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隆庆开放:明代的有为之君

时间:2012-06-20 19:5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嘉靖临终前干的好事

  在对走私、海盗的强力镇压的过程中,许多有识之士明白了问题的所在,在隆庆年间海禁政策终于有了松动。其实,早在这之前的1564年,一份奏章上面的观点就引起了嘉靖皇帝的注意:自倭寇犯我东南沿海之后,臣等虽奋力剿灭但成效不彰。其原因就在于,海边居住的百姓不出海就没办法生存,海外的国家如果没有中国的丝绵帛锦等产品几乎无以立国。我们守卫边疆越严,他们对中国产品的渴望就越甚。私下交易由此便产生了,如果私下交易不能实现,那么就只好抢了。古人曾说,扫除坏的东西就如同掩埋鼠穴,需要留一个,如果都堵死了,那么处处都会被咬坏。

  嘉靖皇帝放下奏章之后,思考良久。他知道谭纶说的确实有道理,处处防等于处处没有防。然而,他却不敢主张开放禁海。嘉靖皇帝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24年前一群宫女差点儿要了自己的命,而如今全天下的百姓几乎都在盼着自己死。即使这项政策是正确的,在他手中开始恐怕仍然会引来众人的不满。因此,倒不如留给自己的继承者让他来解决,以博取万世好名。

  三年后,这位虽然极有政治手腕却无治国才能的嘉靖皇帝死了,民间欢呼雀跃。继位的隆庆皇帝也就是后来的穆宗皇帝朱载垕登上了历史舞台,尽管他在位仅仅六年,却博得了后世的好感,他的一系列治国新政,被后人称为“隆庆新政”。在福建官员的建议下,隆庆决定在月港设立海澄县,施行“开放海禁”政策。他不仅让海疆获得了安宁,在他的支持下,“隆庆议和”后的北部边疆也获得了安宁。

  在嘉靖年间,明帝国的走私经济形成了四大基地:澳门、福建海沧、浙江双屿、福建月港。

  之所以选择月港,那是因为1557年包括倭寇在内的各方走私者以及海盗势力曾经大闹月港,月港是当时中国最大的走私基地。没有办法,福建巡抚谭纶只好招抚这些海盗,并在月港设海防同知,将靖海馆变更为海防馆。到了1576年月港开放海禁之后,月港的收入大增。

  月港开放实际上是将走私变成合法,它有三大好处:防止给国家尊严带来伤害;将走私流失的税收予以收回,充实国库;防止内陆商品大批流向国外。

  凡是想出海的商人,必须首先要在自己的户口所在地开具证明信,即“保结”,主要内容是这个人是商人,是好人,要去进行海外贸易;然后向所在地省市政府(道府)提出申请,得到批准后由海防机构发给船引,即通行证。当然,这也是官方的纸面上的操作程序,实际上,只要有牙商(中介商人)、洋行(专门经营海外贸易的机构)出面作保,就可以申请到船引。船引需要填写限定器械、货物、姓名、年貌、户籍、住址、向往处所、回销限期(也就是多长时间内必须回来)等内容。船引需要海防官、府道备案,回国后双方还要对照查验是否按照船引行事。

  紧随其后就要缴纳营业税,即当时被称做“引税”。起初规定一张船引纳银3两,之后上升到6两。

  政府还对出海船只数量进行限制,起初每年船引总计50张,1575年增加到100张。

  对外贸对象国也进行了限制。规定除日本以外,可以前往东、西洋,以婆罗国(今天的文莱)为界,以东为东洋,以西为西洋。

  月港开放只针对漳州、泉州两地的商民,其他地区的海外贸易仍然被禁止。即使明朝政府如此限制对外贸易,小小的月港在税收方面却突飞猛进。

  月港开放,名曰开放,实质上仍然是禁海,福建巡抚许孚远曾一语道破其中的天机:“于通之之中,寓禁之之法。”简单地说,就是将无法控制和消灭的走私转化为可以控制的公开政策。此政策使走私贸易在几十年间得到了控制。然而,因为月港开放只针对漳州、泉州两地的商民,大部分人仍无海外贸易的权利,海盗、走私问题也就不能完全解决。最终到了明代末年,明朝的政权竟要靠海盗来保卫。海盗问题自古就存在,但明代后期则日趋复杂化。之前的海盗主要是中国人,元代才出现了倭寇问题,而明代末期随着欧洲强国的相继东来使这一问题复杂化。面对复杂的问题,明政府还是抱着“花钱买太平”的政策,希望用贸易来制衡全新的敌人。其结果就是造成邦交国大量减少,中国首次将海外贸易主导权让给了别人。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