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连载一:这场冷战我打定了

时间:2013-01-06 10:53   来源:中国台湾网

  连载一:这场冷战我打定了(1500字)

  同居之后,从不看书的女人是不是很恐怖?

  徐世炜坐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书,眼睛有意无意地瞄着林若兰。她刚洗过澡,坐在梳妆台前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穿着天蓝色的浴袍,隆起的小腹使她看起来像一只笨熊。

  粗略算起来,林若兰怀孕差不多六个月了,徐世炜总是不提领结婚证的事,而林若兰看起来也并不着急,连些微的暗示都没有。她越是风轻云淡,他反而越有些兵荒马乱。

  有人说,人跟人之间有一种能量的传递,也就是所谓的磁场。这种磁场在不停地运转着,使得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影响着身边的人,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对于喜欢看书的徐世炜来说,林若兰丝毫没能近到他的赤,他根本就没能发挥什么影响。她一直是手不沾书,无论他多么努力地不动声色地感化,她就像喷了一吨的发胶般顽固。

  林若兰在镜子前自言自语:“过几天我就要把这长发剪掉了,真可惜,留了好多年了。”

  徐世炜装着没听到,也不接话茬。

  因为自从她怀孕而被迫继续同居后,他们之间可说的话越来越少。两个人的距离近了,身上的缺点被无限放大,突然之间,她变得很陌生,他这才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共同话题。

  他喜欢旅游、文学与财经,而她呢,除了看那些庸俗、无趣的情感电视节目外,就是浑浑噩噩地活着,虽然她读过大学、留过洋,还是一家外企的中国区市场总监。

  她还爱吃。在怀孕前,她把吃东西当成缓解压力的手段;怀孕后,她不得不吃。

  有次他说:“林若兰,我怎么发现你除了吃以外,没别的爱好呢?”

  林若兰当时正在啃猪蹄,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把猪蹄放下,从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慢悠悠把嘴擦干净,皱着眉头质问道:“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吃货吗?”

  他心里偷着乐,嘴上连忙说:“没有,我只是觉得我还不太了解你。”

  她想了想,也就没再追究,继续啃她的猪蹄。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觉得自己对女人的想象被她毁了,对生活的憧憬也随之被她毁了。

  平时在家里时,两个人各有各的忙:他书不离手,她眼不离电视;他上网查旅行路线,她就去菜市场买一大堆食材拎回家,锅碗瓢盆叮当响,自己做了自己吃。

  徐世炜在心里想:林若兰,我就跟你耗,看谁耗得过谁!

  林若兰也想:徐世炜,这场冷战我打定了,只有一个男人像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才能像一个女人,想让我乖乖向你臣服,摇着尾巴向你乞怜温柔,没门儿!

  她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在椅背上,被他用余光看到了,他心里恶狠狠地在骂她,为什么不能把它放回淋浴间内,屋子已经够乱的了,自己从不收拾,还到处乱放东西!

  虽然对她有着越来越多的不满,在情绪上积压了越来越多的烦躁,但他从来不说出来,他是一个有教养的男人,知道顾及女人的自尊,更知道保持自己的风度。

  林若兰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里,看了一眼徐世炜,他像是在认真地看书。她把腿从被窝里伸出来,指着小腿说:“世炜,你看,我的胎记长在小腿上,你身上有胎记吗?”

  “没有。”他眼不离书,心里在嘀咕着:赶紧睡吧,别打扰我了。

  “有人说,身上的胎记是上辈子死时的伤口,现在想想,发现还是挺有道理的。我觉得我上辈子应该是一个动物,被猎人打了一枪,就打在了腿上。看,这就是伤口,然后,被一个好心人救了,但也没逃厄运,你应该就是上辈子救我的那个好心人,这辈子我是来报恩的。”

  徐世炜道:“你可以当作家了。”徐世炜心想:这分明就像是在报仇的。

  “我的生活比小说里的惊心动魄多了。”林若兰抚摸着小腹,深深地叹了口气。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一旦不如意时,就会觉得单单是自己委屈。

  徐世炜把书放在床头柜上,下床换了套衣服,拿起外套就出门了。她总是有能力把他搞得心烦意乱,而他看在孩子的分上,不想跟她争吵。她就那样看着他出去,连个招呼也没有,她抬头看了看钟表,11点32分,夜生活才刚开始,她知道他是去酒吧了。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