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媳妇比老公强势

时间:2012-11-22 07:39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三节        媳妇比老公强势

  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就不赘述了。但是咸丰皇帝未到热河及到热河后慈禧的状况,外人无从知道。下面将翰林院侍读学士吴可读的日记摘录于下。吴的日记名叫《 罔极篇 》,内容涉及英法联军及慈禧的情况,今天读来仍觉得很有趣味:

  庚申( 1860 )七月,自母亲得病起,即有传言说外国人已到海口,所有内外一切章奏,概不发抄。以致讹言四起,人心惶惑。然还没有迁都,当时皇上刚病,计划想离京,却被懿贵妃和僧王力阻,他们说洋人进不了京城。

  二十五日夜间,将貂袄做成。我见慈亲精神尚且可以,遂将蟒袄、霞帔暂且不做。这时城中纷纷传说洋人已到通州,定于二十七日攻城,居民纷纷移徙矣。

  二十七日用漆裹灰布一遍。是日,我军拿到外国将领巴夏哩等九人,禁刑部监。于是京中鼎沸。传说皇上要离京,朝内大臣具折奏留,俱留中不发。凡在京旗汉大小官员眷口及财物,无一不移出京城者。然大生意如布巷、前门一带,尚未摇动。这几天病症无增无减,我于二十四日又续假十日。

  八月初七日,我军与洋兵战于齐化门外。我军马队在前,且均系蒙古兵马,并未打过仗。一闻洋人枪炮,一齐跑回,将步队冲散,自相践踏,我兵遂溃。洋人逼近城边。先是亲王及御前诸公屡劝皇上离京,圣意颇以为然。但在几位老臣的劝阻下,皇上并未下达离京诏令,还鼓励大家杀贼。所以很多人认为皇上离京计划取消了。

  初八日早,闻齐化门接仗失利之报,圣驾仓皇北巡。随行王公大臣皆狼狈莫可名状,若有数十万洋兵在后追及者。然其实洋人此时尚远,园中毫无警报,不知如何如此举动。当皇上之将行也,( 慈禧 )贵妃力阻,言:“皇上在京可以镇慑一切。圣驾若行,则宗庙无主,恐为洋人践毁。昔周室东迁,天子蒙尘,永为后世之羞。今若遽弃京城而去,辱莫甚焉。”

  二十三日出门,见街上人三五一堆,俱作耳语,街道慌乱之至。至午后,忽西北火光烛天而起,哄传洋人已扑海甸圆明园一带矣,我兵数十万竟无一人敢当者。洋兵不过三百马队耳,如入无人之境,真是怪事。僧邸胜帅兵已退德胜门外。

  二十六日,我在九天庙,探问外边夜间情形,俱言安静无事。惟日日过兵,九天庙却未驻兵。二十九日早间,荣儿进城来,言九天庙内已被天津兵丁驻满,阖家惶恐。我急到庙内,见系我兵始放心。惟时僧邸及胜帅俱札营西北一带,距庙甚近。倘一开炮俱成粉碎,况母亲的灵柩更为不妥之至,乃向杠房约定九月初二日起程赴省。到刘医药铺,有推车数辆,每辆六金可到保定。随定四辆推车,装载行李。是日,洋人已于午刻进安定门,住居城楼并城门洞内安大炮一、小炮四,口俱向南,插五色大旗。城中自一二品大员无一不于是日出城,在城内者惟当事数人而已。是日,大臣等已将巴夏哩等以礼送回夷营矣。洋人方至营,而热河急诏至,命恭亲王尽杀之,以示不屈之意。懿贵妃( 慈禧 )既主持杀洋人于前,则此次之诏,或亦贵妃之意也。

  自九月初二日母亲灵柩与一家老小起程后,京中洋人已入城内。讹言四起,人人自危。内城旗人未经移徙者,至此均将一家老小移至南城店内居住。流离颠沛之状,目不忍睹。有御史某上奏言奸人荧惑帝听,仓皇北狩,弃宗庙人民于不顾,以致沦陷,请速回銮云云。自初间起,日日闻得与洋人换和约未成,或由恭亲王不肯出见,或因洋人所说难从,总未定局,居民愈觉不安。

  初六日英人来照会,云我国太无礼,致将英国虐死五人,索赔银五十万两。适俄人亦来照会云,闻得洋人索赔五十万金,伊愿说合令我们少赔。恭亲王以此事即使说合,亦不过少十万八万,又承俄国一大人情矣。随托言已许,不能复改谢之。俄人又来照会云,既已许赔五十万,自不必说。惟英国焚烧园亭,他也愿赔一百万两。前索二百万减去一百万,只需一百万,便了事矣。恭亲王答应于初九日送去银五十万两。是时洋人所添十六条无一不从者,当事者惟求其退兵,无一敢驳回。于是洋人大笑中国太无人矣。懿贵妃闻恭亲王与洋人和,深以为耻,劝帝再开衅端。会帝病危,不愿离热河,于是报复之议遂寝矣。

  读上面的日记可以看出,英法联军进入北京的时候,咸丰皇帝毫无决断大局能力。慈禧于是在咸丰十年八月初三日( 1860年9月6日 )便下了一道严令:“严饬统兵大臣决战,近畿州县,整团阻截,悬赏杀敌,通谕中外。”全民一心坚决抵制英法。

  圣旨下达后三天,咸丰召见军机大臣们,慈禧也列席参加。对于英国想来北京递交国书,使僧王退到张家湾的无理请求,给予回绝。此时僧王已取得一个胜仗,正在坚守八里桥。于是下令全力阻止敌兵上岸。到月初七日,咸丰祭拜孔庙。初八日,任命恭亲王为全权代表,撤去载垣钦差大臣的职务。由于敌兵逼近京郊的木兰围场,咸丰仓促出逃,走了十八英里,停在一个小庙中休息,顺道下了一圣旨:“前所调吉林黑龙江兵丁,如已进山海关,即著春佑迅速知照带兵官,饬令折赴热河护驾。”

  第二天,接到恭亲王的报告,说英法联军已经入城,咸丰告诉他朝廷距离京城太远,无法遥控指挥,你可以见机行事。十一日,皇帝一行停住在位于密云县北的行宫。根据中国人的记载,当时咸丰病重,不能言事,由慈禧代替他召见军机大臣。慈禧下了一道圣旨,大意是说:

  夷人进犯都城,王公大臣等均请调集各省援兵,俟大兵云集,可操胜算。夷人所恃,唯在火器,若短兵相接,则非中国之敌。蒙古、满洲之马队,与夷人开战,失其所长,湖广、四川之兵,便捷如猿。可用暗袭之法,以制夷人。著湖广总督选精兵三千,四川总督选精兵数千,速来京师。僧格林沁已败绩数次,京师甚为危险,勿得稍迟。朝廷甚盼各省援军齐集畿辅,迅扫敌氛。有能忠勇杀敌者,不惜重赏云云。

  皇帝一行来到长城附近的巴克什行营一带,得到僧格林沁的奏报,说北京附近已经发现外国军队的间谍,但是还没有开始炮轰攻城。于是咸丰又下了一道圣旨:

  法夷西摩送来照会,在北京与恭亲王面开和议。今著恭亲王留京,主持议和之事。如该夷带兵入京,则著僧格林沁断其后路。如京师危急,即著蒙古军队,速来长城护驾云云。

  十八日,皇帝一行来到热河。二十日,大臣们还是主张开战。于是又下了一道圣旨,洋人只要敢进圆明园,捉到的洋兵,恭亲王一律不准释放。恭亲王回复说:“安定门已经被洋人占领了,北京就要沦陷了。”咸丰不得不听从诸位大臣的意见,与外国人讲和。九月十五日,咸丰在合约上签字。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