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富贵气质病

时间:2012-06-20 20:0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就在这种“富贵”的气质中,有两种现象开始出现。其一,有人愈发地狂妄,狂妄得成为我们过去痛恨的人。其二,有人反思:既然我们的祖先那么牛,那为什么后来衰落了呢?因此,便有人四处寻找造成衰落的原因。

  就在这时,一些外国人恰逢其时地向中国人介绍说:哎呀,其实你们中国人一直很发达、很富裕呢。鸦片战争之前,你们的国民生产总值还是世界第一呢!比现在的世界第一强国还要强大。特别是明朝,你们是白银帝国呀!全世界的白银最少有三分之一都是你们中国的,全欧洲乃至全世界其他国家总计的财富都不如中国。

  国内的一些学者也纷纷出来,向人们说:中国人曾经很富裕。这很像股市,熊市的时候炒股专家们集体噤声,牛市鼎盛之时牛头马面一个个争先涌现一样。

  其实,这有什么意义呢?上述言论确实非常正确。然而,它却无法掩盖住一个事实:如此富裕、强大的一个帝国,即使当时整个欧洲联合起来,都没有中国富裕,也不如中国的军事实力强大。但其结果呢?在一次大规模的自然灾害下,在几个农民和落第秀才的鼓动下,明帝国被轻而易举地打垮了。

  如果不把这种病态的“富贵气质”拿出来晒一晒,经常阅读历史的中国人难保不再次误入歧途。我们中国人经常写历史、看历史,但似乎这么丰富的历史资源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

  晚明成为白银帝国、世界第一没有任何可炫耀的

  晚明的白银帝国现象,是一种虚假的繁荣。中国封建社会的几个大朝代,如两汉、隋、唐、明、清,以经济实力论皆居世界前列甚至第一。在农业社会,只要在长期的和平环境下有一个智力中等的皇帝治理,像中国这样土地尚算够用的国家,兴旺发达很正常。

  中国在农耕社会,和平时间一长,人口自然就会急速上升。在明代之前,从整个世界范围看,和平时期人口多,其国民生产总值自然就会高,两汉、隋、唐、北宋、明、清就属于这种情况。

  相反,中欧在历史上的相当长时间内,因为战乱比较多,国家小,人口少,农业技术、科学技术、文化水平等较之中国又都不发达,自然会长期落后于中国。

  但明朝相较其他朝代的特殊性在于:人口的扩张带动了农业技术、农业工程水平大幅度的提高,而贫穷地区百姓经商、走私现象较为普遍,使得明朝后期经济产生了高度泡沫化现象。

  晚明败亡的商人、官僚商人因素

  商人势力在晚明达到了中国历史上的最高峰,尽管历史上有过陶朱公、吕不韦等大商人影响国家甚至历史进程的案例,但他们仅仅是作为个体存在,还没有对中国整体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但到了中唐以后开始有了变化,特别是南宋,商人的势力已经到了影响中国经济的地步。元朝商人的地位同样非常重要。到了明代中后期,商品经济更是达到了新的高度。商人不但开始影响中国经济,更是开始全面影响中国的政治、军事、文化乃至民众的日常生活。

  但是,尽管商品经济的繁荣与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非常喜人,却对政权的稳定造成了许多问题。例如:基本由商人控制的晚明政权,使得传统的民族大义、忠君爱国等思想缺失,从而让崇祯皇帝怒道:居官有同贸易。

  又如,朱元璋父子在明初创建的非常发达的救灾体系(今日我们能看到的救灾方式在明代几乎都能找到),到了明代中后期政府由于财政危机而无力救灾,以至于要依靠海盗政商合一的郑芝龙家族。

  白银帝国下的商人、商品经济,没有继续向资本主义前进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是因为商人作为那个时期新兴的权力阶层,时代给予它的时间太短了。在短时间内,没有形成统一的商人思维,而商人的所作所为并没有改变“暴发户”的宿命,他们不但没有促进国家的强大反而拆了国家的台。于是导致了商品经济越发达,对国家的危害就越大,这是明朝给我们的一点启示。

  同时,明代商人的上层,也是规模最大的商人集团,即官僚商人,他们在前述的破坏力中居主体地位,在明朝被推翻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更是卑劣至极。那种认为官僚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保国的说法十分幼稚。

  明亡于什么

  与此相反,在白银帝国下的下层民众生活反而不如明代中前期。商品经济是随着明政权日渐衰落而发达起来的,最终,却随着明朝一起灭亡。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晚明经济的泡沫化,这种经济的特点是:东部沿海地区高度发达,中西部内陆地区贫困落后。

  东部沿海地区、盐茶产区的走私经济猖獗,中西部内陆地区盐茶马贸易始终处在国家的高度垄断下,在权力阶层享受既得利益所带来的好处的同时却让大部分民众品尝着悲苦。东部沿海地区,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的走私集团,与倭寇、地方富商富户、朝廷官员相勾结,致使倭寇百年难以被剿灭。许许多多的抗倭英雄,都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抓入牢中,甚至有些二品大员都不得不以自杀进行抗争,提督朱纨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东部沿海地区城市消费严重畸形,以色情业为代表的娱乐业高度发达。说句难听的话,明帝国中后期男妓女妓遍布中华,就是在偏远的内陆省份,村妓都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着。由此,导致全国范围内的奢靡之风泛滥,加上商人势力的推波助澜,使得明朝终亡于享乐。

  关于明帝国在经济和军事实力如此强大的情况下,为何突然在几十年内崩溃了,学者们有不同的观点,例如货币政策失败论、与欧洲进行国际贸易战失败论、宏观经济政策调控失败论,以及气候导致灾害频仍论、瘟疫败国论等。其实,明朝的败亡,并不是单一因素造成的,而是在上述原因,以及商人的负面作用、吏治腐败、贫富差距悬殊等综合因素影响下出现的结果。

  明代给予我们最重要的启示,不在于经济有多么强大,而在于部分地区的经济强大、部分人的富有,为何没有转化成全方位的强大和富有。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脚踏实地地探讨其中的原因,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这是我们读史的根本目的。

  白银帝国的形成必须要有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在需求方面,明帝国商业的发达,催生出了官僚商人和走私商人两大商人势力。在他们和传统统治阶层的共同享乐化消费倾向下,明朝中后期出现了全国性的享乐化消费,因此造成了对白银的巨大需求,这便构成了前三章的主体内容。

  第一、二章主要介绍了官僚商人和走私商人势力的增长。因为明政府希望垄断商业利益,这便使得一些政府行为的背后有了官僚商人的影子,例如王崇古、张四维等老晋商的崛起。

  第四章则主要谈及了货币供给以及白银帝国的正式形成。明帝国并不承认白银的法定货币地位,这便与民间的巨大需求产生了矛盾。因此,这就需要政府在经济政策特别是税收政策上予以最终承认,这便使一条鞭法的出现成为必然。

  经过四章的阐述,白银帝国是如何形成的已经跃然纸上,读者也将从中读出笔者对白银帝国的批评。在当今史学界,绝大部分专家学者都对白银帝国持正面评价,只有少部分专家学者对其提出批评,而这部书的批评算得上是最系统、措词最严厉的了。

  因为,在笔者看来:白银帝国形成后,全民性的享乐主义造成绝大部分白银流入权力阶层、走私集团和官僚商人集团的私囊中,明中央政府以及广大中小商人和百姓其实并没有多少白银。明帝国一些行业的兴盛,特别是娱乐业的兴盛,所托起的阶层则是上述集团及其帮闲者,与广大百姓无关。明帝国亡于“白银”是笔者写作本书的主体思想。

  作为当时世界上的唯一超级大国,无论经济、军事,还是科技文化都远远强于世界其他 国家。然而,晚明却在最强大的时候灭亡了,人们应该惊讶,但又不应该惊讶。因为,白银帝国的虚假繁荣掩盖了一切灭亡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有两点。

  其一,白银帝国造成吏治腐败和社会风气奢靡,官员插手经济领域,将官场变成商场,这一现象成为中国历史上的唯一。

  其二,白银帝国造成中央没钱,帝国政府在应对自然灾害、瘟疫、农民起义等问题时,没有财力支持,朱元璋所创立的非常先进的救灾体系,甚至整个荒政政策(包括救灾体系、预防体系、灾后救援)完全失效。

  历来对于明帝国衰亡的原因有许多种说法,其实,晚明败亡的直接原因在于白银帝国的光环掩盖了诸多乱政问题,这些问题在第五章进行了重点分析。

  第六章是在本书完成后,在各位师长、朋友、部分提前阅读草稿的读者的提醒下新增的章节。侧重描述了商业与贸易方面的政策的出台过程及权力斗争,以及对百姓的影响,但对于农业经济中的权力斗争及影响涉及非常少。所以,仓促间补写的第六章并没有按照“评书体”去写。

  俗话说得好,“要致富先修路”,朱元璋自开国以来,便对交通问题极为重视。有的朋友认为:交通等基础建设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已经成为共识,没有必要进行具体阐述。然而,在历史上,这一点并非被许多人认可,例如非常著名的晚清洋务运动。洋务企业的产品之所以难以盈利,其重要原因就在于交通问题。在这点上,晚清统治者比朱氏父子差得太远了。

  在尚未完成统一之时,朱元璋便对全国的道路系统、邮政快递系统进行了全盘规划。道路系统使得长途运输、短程贩卖成为可能,货物也由小商品变成了大宗商品。邮政快递系统无疑使信息交流变得快捷,在保证边关信息传送、政令传达、民间书信往来的同时,更使得商人间的商业信息交流有了长足进展。

  交通的发达,促进了贸易和商人的迅速成长。然而,由于建国初,朱元璋希望最大化地保障军事供给,因此,在各方面都加大了政府管控,商业也不例外。尽管实力有限,明初政府仍然对两件最重要的商品,即茶叶和盐的运输、销售地区和销售价格作了统一调控。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商人的需要,却没有彻底解决走私问题,从而使得明代陆路走私极为猖獗。在这背后,隐藏着明政府妄图垄断商业利润的企图,而正是这种企图使得走私问题伴随了整个明朝历史。

  在陆路贸易发展的同时,明代的海路贸易也断断续续地进行着。到了明代后期,随着葡萄牙在南美殖民地的白银大量进入中国,中国的商品经济初步发展起来。然而,随着与北方最大的敌人蒙古修好,明帝国再次忽略了海路贸易。由此,中国丧失了一次成为海上贸易大国的绝佳机会。

  第一章帝国前奏

  猫鼠游戏中的走私与反走私

  第一回 明代九成的商业税进了谁的口袋

  明代四通八达的交通,使商品贸易获得了极大的发展,例如,以北京为中心修建了六条交通干线。它们分别是:京辽线(北京通州到辽宁沈阳、开原)、保成线(河北保定到四川成都)、保桂线(河北保定到广西桂林)、郑昆线(河南郑州到云南昆明)、德广线(山东德州到广东广州)、德福线(山东德州到福建福州),而以南京为中心同样修建了六条交通干线。

  交通干线将整个中国连在了一起,而水路交通的发展同样不容小觑。自朱元璋统一中国之后,便大力开河、修整河道,特别是对京杭大运河的利用更是被认为是历代最充分的。在公路、水路交通大发展下,中国的商品经济迅速发展起来。

  然而,统治者希望借着专卖这一形式垄断利益,由此便迫使各种走私现象大范围出现。当朱元璋铁腕父子相继去世后,明代皇帝们面对走私更是手足无措,从而使国家税收大量流失。在流失中,老晋商、徽商、粤商等相继崛起。可它们的出现非但没有使走私问题得到解决,反而使得问题越来越复杂化。

  因为历史上投资渠道较少,诸如股票、期货、重工业等投资方向都没有,因此,盐茶丝绸等商品走私便成为首选。可以说,明代发达的交通使它成为当时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同时,又埋下了日后落败的隐患。成也交通,败也交通!对于交通建设,朱元璋可谓是不遗余力,还发生过一个为了修路而杀开国功臣的故事。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