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提督之死”与“禁海派”和“弛禁派”之争

时间:2012-06-20 19:50   来源:中国台湾网

  提督之死

  嘉靖二十七年,也就是公元1548年五月,提督朱纨举6万海军,率领300艘战船、80条舢板,由都指挥使卢镗为先锋,进攻浙江省双屿岛。此时的双屿岛上聚集着当时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海盗集团,它们有:倭寇、中国海盗、数次战败于中国舰队的葡萄牙海盗、其他欧洲和东南亚国家海盗。在小小的双屿岛上驻扎着1.2万葡萄牙及其殖民地海盗,其他海盗也有万余。它们拥有各式战船200多艘。关于双屿岛海盗势力下节将重点介绍。

  朱纨奉嘉靖之命剿灭海盗,并制定了沿海官兵保甲制度,命官民混编严防死守,不得使海盗船靠近大陆,大陆船只不得出海,没收并捣毁民间一切双桅船。朱纨认为:海盗船在海上长期漂泊自然会疲乏至极,这时,对其进行进攻必然取胜。

  这一政策无疑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许多海盗都因为疲惫不堪聚于双屿岛。然而,这么多海盗在一起自然会产生冲突,例如双屿岛的葡萄牙海盗势力管理相对严格,可中国和日本的海盗就非常散漫,双方也产生摩擦,但总体上仍然能够合作。朱纨在派出大量细作的同时,还准备了大量的火炮、硫黄、爆竹、破船、油脂等,等待大风的光临。六万大军将双屿岛紧紧围困,在数月时间里严防死守。

  最终时机来临,六万中国海军借助风势,展开火攻,以大炮作掩护进行登陆作战,很快就消灭了中国和日本的海盗联合体,击毁海盗船几十艘。其后,对双屿岛上的主体势力葡萄牙海盗进行攻击,双方在海上、陆上同时进行战斗。最终,击毁葡萄牙大船35艘、帆船42艘,击毙800多名葡萄牙人,以及上万名葡萄牙殖民地海盗。

  这就是著名的双屿岛之战。然而第二年,指挥这场战斗的提督朱纨却在狱中服毒自尽。临死前,朱纨悲愤地说:我既贫且病,而且脾气倔强,决不肯跟奸佞对簿公堂。我是死定了!即使皇上不要我死,福建、浙江的那些参与海上走私的人也必将置我于死地。横竖是死,我宁可自行了断,也不愿死在他人之手。

  历来对朱纨之死都有一些争论,这种争论的实质就是海禁与反海禁的争论。当然,站在今人的角度反海禁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当仔细观察历史考虑古人的观点时,海禁也并非没有正确的地方。今人对朱纨的批评在反海禁派的基础上进行了系统化处理,再加上有些人很有特色的辛辣笔法,把本应该心平气和的讲述变成了没有必要的对古人的讽刺、揶揄。

  朱纨之死有其更深刻的原因。朱纨的提拔者是夏言。夏言遭严嵩陷害被杀后,作为夏言的亲信之一,朱纨被杀早在预料之中。朱纨之死,完全是“禁海派”与“弛禁派”斗争的结果。

  在当时,对于海禁问题有以下一些观点。

  1)闭关绝贡。张罛、归有光认为,不能为了区区微利,而造成百姓生灵涂炭。如今海寇之所以严重,全是互市的原因。当年郑和下西洋就有违祖制,引得那些亡命之徒勾引外夷,酿成百年之祸。

  2)朝贡贸易的同时,进行积极的海禁。持此观点的主要代表是钱薇和朱纨、唐顺之,他们的主张是荡平走私窝点后,重新建立市舶,派遣高官监督,完全推行旧制。

  3)海禁御倭。胡宗宪和屠仲律认为:倭寇数万人之所以能够长驱直入,完全在于国人之中的汉奸接济并为之向导。这和北疆敌人可以袭扰边关,其有汉奸相助是一个道理。因此,必须要严行稽查。

  对船不能实行国初“寸板不得入海”的政策,这样会使沿海边民生计全无。所以,双桅尖底船要改为平底单桅,并对之做好记号,时常查验。

  对货物,严查之。捕鱼船上的物品除了捕鱼之具和水米之外,如果有其他东西则予以没收。每处关卡都要有责任人,出了问题可以追究到个人。

  4)宽海禁,开放民间海外贸易。持此观点的最有名的就是福建巡抚谭纶,其他人则有郭造卿、王言、王世懋、唐枢、郑晓等。

  他们认为:细民以海为业,正如婴儿靠母乳为生一样。老百姓越穷越容易为盗,因此,禁也无用。每到捕黄鱼的时候,聚船数千都是犯法的,但谁又忍心禁止他们去捕鱼呢?与其这样,还不如松海禁。这样不但可以收取税务增加军饷开支,而且保证了百姓生计。

  朱纨被杀后,通倭的海盗利益代言人获得空前胜利。海盗势力再次大起,明廷没有办法,最终派遣胡宗宪再次剿倭。卢镗、俞大猷开始整顿海防,然而,因为朱纨事件的影响,卢镗作为当事人也有些缩手缩脚。1553年闰三月,王直率领倭寇,领百余艘战船,在台湾到淮北的广大海域内进行抢掠,就连南京都受到威胁。

  嘉靖皇帝在悔恨中,命南京兵部尚书张经,以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南直隶、浙江、山东、两广、福建等处军务的身份处理倭寇事宜。但没有多久,张经在获得“王江经大捷”后,反被严嵩迫害处死。

  其后,严嵩文靠胡宗宪,武靠戚继光、俞大猷,先后诱杀了王直、徐海等。直到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倭寇之患才渐渐平息。随着倭寇侵扰高潮的退去,行将就木的嘉靖皇帝也似乎明白了问题所在,因此“海禁松弛”的时代再次来临。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