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2

时间:2012-07-20 08:40   来源:中国台湾网

  朱团团是个有过离婚史的自由女人,自打那年辞职后,就没出去工作过,靠离婚得来的房产、金银珠宝、证券存折,以及父母留下的家产(当时姐姐朱桃桃主动放弃了应得的那一份),在京城里活得很滋润,很小资。

  六个月前,朱团团的一个女友请她出山,帮忙打理公司日常业务。女友近来迷上了一个大她十几岁的韩国整容师,三天两头去韩国找热乎,晒情感,献身子,已经五迷三道了,暂时无心顾及公司的业务。

  女友操持的是一家专做国内初中生与高中生出国求学的中介公司,小有背景,生源一直不错,就算女友这会儿无心恋事了也有老本可吃。然而,商人毕竟是商人,情恋之事再鬼迷心窍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陷在里面,等脑子稍一冷静下来,女友自然又会想到收入与支出的问题,家底不盘算不知薄厚,利润不打滚不成活钱,坐吃山空的结果,只能是稀里哗啦地破产。

  然而招呼什么样的人来当帮手这很关键,来人的素养气质、业务能力、判断水准、社交技巧、涉外常识,以及亲和力、拓展力等都得像回事儿才行,不小心弄个二五眼来干瞎了,经济上的损失是个事,最要命的是砸牌子,断后路。

  朱团团在女友眼里,是那种见过世面、反应机敏、悟性灵透,社交场上游刃有余,独立意识特别强的都市闲女,当然了,女友偶尔也还会说朱团团是个怪话连篇的超级怨妇。

  但女友要的是朱团团的能耐,朱团团的看家特长英语,那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过硬,想当年在单位里人称超级外语妹,译文对话都跟玩汉语似的。

  稍让女友心里不落稳的是朱团团身上的那股任性劲,看上你了,怎么都行,看不上你,对不起,扯不着,玩蛋去!曾在一次杂七杂八的饭局上,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一看就是个贪色的伪君子,装腔作势大谈女人身体哲学,再往深处说就是不同女人的不同身体哲学,一副体验多多心得满满的样子,听得在座的多数人都回到了中小学时代,真是大开眼界,由衷佩服,觉得这个老男人不仅身家数亿,研究女人身体上的学问,那也是一桶一桶地往外倾倒。那天女友崇拜加眩晕,找不着北了,差一点儿没认了这个董事长当干爹。只有朱团团和那个搞文化产业的中年男人不怎么把董事长的女人身体哲学当回事,朱团团懒散地靠在椅背上放松筋骨,搞文化产业的中年男人的心思则一直不在现场,低着头,不停地接发短信息,想必是正在下工夫钓哪条小金鱼呢。

  但凡懂女人的男人,一般都是只干不说,这位自觉高手的董事长,在朱团团看来就是那种擅长在嘴上玩大满贯的主儿,下半身击倒率高不到哪去,没多大实力。再说,朱团团这时也实在是听烦了,没心情陪他玩了,于是突然切话进来,直冲董事长发难,脸色尽管咄咄逼人,嘴上却是不紧不慢地说,对你们这些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大佬来说,女人身体哲学,不外乎就是你们在老婆以外的女人下半身,用你们那根不过零点几排量的小管道,吭哧吭哧超标排放尾气,我这样打比方还算通俗易懂吧?不会招您老啐吧?董事长在饭桌上大概从没见过这么生猛的硬茬儿,立马收口,满脸通红,晕头晕脑扫了大家一眼后,就再也没有开口,直到饭局收场,董事长也没精神过来。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女友就像是刚打了鸡血,兴奋地说,姐们儿你话如刀,句句切人,过瘾过瘾!不过刚才你要是把超标排放尾气说成超标劲射尾气,我想就更震撼了,丫董事长不晕倒才怪了呢!

  不过女友心里有数,朱团团在酒桌上放电收拾男人最狠的一次,并不是整董事长这一次。传说朱团团收拾高干子弟那次,够狠,够辣,够刺激,那次女友没在场,一些绝妙的折人细节,女友在事后找朱团团回放了一遍。

  那次高干子弟也是拿自己太当官几代了,牛哄哄随便放话圈城占地,发改委、中组部、商务部、住建部里的大事小情,似乎都在他的屁兜里揣着。那天一些人心里尽管不大得劲儿,但脸上也得哄着那家伙,此类人虽说不可依靠,但也没必要随便得罪,万一日后他哪泡尿浇到你头上,就算你不会伤风感冒,起码也得弄一身臊气吧,所以说,这会儿拿嘴捧个高,让人家往上蹿蹿就是了,不损失什么,无非是破费点儿时间,最不济就当看了场杂耍。坐在高干子弟对面的朱团团,当然也不买他的忽悠账。京城里这种半人半仙,吞什么都没够的家伙,过去她没少打交道,你抬他们,他们是爷,你摔他们,他们就嘴啃地,能出干货的主儿极少。

  这年头,但凡背景强硬的人物,谁会跑到你面前蹭吃蹭喝蹭面子?有钱有势的,都在法律真空地带逍遥呢,平时你连那些人的一个屁味也闻不着。但那天朱团团也不知怎么的心气格外不顺,就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逢场作戏哄高干子弟玩,她瞅准一个机会,脸色诡秘地从手机里调出一个段子,拿起桌上高干子弟那会儿给的名片,输了高干子弟的手机号,把段子发了出去。

  高干子弟的手机就在酒桌上,一响他就拿起来了。看过进来的信息,高干子弟像是有第六感一样,瞟了朱团团一眼,朱团团顺眼一迎,给了高干子弟一个轻微的点头,高干子弟就心领神会了。工夫不大,朱团团的手机就出声了。不多时,高干子弟的手机又响了……一来二去,两部手机的游戏引起了酒桌上一些人的注意,目光纷纷去朱团团与高干子弟脸上找破绽,直到高干子弟紧拧眉头,脸色异常难看了,桌子上的人自然也就明白了,朱团团肯定是用短信息把高干子弟怎么着了。

  朱团团发给高干子弟的段子是——一高干子弟,见到一个与自己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沉吟良久问,你母亲以前是不是在干休所工作?答:没有,但我父亲给首长当过秘书。高干子弟来信问,这段子牛吗?朱团团回复,猛牛,再好好看看。高干子弟回信道,猛牛?朱团团回复,三遍不识,就没什么好玩的了。高干子弟回信道,小婊子!朱团团回复,别稀松,不用你立牌坊。高干子弟回信道,靠,没这么玩人的,能把人玩休克了。朱团团回复,没那么血腥,大不了玩你个阳痿。高干子弟回信道,姐,你狠到家了;姐,你太上劲了;姐,我现在想干你!朱团团回复,家伙够长你就伸过来。高干子弟回信道,操,折你手里了,姐,下来给你电话,请你吃饭,认你这姐了!朱团团回复,听话,姐不会亏待你。高干子弟回信道,磕头了,姐!

  女友得知朱团团那天死磕高干子弟的内情后,情绪一下子就亢奋了,伸出大拇指说,你丫太帅,把丫磕残废了,团团我跟你讲,等哪天我发大发了,就在两片嘴唇上镶满钻石,给你来个史无前例的钻石吻。

  女友看准了朱团团,她身上的那点儿小毛病,不妨碍她施展大本事,况且她看出来朱团团每次修理男人时,还是很讲究拿捏分寸的,痛中有痒,嘴狠心不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一棍子把人打死。玩出滋味,玩出感觉,就算是品尝到了玩一玩的快感,或是娱乐的刺激。

  朱团团不白给,女友想这样的姐妹不能让她游手好闲,得让她转动起来,有乐同乐,有财同发!

  朱团团一开始溜边,她不想出来做事,怎奈女友死活盯上了她,请吃饭,请K歌,请美容,请养生,请旅游,软磨硬泡,愣是把这辈子就想玩清闲、玩自由的朱团团拽进了她的公司,做了主事的经理,年薪二十万。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