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中国人不会实现欧式地理大发现

时间:2012-06-20 19:56   来源:中国台湾网

  杀死麦哲伦的民族英雄

  1521年4月27日(也有的说是4月21日),带着六十多名侵略军士兵登上今天菲律宾马克坦岛的一位白人——老麦,没有想到自己作为一名高傲的贵族,并以杀死“异教徒”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皈依为他所信仰的宗教为己任的人,这一天成为他的末日。

  “酋长,你们应该懂得你们的信仰是邪教,应该归信我们!”“胡说,你是谁!”“我是来拯救你们的使者,我们将把你们从黑暗中拯救出来!”“不用,我们一直都生活在光明之中。”“这么说,你们是不想了。那我将强迫你们信仰!否则,你们就将被视为异教徒,将被彻底消灭!”“我们从来不怕威胁,为了自己的信仰可以失去生命!”

  “开火!”老麦大叫一声,躲到了一边。在他身后的六十多名士兵开了火。顷刻间,数名当地土著居民被枪杀。那位酋长飞身跃起,一手抓住树枝,从侍卫手中接过了大刀,厉声说道:“杀死他们!”说罢直扑老麦。标枪呼啸而至,侵略者相继倒下。老麦这时站起身,拔出了身上的佩剑,左手叉腰,他想用优美的欧洲击剑动作来迎战眼前这个高大的皮肤黝黑的“土老帽”。

  在他的心中,他是高傲的贵族,而对面的人却是一个不懂得进化的“蠢人”,他认为他的剑可以刺穿对方的胸膛。然而,他错了。当他的剑刺向对方胸膛的时候,那人健壮的身躯非常轻松地躲开了。左手的盾牌当的一声挡住剑,右手的刀猛然砍向了老麦。老麦吓得缩颈藏头,还未等他明白过来,壮汉的脚已经踹在了他的脸上。正当他想站稳脚跟并举剑刺去的时候,他的胸口一阵剧痛,壮汉的刀尖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

  老麦的身子慢慢倒下,他没有想到自己41年的人生,竟然会结束在异国他乡。

  这个人死后,有人说他是位伟大的人,有人说他是恶魔;有人说他是对物质进步、科学进步、历史进步产生巨大推动力的人,有的人却说他是给当时乃至四个世纪的当地人带去无穷痛苦的侵略者。他就这样被杀死了!有的人为此沉痛悼念,并形容为惨死、牺牲;有的人却为之欢呼,有的人将杀死他的拉普拉普视为民族英雄乃至亚洲的英雄,因为他是第一个杀死殖民领袖的亚洲人。

  非常不幸的是,我的道德观将会让我形容那个时刻的词汇不是“伟大的航海家在不甘中慢慢死去”,而是“当拉普拉普那正义的刀刺进了侵略者麦哲伦的胸膛时,当罪恶的血液喷溅而出时,正义的时刻终于来临。一切爱好和平的人都应该欢呼个伟大时刻的来临!”

  在一本《最遥远的航行》的书中记载了麦哲伦被杀死的经过,比我描述的要血腥。他首先被人用长矛刺中拿剑的右臂。之后,侵略军用盾牌围住他想杀出重围,这时一位勇士挥刀上前一阵猛打猛杀,最终砍伤了麦哲伦的左腿。其他侵略者仓皇而逃,完成了所谓的伟大航行,而留在岛上的贵族麦哲伦则被刺成了筛子被扔进了大海。

  中国乃至绝大部分历史学家对于以哥伦布、麦哲伦、达?伽马为代表的“欧式地理大发现”(以郑和为代表的“地理大发现”我称之为“中式地理大发现”)敬佩之至。然而,世人也应看到,“欧式地理大发现”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放出了种族灭绝、种族歧视的恶魔。

  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唯有中国在各个文明古国中对外侵略最少,对世界和平贡献最大。世界应该感谢中国,如果十四五世纪的中国人和当时的葡萄牙人或西班牙人一样,如果郑和带去的不是和平而是刀剑,那么,整个世界都将是一片火海。当时的欧洲乃至世界没有任何一股力量可以阻挡明帝国的刀剑。

  郑和带给人类的是和平。如果世界上有人敢说中国人好战,那么他就是别有用心。因为,我们中国在最强大的十几个世纪里,从来没有主动到别人家里去砸坏人家的锅、抢夺别人的妻女、杀害别人的亲人。

  当1497年达?伽马正在大海中迷失方向的时候,阿拉伯航海家马吉德带领他走出了死亡圈,因此,他才能够到达印度。第一次印度之行他还没有露出殖民者的本性。然而,当1502年再次来到印度的时候,他露出了他们国家贵族习以为常的海盗本色。在海上他不但杀害帮助他的当地国王,还垂涎阿拉伯商船的财宝,将船上几百名乘客包括妇女儿童全部烧死,就连随行的葡萄牙船员都评价他的这种行为是“残暴和最无人性的手段”。

  而哥伦布呢,他的最大贡献就是让欧洲人发现了一块儿新大陆而已,可对于那块土地上的原住民,整个欧洲都有原罪。因此,对“欧式地理大发现”绝不能抬高,否则会造成“物质高于一切”的负面思维泛滥。

  中国人绝不可能实现“欧式地理大发现”,郑和所代表的“中式地理大发现”与前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在许多喜好历史的人的头脑中,都萦绕着一个疑问:假如郑和的航海事业能够继续下去;假如郑和的船队遇到西方的船队并将其彻底打败;假如再给明朝几十年的时间,晚明昌达的商品经济……所有的假如都代表着中国人内心的一种愤恨。

  这种愤恨源于在1840年后我们经受了一百多年的屈辱。而在此之前的十七个世纪里,我们在四分之三的时间里都是世界第一。我们难以忍受这种突然而至的屈辱以及被学生们欺负的现实。

  英国的那位退役海军军官又告诉我们:郑和其实是真正的“地理大发现”的开创者。它贯通了亚洲、欧洲、非洲、南北美洲五大洲的市场。

  郑和发现了美洲同样不用惊奇,因为,早有商朝时中国人就到达过美洲的说法。

  攸侯喜发现美洲大陆的传说

  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武王趁着殷朝主力对外征战之际,突然联合八百诸侯进攻朝歌。牧野一战,纣王临时拼凑的军队被姜子牙率领的反商军打败。纣王自焚,天下易主。消息在半个多月后传出,事情已定、王驾已死,各路勤王大军纷纷止步等待武王下一步作为。人心已动。

  然而,诸侯中却有两位不愿承认周武王为新的王。他们是攸侯喜和摩虞侯。二人听说纣王已死、朝歌已破之后,集中了部下和眷属,以及溃败的商朝军队、商人共计25万人东渡大海,漂向了未知的世界。

  他们去了哪里?无人知晓。又是外国人先给咱们指明了方向。1761年法国汉学家德?歧尼发表了《中国人沿美洲海岸航行及居住亚洲极东部的几个民族的研究》,正式提出,中国人早在三千多年前就已经到了美洲。其后,英国翻译家梅德赫斯特在1846年提出假说,殷人渡海逃亡,途中遇到暴风,被吹到美洲。

  其后,1913年兴公、魏声、陈汉章、朱谦之等人相继支持外国人的观点。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董作宾等史学巨擘在研究甲骨文的过程中,越来越相信商人的一部分败退到了美洲,而大部分商人则败退到了商人的发祥地河北、辽东一代。

  攸候喜率军民25万人失踪之后,中美洲尤卡坦半岛兴起了奥尔梅克文明,而这一文明与殷商文明极为相似。攸侯喜之所以跑到美洲,其原因可能就在于从山东半岛坐船想回辽东,那是商人的根据地,可巧路遇大风,最终迷失方向漂到了美洲。

  郑和的“中式地理大发现”代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无论中国人以后是否重视海洋经济,以中国人的本性根本无法实现“欧式地理大发现”。明朝中后期一些帝王之所以支持“海禁”,并不能排除“欧式贸易”中的负面因素:种族屠杀以及奴隶贸易。很难想象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英国人在美洲、非洲、亚洲等地的所作所为,在中国就不会出现。“欧式贸易”的“原罪问罪”被人集体忽略了。

  现在,我们就简单回顾一下“欧式地理大发现”实现的历程。

  在“欧式地理大发现”之前,东西方商路主要有三条:

  第一条:中国——中亚——里海——黑海——小亚细亚——西欧

  第二条:中国——波斯湾——两河流域——地中海——叙利亚——西欧

  第三条:红海转陆路到埃及的亚历山大——两河流域——波斯湾——中国

  明朝时,红海这条路被阿拉伯商人控制,地中海则被威尼斯、热那亚商人垄断,中亚黑海则被蒙古人垄断。15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开始影响地中海贸易,欧洲人对三条商路都逐渐失去了控制权。与此同时,在欧洲从王者享用到日常商品交易对黄金的需求量大增。但此时,欧洲的金矿产量逐渐减少。关于欧洲人对于黄金的需求,哥伦布曾在日记中说:“谁有了它,谁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而这时,“地球是圆的”的地理学说日渐得到承认,航海技术大进步特别是中国的罗盘针在13世纪传入欧洲,万事俱备只欠有人敢于冒险了。1415年葡萄牙人攻占了非洲的林达城后,1419年占领了马德拉群岛,1432年占领阿苏尔群岛,1445年占领佛德角,70年代占领几内亚,1487年到达好望角(其实郑和半个世纪前就已经到达了好望角)。由此,开始了地理大发现。

  1492年8月3日哥伦布率领三只船和90多个水手,由西班牙的巴罗斯港出发,在1493年到达古巴和海地。之后,哥伦布又到了巴拿马。因为哥伦布以为到的是印度,所以称其为“印第安”。达?伽玛率领四只船和100多个水手,于1497年7月8日离开里斯本,1498年5月20日到达印度西南的卡利库特。此行,得到的香料、宝石、象牙等物品载回欧洲获利六十多倍。其后,葡萄牙人立刻再次派出13只船远航,但被风暴吹到了南美巴西,于是他们占领巴西。

  1502年达?伽玛率领20多艘船和数千名士兵,占领了非洲东海岸莫三鼻给(今莫桑比克国的莫桑比克市)、苏法拉(今莫桑比克国的见拉)等地,又以海盗的行为洗劫印度、阿拉伯船只。1509年葡萄牙人击败了由土耳其、阿拉伯、印度组成的联合舰队,由此垄断了东方贸易。

  1519年9月20日麦哲伦率领5只船和250多个水手从西班牙出发,1521年3月到达菲律宾。其后麦哲伦被杀,剩余船只经过印度洋绕过非洲于1522年9月7日回到西班牙。

  在葡萄牙和西班牙开辟海上航线的同时,英国和荷兰也在进行同样的事情。1497年亨利七世命令卡波特开辟新航线,结果到达了北美洲。其后,于1553年向北航行准备开往印度,但威罗贝爵士最终被冻死在俄罗斯。其后,荷兰人也向北航行准备从北冰洋前往中国和印度。

  葡萄牙与西班牙在“地理大发现”中的冲突越来越激烈,最终,两国先在1494年划定了“教皇子午线”;其后,又在1529年于萨拉哥撒对世界进行了第一次瓜分;此后,相继侵略了印度尼西亚、马来亚等国家,进而与中国发生冲突。但葡萄牙人屡次战败,不得已与中国合作,在澳门充当起了中国地方政府的乡镇级行政管理人员,负责中国与欧美日贸易的中介事务。

  与中国的相对幸运相比,非洲和美洲人民则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在之后的15—17世纪中,欧洲人采取各种残酷手段对世界人民进行掠夺。以今天的新西兰为例,当年英国人对当地的土著居民说是租借,当双方签订合同时,英文版本写的却是“卖与”。而在非洲,仅葡萄牙人就在15世纪末到16世纪末的100年里,掠夺走黄金27.6万千克。

  自1442年开始,葡萄牙人将非洲当地人卖到欧洲为奴。1501年西班牙人也开始贩卖黑奴,从而形成了长达几个世纪的奴隶贸易,仅在海上病饿而死的非洲人就有数百万。葡萄牙人、西班牙人之所以向美洲大规模地贩运奴隶,除了惊人的利润(几个杜卡特买一个黑人到美洲后可以卖到几百杜卡特)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美洲印第安人被大规模屠杀后所造成的人口锐减。西班牙人占领中美洲、南美洲后,在短短的七八十年内就屠杀了1200万到1500万印第安人,在古巴、牙买加等国仅用了二十多年就杀光了所有印第安人,海地、墨西哥、秘鲁等国家的印第安人被屠杀了九成左右。葡萄牙人占领的巴西也同样如此。

  然而,中国会这样吗?显然中国不会这样,“中式地理大发现”如果真的发生的话,会是与当地人民和平相处、友好通商。然而,当他们发现这个地方对郑和的战略性任务没有任何帮助后,他们就不会再光顾这个地方。比如,郑和船队到达印度南部进行了友好通商后,郑和的使命完成了,中国人留给当地人的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正如侵华的排头兵葡萄牙人、第一任赴中国使臣皮雷斯所说:中国不以掠夺他国为荣,而它无疑是一个重要的乐善不倦的且非常富饶的国家。由于中国人非常懦弱,易于被制服,所以马六甲总督无需动用许多军队,用征服马六甲的10艘船,即可将中国沿海置于我们的控制之下。

  也许有人说,“欧式贸易”的原罪问题已经被谈得够多了,这是小节问题。然而,我们不禁要问:欧式贸易伴随着数千万人被屠杀以及上亿人被奴役,可以说,太平洋从来没有太平过,大西洋也是海底冤魂出没,欧式贸易的价值何在?

  以郑和为代表的“中式地理大发现”在贸易上是一种“朝贡贸易”。外国敬献,中国赏赐,而使臣夹带的“私货”也主要被达官显贵们买走。尽管明朝后期使臣夹带“私货”的现象越来越多,民间富商们也开始购入外国商品,但这种贸易基本上是纯“进口”,对政府的财政收入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随着国力、主要关注对象的变化,朝贡贸易自然会起起伏伏。因此,“中式地理大发现”即使成立,郑和就算到了美洲甚至澳洲乃至欧洲,无疑是多了几十个朝贡国而已。而中国在这种贸易中永远是“最大的利益的亏损者”,在这种贸易中,中国只是对外给予。

  在儒家思想影响下,在其他海外国家尚不足以威胁明朝安全的情况下,在北有强敌需要广泛国际合作的形势下,在传统明君观念的影响下,郑和以及朱棣都不可能对当时的各国进行殖民侵略,至于美洲,乃至欧洲、北非,即使中国船队到达这些地区,也仍然是以“和平使者”的面目出现,中国人是爱好和平甚至是有些贪恋和平的民族,中国无法实现“欧式地理大发现”,因此也就不会像15世纪到20世纪的欧洲那样,靠剥夺别人的生命、掠夺别人的财富来换取自己的兴盛。

  那么,郑和下西洋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不是殖民侵略,会是什么?寻找建文帝?建立海外贸易?现在,我们就来探讨一下郑和下西洋的真实目的。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