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卷 1---3章节

时间:2012-05-16 10:51   来源:中国台湾网

  罗特戈特古卷

  本卷介绍:如果耶稣之死只是一场骗局……

  1

  照片上,一具死尸四肢伸开,躺在楼梯口。照片镶了边,精度很高,似乎没人注意到其中最有趣的东西,但这丝毫没有引起肯尼迪的兴趣。

  她再次合上文件夹,将它推向桌子对面。里面已经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了。“我不想接这个案子。”她说道。

  坐在她对面的总探长萨默希耸了耸肩:这个动作表达的意思是人生总有潮起潮落。“肯尼迪,我没有别的人选可以跟进这个案子了,”他以一个理智之人在处理当务之急的口吻对她诉说,“整个部门的人都派出去了。你是最闲的人了。”还有一句话,他想说还没说出口:你明白为什么苦差事总是落在你头上,你也明白要结束这种情况该怎么做。

  “好吧,”肯尼迪说,“我很空闲,那就让我去追查拉特纳和邓宁的案子,就是别给我个无头案,让它一直待在我的日程表上,直到我的末日来临。”萨默希甚至懒得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如果这不是谋杀,”他说,“那就结案。只要你能找到铁证,我就调你回来。”“案发已经三个星期了,要我怎么找?”肯尼迪尖刻地反驳道。她眼看着渐渐落败。萨默希早已打定主意了。不过,她没打算轻易地向这个老杂毛服软。“没人去案发现场调查过。没人动过现场的尸体。我们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从当地警局找人拍了几张照片。”“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尸检报告,”萨默希说,“伦敦北部的实验室带回许多疑问,尚无定论。这些足以重新启动这个案子——也极有可能给你提供一些新的头绪。”他把文件推还给她,态度决绝。

  “要是没人觉得蹊跷,怎么会进行尸检呢?”肯尼迪当真有点糊涂了。这案子怎么会到了咱们手里?萨默希闭上双眼,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文件。他疲惫地皱了皱眉,显然只是希望肯尼迪能拿回文件,别浪费他整个上午的时间。“死者有个妹妹,是她强烈要求的。现在她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份死因不详的裁决,这表示其中有无数惊心动魄的可能。老实说,我们眼下也别无选择。因为我们草草地以意外死亡结案,而且在被要求尸检时又推三阻四,这么一来我们显得很被动。因此,我们只能重新调查这个案子,走个过场,直到以下两种情况中的一种发生:要么我们调查出这个家伙的真实死因,要么我们最终碰了壁,那样就能心安理得地说我们尽力了。”“可哪一种情况都要花上很长时间。”肯尼迪尖锐地指出。这是一个典型的黑洞。一个案子在前期没有进行足够的准备工作,就意味着你得为之后的一切——从法医鉴定到证人证词——忙个精疲力竭。

  “没错,的确如此。肯尼迪,我们得乐观点儿。你也得适应一个新搭档。他是个年轻探员,刚刚加入部门工作,对你一无所知。他叫克里斯?哈珀,通过总部直接从圣约翰林调来的。别待他太严厉了,好吗?人家比较习惯纽考特街的文明办案方式。”肯尼迪刚张开嘴,却欲言又止。说什么也没用。事实上,从某个层面上看,你还不得不佩服他们把栽赃嫁祸干得天衣无缝。某个人漂亮地干砸了锅,草率地结了案,而后又因为种种证据而惹出了麻烦,于是乎,这一团乱麻就得转手交给部门中最有牺牲精神的探员和一个从其他地区专门抽调来解决此事的炮灰。没有伤害,没有犯规。不过要是真捅了篓子,重要人物就不会填刀头。

  肯尼迪暗暗地咒骂了一句,便向门口走去。萨默希背靠椅子,双手抱着后脑勺,目送着她撤退。“肯尼迪,要留活口。”他有气无力地提醒她。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肯尼迪看见了一份来自小组(打算周五前让她滚蛋)的最新礼物。这是一只被不锈钢捕鼠夹夹住的死老鼠,放在桌面一堆文件上。七八个探员正貌似随意地围坐在“陷阱”边上偷偷地观察,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她如何反应。房间里充满了一股压抑的兴奋,可想而知,大概有人为此下了赌注。

  过去,肯尼迪一直默默地忍受一些轻微的骚扰,可当她低头瞥见这具柔软的小尸体——颈毛上的血已经凝结发硬,喉管被钉在带饵的尖钩上时,她立刻意识到。她自己一味地忍气吞声是不可能让骚扰停止的。这一点她早就料到了。

  那么该怎么办呢?她想了好几个对策,终于找到一个至少是最直接的办法。她拿起捕鼠夹,由于弹簧很紧,她费了点力气才将夹子松开。随着轻轻扑通的一声,老鼠掉在了她的桌上。她将捕鼠夹扔在一旁,身后传来了咔嗒一声响,又捡起尸体——她没有小心翼翼地捏着老鼠尾巴,而是牢牢地抓在手里。它的身体冰冷,比四周的环境还冷。有人把它藏在冰箱里,一直期待这一刻的到来。肯尼迪四下环顾。

  科姆斯。并非因为他是带头人,这次行动倒不是他故意策划的。但在众多想要肯尼迪的日子不好过的警官当中,科姆斯最爱瞎吵吵,而且资格最老。因此,在这方面,他决不会落于人后。肯尼迪穿过办公桌,将死老鼠扔在他的裆部。科姆斯猛地一起身,以至于椅子向后滑去。那老鼠掉在了地上。

  “老天啊!”他嚷道。

  “别装了,”肯尼迪对着稍显震惊的一片寂静说道,“科姆斯,大男孩们是不会让妈妈这么做的。你本应该一直穿着警服,直到你的阴囊下垂。哈珀,你同意吧。”她甚至不太确定哈珀在那儿,更不清楚他的表情如何。但正当她要走开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男人从座位上起身,离开这群人。

  “婊子。”科姆斯怒不可遏地向她吼道。

  她的血液在沸腾,不过她只是咯咯一笑,让众人都听到这笑声。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