈地和开车的朋友讲笑话,怕他疲劳驾驶。

  我是从那一刻才接受了他们这段感情。原来爱这件事是伪装不了的,不用说伪装,其实是藏也藏不住的。而且,她也没因为和那谁在一起之后放弃赚钱,反而越赚越卖力。她要买贵的东西送给他。

  后来我问老夏,她怎么喜欢上那谁的。她说,是聚会那天,他们都喝得不少,聊得挺欢。到后来,那谁说里面太热,想出去吃个冰。老夏和他一起出去。以上这些还都在泡妞的正常范畴内。

  之后他们在外面吃冰激凌,站在路灯下,打量对方的眉眼,说些有的没的。突然一辆那种卖盗版DVD的流动三轮车经过,上面摊满DVD,音响开到最大,几条街外也能听到。正放着《上海滩》,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特别土的一个场面,没想到两个人异口同声跟着唱起来。路灯下他还皱着眉演得很认真,老夏笑得腰酸。之后两个人就看对眼了。她像少女怀春似的和我说起这段,老夏从小的梦想就是,一个少年,带着坏笑,鲜衣怒马,灯下唱歌。

  那谁说,老夏笑起来特别好看。像紫霞仙子。

  我以前说过,两个人能在一起,大风大浪,相爱相杀,无非是作料,最高级的部分就是恶趣味的高度吻合。

  之后他们关系不好,在朋友面前吵架,那谁很爱面子,站起来就走,老夏跟在后面追出去。一个快步向前一个哭哭啼啼地跟着。我们看着也挺烦的,说分了分了大家都轻松,可是他们真的分手,我们都有点失落。他们就像是美剧里的标配,那种跌跌撞撞分分合合却始终不会分手的情侣。像《欲望都市》里的Carrie和Mr.Big,像《绯闻女孩》里的Blair和Chuck,像《老爸老妈罗曼史》里的Robin和Barney。他们是一段生活里的标配,从看第一集时就知道剧终的时候会“从此以后过上幸福的生活”,中间的曲折只不过是给看客添点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天老夏想哄他开心调节气氛,突然站在路灯下唱起《上海滩》,还带着伸手攥拳等夸张动作,旁边路人看着,忍不住发笑,她没管那么多。但是那谁始终没有停下,反而越走越快。老夏唱完整首,那谁没回过头,消失在她视线中。

  原来世界上的爱千奇百怪,但是不爱都一个样,那就是淡漠。之后老夏讲起这件事,席间的男生们都说,要是自己也不回头,多丢脸。只有我,坐在她身边,不敢眨眼,怕眼泪矫情地掉下来。

  这种无力感,谁深深爱过谁知道。

  摘自《除了爱,我们什么都不会》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