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03/第三节 热带雨林,难以名状的奇特世界

时间:2014-08-08 11:26   来源:中国台湾网

  宝石蓝的蓝闪蝶在翩翩地飞来飞去;精灵般的蜂鸟簌簌地从身边飞来掠去;忽然出现一双大眼睛,原来是翠绿的藤蛇从树上探下光亮的脑袋……

  [附生植物]

  第二天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快速吃罢早饭,由戴斯牟带队,我们每人携带一个随身的行囊,朝努里格生态站的方向进发。中转站只留下维牟一个人,以便将物品搬到直升机降落的空地附近,直升机将会前来运送物品。

  第一次步入雨林,感觉这真是一个难以名状的奇特世界。

  潮湿的空气夹杂着浓郁的泥土味,使人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弯绕盘曲的葛藤爬满了粗粗细细、高高矮矮的树,让人辨不出东南西北。站在五六十米甚至更高的大树下,感觉自己真的是很渺小。

  地上铺满了落叶,随便行走一下,仿佛是踏在厚厚的海绵上。纵横交错的树根暴露在地面之上,盘根错节,千姿百态,更增加了神秘莫测的气氛。其中有一些树的主干基部具有外露土面的板状根,它们是由粗大的侧根发育而来,构成扁平的三角形的板,有的高达三四米,颇为壮观。

  [第一扇门]

  开始时,我们5个人还有说有笑。没走上几十分钟,我们来自不同国家的4个城里人便开始浑身冒汗,话也越来越少,能量都集中在腿脚上了!此刻,只剩下戴斯牟最活跃,他似乎永远都不知什么是疲倦,不停地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有语言的,也有动作的。

  有一条硕大的藤像个吊环一样从树上垂下来,拦在路上,等别人都慢慢地从旁边绕过去,戴斯牟才轻轻一推,径直地走过来,并且告诉大家,这是通往努里格的“第一扇门”。

  一棵大树的树皮颜色有些怪异,他走过去用砍刀剥下内层的一块,告诉我们肚子疼的时候可以嚼一嚼。我放在嘴里一尝,苦不堪言。不知别人怎么想,我可是宁可肚子疼也不愿意嚼这么苦的东西。

  除了我们几个行人的脚步声,周围的世界静得出奇,偶尔一连串悠扬清脆的鸟鸣更增添了几丝幽寂。

  不过,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到处是生机:宝石蓝的蓝闪蝶在翩翩地飞来飞去;精灵般的蜂鸟簌簌地从身边飞来掠去;忽然出现一双大眼睛,原来是翠绿的藤蛇从树上探下光亮的脑袋;更令人诧异的是一片“枯树叶”在地面上蹦来跳去,原来是角蟾在捕捉小猎物;还有一种细长的褐色蜥蜴,不时地从落叶中蹿出来,奔跑一段,又忽地停下,急速消失在枯叶下。

编辑:王楠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