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1

时间:2012-09-13 18:47   来源:中国台湾网

  星期一,早晨5 时00分

  肯尼迪博伊德事务所是苏格兰最大的律师行之一,身为这里的一名非合伙律师,洛根芬奇处理大笔交易时已经不再紧张。但他的信心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还记得当初每逢关键日子,他总会在凌晨时分冲进厕所,让前一晚的餐食倾泻而出。

  他现在能从职业角度看待事物了——熬夜是企业律师这个光辉前程的预付款。三十四岁生日即将来临,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案子就快谈妥,他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先前的代价并未付诸东流。

  情况变了。

  他在黑洞洞的公寓里睁开眼睛,半睡半醒,仍在梦境中挣扎。残像慢慢退去,现实渐渐渗入,刚才那个梦居然如此真实,在他内心深处激起了多么本源的情感,这让他非常吃惊。他按住胸骨,感到心跳又猛又快。

  潘妮。

  有段时间没有想到她了,此刻却梦到他们最后一次在旧公寓相聚的情形。不知道如今她在地球的哪个角落。最近一次听鲍勃克劳福德说她在香港,但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天哪,洛根,”他大声说,“忘了她吧。”

  房间那么安静,他的声音显得过于响亮。他转个身,踏上木地板,从床头柜上拿起异常复杂的遥控器。他按了一下屏幕,面板亮起柔和的蓝光。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折腾了好一会儿,一连搞错几次,这才找到他在找的东西。随着一阵微弱的电子鸣声,占满公寓两面墙的落地窗的窗帘开始收拢。

  他光着脚走到衣橱前,穿上皱皱巴巴的旧T恤和牛仔裤,戴上羊毛针织帽,走到落地窗前,拉开门,不由再次赞叹一大块玻璃和钢铁加上滑轨竟能轻巧至斯。他踏上铺着木地板的阳台,站在博斯威尔街尽头的尖塔大厦的十六楼,望向格拉斯哥的南部。

  他衷心喜爱这套公寓,虽说抵押贷款让他资金紧张,不得不为了首付卖掉钟爱的旧奔驰。五年车龄的福特福克斯不符合他的性格,但人生这东西总是有得必有失。

  “你可别被贷款拖累得流落奎尔街。”他母亲曾经这样说。

  洛根不确定奎尔街具体位于什么地方,但自从六个月前搬进来以后,每次看到银行对账单,他都有已经身处其中的感觉。

  他靠在铁栏杆上,对着二月的清冷夜空呼出长长一条白气。戴上帽子很明智,不过当脚下的凝霜开始融化,脚趾已冻得微微刺痛。

  梦境迟迟不肯散去,搅起了昔日的情感。洛根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想让头脑清醒过来。他摘掉帽子,摸着剪得极短的头发。听见猫爪走在木地板上的滴答声,他转过身。那位老姑娘跳上木制庭院椅,蜷成一个毛球。

  “喝咖啡吗,斯黛拉?”他问。

  猫轻蔑地白了他一眼,慢吞吞地咕噜两声,趴下继续睡觉了。

  “随你便。”

  回想起猫怎么穿过敞开的后门,走进他以前那个带花园的公寓,他不禁笑了,当时一群哥们正聚在他家看足球,一人半打“斯黛拉阿图瓦”啤酒下肚,它便有了自己的名字。

  洛根走进敞开式厨房,打开咖啡机,拿起原声吉他,回到客厅等咖啡烧热。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想学吉他,但缺乏足够的耐心。一年前,他开始每周上吉他课,现在至少能弹出曲调了,甚至还能来一小段独奏什么的。他坐进沙发,练了几小节“里昂王族”乐队的歌曲,然后起身去取咖啡。

  他倒了满满一大杯咖啡加牛奶,回到阳台上。右手边横跨克莱德河的金斯顿桥上,两辆警车疾驶而过,蓝色警灯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搏动着,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只见警灯闪烁而没有警笛伴之而来,这感觉有点怪异。也许因为路上车辆稀少,不需要拉响警笛。他坐进斯黛拉旁边的椅子,视线跟着蓝色灯光移向南方。他摸摸猫的脑袋,猫半是嘟囔半是咕噜(该称之为“嘟噜”吗)了一声。

  “有人似乎倒霉了。”他对毫无兴趣的猫说。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