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章 你最大的财富是鼻子下面的嘴

时间:2011-11-16 14:25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厌倦了无效抱怨,我得想些新办法。” 

  ——梅尔文·乌戴尔,《尽善尽美》    

  公寓外的钻机声停止几天后,我和朋友比尔吃午餐,庆祝他晋升为他公司的合伙人。所有人都说,他的晋升速度简直是一日千里,他野心勃勃、能力超群,还有极高的职业道德,未来肯定一片光明,这一点毋庸置疑。总之,三十出头的他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年轻人,前途大好。聊完他的工作和需要承担的新责任之后,我问他,他买给自己的升职礼物,那台五十英寸等离子电视是不是给他带来了无边的享受。 

  他瞬间情绪大变,皱着眉,咬着牙,双手紧抓着餐具,指关节都因此变白了。我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过去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比尔动怒,不管他遇到什么生气的事情。我忙问他到底是怎么了。 

  “有线公司烂透了!” 比尔愤愤地说,“他们的新高清机顶盒一直出故障,把一切都搞砸了!”比尔的声音虽不大,但语气激烈。一位正端着水壶朝我们走来的服务生就像舞蹈演员一样快速轻盈地转身,直接走回厨房。 

  “系统隔几天就崩溃一次,我就得打电话给有线公司的人,让他们来维修。”他解释说,“你知道给他们打电话,处理自动应答菜单、等人接电话、还得说清楚我是谁住在什么地方得花多少时间。之后,还得待在家里等着维修工上门来。他们来了,随便捣鼓两下,根本就没有彻底修好。的确,他们走的时候一切还运作正常,可是一个钟头之后,问题就又犯了。我必须得再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已经来过两次了,可还是老样子。” 

  “那你怎么处理的?” 

  “我干什么都没有用。我都不看电视了,太闹心了!” 

  我记得几个月前比尔刚买回新电视机时有多兴奋。为了买那台电视,他花了好几千美元,之后又花了好几百块把它挂到墙上去,弄成电影屏幕的感觉。我示意服务生给我们添水,然后又开始和比尔交谈。我建议他继续投诉。 

  “我跟你说过了,我干什么都没有用!”比尔继续说,“给他们的技工打电话一点用都没有,显然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修。”服务员迟疑地走到我们桌子边,匆匆忙忙地给我倒了半杯水之后转身就跑了。 

  “他们目前没有能力修,”我打断他说,“但是你可以找技术部的主管谈谈,他们通常都更精通……” 

  “技术人员都来过两次了!根本没用!那些人根本不上心!” 

  比尔最后的这句话带着分明的锋利,仿佛是想刺激我去挑战他的论断。但我决定还是学那个服务生的做法,偃旗息鼓,换个话题。 

  很显然,比尔是个无能的抱怨者,但更为糟糕的是,他确信自己已无法通过抱怨投诉解决问题,他认为这么做,只会给他惹来更多生气的事儿。当然,比尔也为他的不作为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首先,他的消极态度使他无法享受宽屏电视机带来的乐趣。我见过他的电视机刚安装好还没出故障的时候,画质清晰,音效极佳,更别提图像的大小了,真正是一大享受。但是后来,在比尔极偶尔地看电视的时候,他始终提心吊胆,害怕会突然发生故障,根本谈不上什么享受。而原来,比尔对他的那台小得多却没有故障的液晶电视总是相当满意。他没能有效抱怨,意味着他用来购买和安装这台不能观看的电视的大笔钱全都白费了。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