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6

时间:2012-09-13 18:43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上午8时20分

  洛根无疑需要再来一杯咖啡,他在办公楼那条街上的“即刻食用”餐厅买了一杯。喝着咖啡,他调头上坡走向布里斯伍德广场西侧的肯尼迪博伊德办公室。格拉斯哥市中心高低不平,和旧金山差不多,只是缺少美国西海岸的浮华和神话色彩而已。

  来到广场东南角,隔着广场中心的小公园,他看见卡希尔等在办公楼门外。这地方不错,特别是夏天,附近办公室的职员带着玛莎食品店的三明治,坐在草地上野餐。但冬天就不一样了,公园光秃秃的,衬得四周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冰冷而凄凉。

  洛根一只手拿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另一只手拎着用旧了的皮革公文包,慢吞吞地走向办公楼,卡希尔看见他,转身面对洛根,喜笑颜开。洛根之所以还在用这个公文包,只因它是母亲送给他的毕业礼物。去年看见洛根买的人造革新包,母亲险些精神崩溃,她没完没了地提醒洛根这个包有多昂贵,她和他父亲的薪水多么微薄。洛根在艾尔郡的政府公屋里长大,直到十几岁还和哥哥睡上下铺,在整个大家庭里,洛根是第一个大学生。

  “过得怎么样,阿提卡斯?”卡希尔喊道。

  洛根加快步伐,到卡希尔面前才开口:“你就是忍不住,对吧?”

  卡希尔酷爱《杀死反舌鸟》,发现他的律师居然姓芬奇,怎么可能让这个好机会白白溜走。这本经典小说是洛根最喜爱的书籍之一,但他不怎么喜欢卡希尔给他起的绰号。

  卡希尔哈哈大笑,伸手捋过浓密的淡黄色头发。他比洛根年长十岁,矮三英寸,只有五英尺九英寸。洛根觉得他很像《虎豹小霸王》时代的罗伯特雷德福去掉了小胡子。但他一直不敢这么说,卡希尔这家伙已经够自大的了。

  “别害羞,小伙子,姓氏是你法定继承来的,”卡希尔说,“它能证明你的身份,而不是这东西。”

  他伸手掸了一下洛根的上衣翻领。卡希尔永远穿牛仔裤或野战服,顶多像今天这样为了开会换上黑色马球衫。洛根只见过两次西装革履的卡希尔,经常琢磨他为啥不肯常穿西装。正式打扮的卡希尔很帅气,像是《骗中骗》时代的雷德福。

  “哦,谢谢,老爹。你继续穿你的录像店行头吧,我更喜欢雨果正装。”

  “你太肤浅了,所以当律师才这么出色。”

  “行了,准备好谈生意吗?”

  “当然。我认识这家伙。一等一的浑球,可惜胆小如鼠,所以应该没啥问题。”

  随便他怎么说,能完成交易就行。

  办公楼由几栋砂岩排屋合并而成,底层是好几个会议室套间。最大的一套位于前侧,拥有你需要的各种花哨玩意儿:投影仪、可收至天花板的银幕、DVD和录像带播放器、视频和音频会议系统、互联网、供便携电脑使用的无线网络和莲牌音响,冰箱里装着几瓶香槟(供签约庆祝之用)和许多啤酒(供深夜或凌晨磋商之用)。其他几套面积较小,设备较差,但仍旧属于业内先进的。

  接待员梅根无疑是你在前台能遇到的最好心、最爽朗的人,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在安排会议室的问题上跟她打马虎眼,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早上好,梅根。”卡希尔微笑道,“亲爱的,我们今天去哪儿?”

  “我订了最顶尖的那个,卡希尔先生,全是为了你。”

  “你啥时候肯叫我阿历克斯?”

  “等美国人再选一个布什进白宫吧,怎么样?”

  洛根笑着把卡希尔留在前台,自己去一层找克劳福德。克劳福德的办公室在大楼前侧,洛根在文件堆背后找到了他。克劳福德皱着眉头,看样子不太高兴。他的脸又长又窄,一头黑发松垮垮的,鼻子有些太大,皱眉让他这张脸更加突出,不怎么好看。

  “问个事,你估计那帮人啥时候会到?”洛根问。

  “不知道。你也了解他们。他们只会说,‘明天上午见’,然后就天晓得了。你忙吧,我会通知你的。祝你和那位疯伙计玩得开心。”

  洛根走进会议室,发现卡希尔正在玩投影仪的银幕。

  “我知道我说过了,但用这银幕播放动作大片绝对壮观。”

  洛根叫他别摆弄了,那东西很昂贵。

  二十分钟过后,对手现身了。律师是个四十来岁的老油条,头发梳得锃亮,系红色吊裤带。洛根不喜欢他,主要是因为发型。老油条的客户体形如熊,至少六英尺四英寸,双手堪比铁铲。即便如此,从他和卡希尔握手的样子,洛根还是看得出他缺乏底气。卡希尔则一直在咧嘴微笑。

  “你们的出价完全不可接受,简直是在侮辱人。”老油条的开场白是这句话。

  卡希尔站起来,伸个懒腰,胸口和双肩的肌肉险些崩破棉布马球衫。

  “去你妈的。”他咆哮道。

  天哪,这次他爆发得也未免太早了吧。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