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百花之首,万源之母

时间:2013-06-19 10: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王敷有《茶酒论》一文,茶与酒竟相自夸了半天,胜负未分之际,旁听的水杀将而出,一招完胜。

  茶对酒说,我乃“百草之首,万木之花,贵之取蕊,重之摘芽,呼之茗草,号之作茶。贡五侯宅,奉帝王家,时新献入,一世荣华,自然尊贵,何用论夸!”

  酒对茶说:“可笑词说!自古至今,茶贱酒贵;单醪投河,三军告醉。君王饮之,叫呼万岁;群臣饮之,赐卿无畏,和死定生;神明歆气,酒食向人;终无恶意,有酒有令,仁义礼智。自合称尊,何劳比类!”

  水谓茶酒曰:“阿你两个,何用忿忿?阿谁许你,各拟论功!

  言词相毁,道西说东,人生四大,地水火风。茶不得水,作何相貌?酒不得水,作甚形容?米麹干吃,损人肠胃,茶片干吃,只砺破喉咙,万物须水,五谷之宗。上应乾象,下顺吉凶。江河淮济,有我即通。亦能漂荡天地,亦能涸煞鱼龙,尧时九年灾迹,只缘我在其中,感得天下亲奉,万姓依从,犹自不说能圣,两个何用争功?从今以后,切须和同,酒店发富,茶坊不穷,长为兄弟,须得始终。若人读之一本,永世不害酒癫茶疯。”

  好一句“茶不得水,作何相貌?

  酒不得水,作甚形容”,其实放眼万物,又有什么东西能离开水?

  区别只是,依水活命,那是生存;用水调情,唤作生活。生活讲品质,拼体质,不同性情与不同地方的人,选择不同的杯中之物。

  茶酒相伴的历史,在中国经历了数朝数代,今天还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咖啡、可乐以及水衍生产品的相继发力,都使这个时代置身于无处不在的品饮氛围中。

  喝果汁就一定比吃水果好吗?当然不是。喝饮料就一定比喝水好吗?当然也不是。真正令人有兴趣的是,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就好比我们进入电影院,会抱着大袋毫无营养的爆米花猛吃猛啃,抱着大瓶可乐猛灌,在这 里,你没有第二个可替代的选择。美国电影院,可乐和爆米花是最暴利的产品。

  水果变成果汁,是因为有幼齿与没牙者存在,要他们远离刀刃,还要照顾他们的牙齿,同时,也要他们远离沸腾之水。需要被关照的自然不只是儿童与老人,一杯果汁的关怀价格都被计算到了店员的服务费之中,深处消费年代,关照演化成了一种服务文化,“哈鲜族”应景而生。生活无味,加点料;喝水无味,再多加点料。动手之间,饮料从概念上取代了水。

  但就因为多了一点料,水与酒、茶呈现出来的价值迥异。

  秦穆公讨伐晋国时,来到河边,他打算用酒犒劳将士,以鼓舞军心,但酒醪却仅有一盅。有人建议,即使只有一粒米,投入河中酿酒,也可使大家分享,于是秦穆公将这一盅酒倒入河中,三军饮后都醉了。

  勾践在伐吴国前,越中父老献上美酒,勾践将酒倒在河的上游,与将士一起迎流共饮,士气为之大振。

  茶叶只在中国南方才有,在晚清之前,一度有着万国来求的盛况。中原王朝与少数民族之间的茶马互市正基于此,茶马古道也成形于此,与英国、美国的海上贸易也因茶而兴。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