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回京快者得天下

时间:2012-11-22 07: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五节        回京快者得天下

  初五那天,是咸丰30岁生日,大臣们都来祝贺,慈禧却未参加。之后咸丰帝病情加重。到七月初七那天,慈禧秘密派一个人回京告诉恭亲王皇帝病危,希望他速派一队兵马( 多半是慈禧的本族人 )到热河。十六日,载垣携归顺他们的军机大臣、各部大臣到皇帝的寝宫,逼迫咸丰在事先拟好的圣旨上签字,以载垣、端华、肃顺三人辅政。当时皇后嫔妃都按礼回避开了。十七日那天咸丰去世,遗诏下达由载垣等人辅政,丝毫不提后妃和恭亲王。当时新皇帝只有5岁,不提及她的母亲,于礼法不合。三人恐节外生枝,加上当时热河的军队均同情倾向慈禧,三人自然有所顾忌。第二天又下了一道圣旨,尊奉东宫和慈禧两人为太后。此时北京尚未安排妥当,不宜行动,三人打算回到北京后再收拾慈禧等人。慈禧一天不除,三人就一天不能安宁,载垣于是以辅政大臣的身份代新皇帝接连下了几道圣旨说:辅助新皇帝是辅政大臣的职责,应从辅政大臣、皇帝的叔伯兄弟中选取领班一人监国。圣旨传到京城,诸多大臣和都察院的官员纷纷上奏,请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恭亲王没有参与上疏,而是秘密与慈禧联络。恭亲王劝慈禧赶紧督促王公大臣护送咸丰的灵柩回京,以免陷入孤立无援的境遇。当时咸丰的妃子多人已与载垣等人合谋,取得调动侍卫的权利。所以恭亲王劝慈禧谨慎行事,千万不要操之过急。

  当时北京被外人占领,南方又有太平天国叛乱,国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肃顺等人凭借权势和金钱到处收买人心,专横跋扈,幸亏荣禄和其他忠臣相助,朝纲才得以振兴。进而曾国藩收复安徽,捷报频传,慈禧的地位日渐巩固。

  曾国藩的提拔就可见慈禧的勇敢和机敏。凭借这种机敏,慈禧战胜了肃顺等人,把持了朝政。但是按照清朝祖宗家法,太后不能干预政权,顺治、康熙两朝,都是大臣辅政。这是慈禧垂帘的一大障碍。不过,大臣辅政也出现诸多问题,两朝辅助大臣多半因为干政,而被罢官或者赐死。所以恭亲王怂恿慈禧垂帘听政,其实是想把权力抓在自己手里,可是恭亲王太小瞧嫂子慈禧了。

  有一名满族人曾作为贴身随行到热河,他给我们讲述当天的情形:慈禧性格坚毅,很受人爱戴,侍卫都愿意听从她的号令。最危急时分,慈禧和荣禄密谈时十分谨慎,就是担心肃顺等人疑心。慈禧有一亲信太监安德海,每天给恭亲王送信。慈禧与恭亲王能够在北京、热河通信畅通,全赖此人帮助。慈禧对怡亲王等人也是十分尊敬,就是怕他们生疑。御史董元醇原引咸丰皇帝的遗诏,奏请两宫垂帘训政。八月十一日,在辅政大臣会议后,肃顺等人下旨严加训斥,并下令:下月初二咸丰皇帝的灵柩返回北京。这可是慈禧日夜祈求的事情。

  由热河行宫到北京,大概有150英里,辅政大臣随行护送。由于灵柩非常重,需要120人来搬运,且多山路,所以每天停停歇歇,大致能走15英里,行动十分缓慢。所以辅政大臣到京大概要10天时间,如果遇上大雨,还要耽搁时间。按照清廷礼法,新皇帝和后妃可以在行礼癸奠后,先行回京恭候。当时坐快轿五天就可以到北京。这样慈禧就可以同恭亲王获得筹备谋划时间。载垣等人当然知道滞后回京的后果,于是下令怡亲王的侍卫兵护送后妃回京,以便在途中谋杀两宫。若不是荣禄事先获得消息,恐怕两宫都要被害了。荣禄带领一队人马,星夜前进,在古北口( 可以通往蒙古 )追上两宫。载垣就是计划在这里杀害两宫。

  两宫由热河动身后,即遇上大雨滂沱,道路泥泞,只好到峡谷中避雨。皇帝的灵柩距离他们大概有10英里。慈禧便派亲信随从以东宫太后的名义,问候灵柩的情况。怡亲王以皇帝的名义回答:已经安全抵达第一站休息。慈禧重赏了使者,以酬谢他的辛劳。怡亲王等人清楚地知道情况的危急,两宫太后只要还活着一天,他们就随时都有危险。但是他们仍旧上了一个折子,来感谢太后眷念灵柩的心意。慈禧也回书一封嘉奖他们的忠诚。礼尚往来,丝毫不见杀气。可见满人和汉人不同,无论情况多么危急,外在的礼节一点都不含糊。太平天国动乱时,也是如此。

  雨停后,两宫太后在荣禄的保护下,顺利通过山口,于九月二十九日,安全抵达北京,比灵柩早三天到达。两宫到后,就召开秘密会议,咸丰的兄弟和皇族倾向两宫的人,都参加会议。慈禧虽然握有玉玺,但是贸然捉拿护送灵柩的大臣,这显然是对死去皇帝的大不敬,并且新皇帝刚登基。会议开了很久,最终决定要慎重,表面上还要按照礼节行事。等灵柩到京后,先撤去辅政大臣的职务,然后再见机行事。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