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以茶驭番

时间:2012-06-20 19:59   来源:中国台湾网

  美国人为了茶叶而打仗

  美国独立战争打响造反第一枪的就是“茶叶党”党徒。1775年4月18日英军在波士顿开始镇压,“茶叶党”领导人之一保罗?里维尔,在晚上10点骑马狂奔向各地报信,高呼:“红衣英军来了,红衣英军来了!”。为此,他被称为“午夜骑士”。

  1773年,为了抗议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征收巨额茶税(每磅三便士),波士顿人假扮荷兰人将英国的三艘运茶船占领,最后将342箱茶叶倒入海中。这就是著名的“茶叶党”的由来,同时也是美国人造反的开始。而到了2009年,美国人为了反对奥巴马的房屋救济贷款政策,由国家广播公司电视节目主持人桑特利倡议成立了“新茶叶党”。2012年美国大选中谁能够获得胜利,“新茶叶党”的支持与否竟然成了决定性力量,茶党女领袖米歇尔?巴克曼甚至成为共和党内总统候选人预选最拉风的人选。

  茶叶自汉代开始便进入人们的生活,到了明代,饮茶方式、茶类更加丰富。在明代以前,人们一般喝团茶。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朱元璋下令废团茶兴散茶。花茶、乌龙茶也在明代出现,从而形成了今日绿茶、红茶、花茶、乌龙茶、普洱茶等类型。

  茶叶在15世纪末16世纪初传入葡萄牙,由此开始了欧洲人喝茶的历史。1622年因为英国凯瑟琳女王只饮红茶而拒绝喝酒,而使得英法两国发生了间谍案。结果,法国间谍发现,女王喝的原来是中国茶。后金、蒙古也因为茶叶多次与明朝发生战争。

  茶叶既然可以影响国际局势,也就可以影响国内局势。在国内,有一条著名的交通线,名字叫做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有两条。一条是滇藏道,起自云南西部洱海一代的产茶区,经丽江、中甸、德钦、芒康、察雅到昌都、卫藏。另一条是川藏道,自雅安一带的产茶区进入康定后分为两条:北线从康定向北,经过道孚、炉霍、甘孜、德格、江达、昌都(川藏公路北线),进入卫藏地区;南线则从康定向南,经雅江、理塘、巴塘、芒康、左贡、昌都(川藏公路南线),进入卫藏地区。

  除了两条主干线外,还有若干支线,例如“唐藏古道”(今天的青藏线)等。茶马古道促进了汉藏交流,加深了两个民族的兄弟情谊。例如一首山歌唱道:山上住的是藏人,山下住的是汉人;虽然住处各是各的,但每天生活在一起。

  在贸易过程中,为了解决茶的运输问题,也实行了“招商中茶”制度。

  当然,招商运输茶叶的这种形式只是作为附属现象出现。这些茶或者给予盐引等其他商品售卖权,或者有一部可以允许在茶马贸易中进行售卖。

  对于贸易的另一方——西北藏民,朱元璋要求:三千户每三户出马一匹,四千户则每四户出马一匹。马匹的进贡与赏赐同时进行,由政府定价,物物交易。在边贸市场,无论是交易物品的种类、数量,还是交易时间、地点,乃至进行交易的对象都由明政府规定。

  明初茶马贸易的规模,我们可以从洪武四年(1371年)户部的上书中略窥一二:陕西诸县茶园45顷,茶树86万株。四川238万株。规定茶税十取一。无主茶园命令军士进行种植,茶税十取其八。由此,茶税所得为陕西2.6万斤,四川100万斤。

  第二年,朱元璋在秦州(后改为西宁茶马司)、河州、洮州设置了茶马司,专门负责茶马贸易。茶马司设有司令、司丞各一人。洪武十五年(1382年)改设大使、副使各一人,大使为正九品、副使为从九品。与此同时,又建立茶课司进行茶叶征收。再设批验所对茶引(通常每个茶引可以贩茶100斤,课税数百钱)、茶由(贩茶不足一引的称为畸零,茶由就是贩卖零星茶的执照)的真假进行鉴别。

  最终,朱元璋设计出了“金牌信符”,金牌居中上写“皇帝圣旨”,该行字的下左方写着“合当差发”,下右方写着“不信者死”,最下边为“下号金牌降诸番,上号藏内府以为契,三岁一遣官合符”。朱元璋还规定:只有见到持金牌信符的政府官员才可以与之进行茶马贸易,无者则以私茶贩卖论处。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朱元璋命曹国公李景隆到西凉、西宁等西北边境颁发了41面金牌铜符,强行要求少数民族纳马。为了防止走私茶叶,朱元璋每月都派遣官员奔赴陕西、四川等地进行巡察。

  私茶的判定以无茶由、茶引,或茶引、茶由与货物不符为标准。对贩私茶者的惩罚比对贩私盐的处罚要重,“私茶出境者斩”,对于边境守将也是死罪。对于贩私茶的规定,大概到了景泰年间开始放宽。成化以后,商人渐渐可以贩茶。特别是到了弘治年间,招商中茶之后,茶商可以运最多3000斤茶(30引),其中1200斤交给官方,余茶可以进行贩卖。

  对私贩盐茶的处罚尽管很相似,但二者又有区别。贩私盐的主要惩处对象是明朝的官吏和汉人私盐贩卖者。对一部分少数民族地区的同胞,因为生活所需而私贩少量的茶叶,不给予处罚。即使如此,处罚也是非常严厉的,死罪必不可少。但即使如此也抵挡不住贩卖私茶所带来的巨额利润的诱惑。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朱元璋的本意是将茶叶作为控制工具而不是商品,所以,采用的方式是压低马价抬高茶价。显而易见,这会使少数民族地区吃亏。

  这种情况不可能长期存在。因此,茶马的比价起伏非常大。最终,洪武十六年(1383年)八月,兵部提议:河州茶马上马每匹给茶40斤、中马30斤,下马20斤。这种低廉的马价,显然不符合马的实际价值,因此,马价一路上涨。四年后的洪武二十年(1387年)六月,马价已经到了962斤一匹。两年以后,继续上涨到1800斤左右一匹。永乐七年也达到了1186斤左右一匹。

  显而易见,40斤对1800斤这种中央与地方马价的差别是如此悬殊。最终,政府将比价调整为上马一匹120斤,中马70斤,驹马50斤。与此同时,大力实行茶禁,以期茶禁之后茶价能够上扬。其后,果然茶叶价格上扬,宣德十年,84斤左右一匹;正统十二年43斤一匹;正德三年87斤一匹。如果折银的话,弘治前每斤茶折银0.02两左右,弘治朝则上升到0.05两。

  对于每日一变的兑换数字,许多人都为之发愁。有的人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有的人则是为了国家利益。杨一清这位明朝的治世能臣,在弘治年间就曾为此做过算术题。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