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6.黑帮老大

时间:2012-12-06 01:55   来源:中国台湾网

  6.黑帮老大

  每个地区的每个时代,总会有一些年轻气盛气盛的年青人,他们之所以气盛,正是因为他们年青,他们中有些是没有学上的少年,有些是二十出头的无业游民,有些是家庭破碎的孤儿,也有些是家庭条件太好无法管制的顽童,他们对生活没有感觉,整天看武打录像,整天东游西荡,没有目标没有希望没有理想。他们就像生活在臭水沟边缘的蚊子,唯一的乐趣就是在这叮一口,在那儿叮一口,孳生出些事端,仿佛才有一丝活着的味道。他们年少无知,他们肆意挥霍着青春,他们苦闷无比,他们想宣泄内心的不满和愤懑,他们找不到一条正确的途径。他们只有通过血与性,来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才能从中找寻到生活的快感。他们为了吸引来自正常人类的目光,因此打扮的怪异,低俗,借以告诉别人他们的存在。有人说那是另类,有人说那是酷,其实更多的是青春的无聊与无奈。他们的统一称号是叛逆者、流氓小子、或者古惑仔。

  就是这样一批年青人在通过影视作品的畸形教育之下,开始拉帮结伙,渐渐形成了一股有组织有纪律没文化没理想的所谓的帮派。

  在这个城市里,最大的两伙帮派是红心帮和东星帮。

  他们取的这两个名字虽然很没创意,是学习港片黑帮打斗片借用来的。但他们的帮派却发展得很快,不久,就将这里大大小小的社会青年笼络起来,形成了两个暗中的地下组织。

  红心帮的老大叫做绿毛伊面,东星帮的老大叫做酒哥。绿毛伊面现年24岁,肌肉结实,骨骼均匀,脸型尖瘦,长的又酷又帅,为人豪爽,讲义气,无道德观念,做事狠辣、干净利落,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哥。酒哥现年30岁,长相一般,身材高大,体型魁梧,长着一脸的笑面,为人老谋深算,阴骘暴戾,做起事情阴险毒辣,不择手段,是条可怕的老狐狸。

  两个帮派因为争地盘,早有摩擦,相互生嫌隙已不是一回两回的事情了。

  今天夜里凌晨3点钟,他们两个帮派有要事要来处理。相约在“李记”烧烤夜店,进行一场谈判。

  这种地下组织的事情自然不会有太多人知道,丁野和东方奇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碰到了。

  红心的老大绿毛伊面早在烧烤店等候多时,而东星的老大酒哥却迟迟未到。

  当手表上的指针刚刚指向三点正的时候,远处昏暗朦胧的灯光之中,闪起几点亮光。

  酒哥的宝马车像只沉稳的乌龟一样,朝这里过来了。

  一个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下车开了另一侧的车门。

  一个身披黑衣大氅的人缓缓地走了下来,他仰起头,灯光下一张脸笑得好像看到了老朋友,只是眼神如蛇似的发着点微微的绿光。

  “这个人就是传闻中的东星帮老大——酒哥。”丁野和东方奇悄悄地打量着他。仿佛感觉到一股黑色的煞气。

  “哎哟,”酒哥一见到绿毛伊面就哈哈哈哈笑了起来,“伊面兄弟,好久不见了,怎么,在这吃伊麦面吗。”

  “喝点酒而已。”绿毛伊面突出的说了这个酒字。

  两人一起握了握手,然后拥抱了一下,像是长久没见面的好朋友。

  他们的话虽说得客气,可是那话中的话却人人都听得出来。

  要作老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会砍人,以及怎么砍。

  有些时候砍人用的不是刀,而是脑。

  绿毛伊面和酒哥已经达到了砍人不用刀的境界,他们不必亲自动手,自有手下充当远程手足。

  绿毛伊面对酒哥说:“你上次有个兄弟在为民路端了我的场子,我希望你给我一个交代,我才能对我的兄弟们有个交代。”

  酒哥说:“是吗?我的交代是这样的,那个场子一直都是我罩着的,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兄弟会来插上一脚,所以我希望你能对我解释这件事情。”

  两人不说话了,互相凝视着对方。

  他们的眼神很镇定,目光里露着“忍”字。

  东方奇和丁野看了这种场面,犹如看了一步气氛凝重的黑帮片。

  “我们还是走吧!”东方奇说。他可不想在这里惹麻烦。

  “再看看,再看看,我觉得挺过瘾的,机会难得,机会难得。”丁野对此颇为感兴趣。他从前还没再现实生活中看到过黑帮大哥。今天看来看去,发觉也不过尔尔。

  “为民路这块地盘是我的。”绿毛伊面冷冷地看着酒哥说。他从桌子上的烤鸡翅膀中挑出一只来,用筷子翻开,露出里面烤得嫰滑的鸡肉,说,“就像这块鸡肉一样,是我烤的,就应该我吃。”说着将鸡肉夹起,正要放入嘴中。

  酒哥递过来一双筷子,挡住了绿毛伊面手中的肉,道:“鸡虽然是你烤的,可是这鸡没孵出来时候的鸡蛋却是我的,所以这块肉,应该有我的一份!”他用筷子夹绿毛伊面手里的鸡肉,从中间分开一块,鸡肉被他的筷子分成了两半。

  “岂有此理!”绿毛伊面的手下刺青霍然立起,手掌在桌子上重重一拍,震得桌上的碗盏都蹦了起来。他怒目而视酒哥。

  酒哥的两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踏上前一步,也怒视着刺青,眼睛瞪得更大。

  “有什么话好好说嘛!”绿毛伊面的女人娇滴滴地说,斜瞟了酒哥一眼。

  酒哥微微一笑,道:“既然有弟妹这句话,我也不会和他一般见识。”

  绿毛伊面冷冷地道:“刺青,坐下。”

  刺青老大不愿的坐下了。

  酒哥道:“老弟,出来混江湖的,要知道尊老爱幼!”

  绿毛伊面道:“出来混江湖的,也要知道不能倚老卖老。”

  酒哥哈哈大笑起来,道:“有趣,有趣。”

  绿毛伊面冷冷地道:“我觉得未必有趣,今天,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我就是要告诉你,我兄弟身上少了的一块钱,是不是你手下拿的,如果是的话,就请他交出来,因为这是我的兄弟辛苦劳动所得,不能被白白抢了去。”

  酒哥依然皮笑肉不笑:“我也告诉你,这一块钱,本来就是我地盘上的,谁也带不走。”

  说完,两个人像电影慢镜头那样站起。

  每一个动作都很缓慢。

  这意味着在凝重之中,将有一场惨烈的厮杀。

  乌云遮日,暴雨前的片刻总是宁静的。

  绿毛伊面才站起来,他的兄弟们便围住了二人,将两人包围在里面。

  酒哥的随身两个保镖将酒哥护在身内。即使这样,两个保镖也保护不了被十几个人包围住的酒哥。

  酒哥在这时候笑了一下。

  顿时,周围坐着喝酒的几个桌子上的普通民众都站了起来,向绿毛伊面他们走来。这大约二十几个打扮得很普通的来吃消夜的青年人原来是酒哥早已安排好的手下。他们将绿毛伊面的十几个手下围在了圈内。

  绿毛伊面处于下风,但他身经百战,丝毫不慌。

  因为他的手一挥,周围另外一些桌子上的三十多个打扮时髦的年青人开始停止喝酒,抄起桌上的酒瓶,朝这边走来了。这些人,是他带来的。

  酒哥又开始处于下风了。

  丁野看着这种场面,觉得很没创意,每次都搞人多势众这一招,他盼望的是像电影上出现孤胆英雄,一个人挑翻对手几十个那种。但这是现实,不是戏剧。现实里的大哥一样不经打,他们玩的就是气势。从气势上压倒对方,从心理上战胜对方。那么就赢了。

  东方奇没注意到这些,他只注意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很奇怪,这些事情的发生,在他眼前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

  他不是瞎子,他只是很冷静,很不屑。这些事情在他眼里就像沙漠里的一粒尘埃,很快就不复存在。

  这个人就是那邻居女孩的父亲。

  大战一触即发,整条小吃街都没有一个人敢再吃东西,也没有人敢动。

  除了他。

  只有他还在不紧不慢地吃着最后一串肉串。

  7.    自行复原的身体

  原本热闹的大街上顿时变得冷寂,连风都变得有些凉了,吹到身上,皮肤沁凉,体内的血却又仿佛燃烧起来。

  两帮人一圈一圈的围了下去,然后开始散开,各自站在老大的身后,等着老大的行动指使。

  没有人敢动,也没有人敢再说话。

  寂静的小吃街上,灯光黯淡,又摇曳不定,晃出的影子忽高忽矮。

  只有一个声音在沉稳而安详地响着。

  一个咀嚼食物的声音。

  很多人的目光都在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他们找到了。

  是那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很平凡的中年男子,他显然很饿,桌子边已经放了一大堆吃剩的竹签。他正在吃最后一块肉,他吃得不快,吃得很仔细,用牙齿与舌头温柔的享受着最后美味。

  他发出的声音并不大,也许正是因为这里的已经鸦雀无声,所以才让大家听出了他吃东西的声音。

  他没有发现大家正在注意他,依然保持着咀嚼。

  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出现这么一种声音实在很好笑。

  只不过没有一个人敢笑。

  绿毛伊面和酒哥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转到了这个人身上来。

  他们的眼里透着不解与怀疑。

  这个人,莫非是个白痴?莫非是个什么场面都没见过的乡下老粗?莫非是,是警察?是城管?

  他看起来都不像。

  他终于吃完了,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将嘴边的一滴油咂进嘴里。他甚至还打了个嗝。他这一系列粗俗不堪的动作都激起了红心帮与东星帮的强烈不满。这些作打手的青年们认为这个人对他们的老大不尊重,既然对老大不尊重,那就是不尊重他们了。既然不尊重他们,那就是看不起他们。他们最痛恨的,一是看不起他们的任何人,二是他们都看不起的警察。这两条中,要数第一条严重得多。

  他们准备过去给这个普通的中年男人一点颜色瞧瞧。他们给别人的颜色,通常是红色。

  没想到,这个中年男人倒是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施施然的走向他们。

  绿毛伊面和酒哥看到这个人走过来,身上似乎感到了一种压力。一种深深潜藏在心底的压力。

  他们几乎同时抽出了一把暗藏了很久的西瓜刀。

  身为一个蛊惑仔,一个街头混混,唯一能表现自己勇猛,表现自己身份的武器,就是用西瓜刀。

  他们的手下也分别从后腰抽出西瓜刀。

  两帮人相互面对着,手中的刀都微微颤抖着。刀像雪一样的白,但很快就会变成鲜艳如火的红色。

  普通的中年男人脚下响起了嗒、嗒、嗒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和丁野、东方奇听到差不多。

  两人盯着中年男人的那双脚,他们认出来了,这就是那小黑屋里他们看到的脚。

  这双脚很稳。

  中年男人走到了两个黑帮老大的跟前。

  两个黑帮老大看着他。他们的手下也在看他。

  中年男人只说了一句话:“生命可贵!”

  人人都觉得这句话很好笑,只不过没有人笑出来。

  两个黑帮老大脸色铁青。

  中年男人慢慢地从身上摸出了一块钱的硬币,放到了桌子上。

  “这一块钱,我替你们还了吧!”他冷淡地说。

  两个黑帮老大怒视着他。

  “你不想活了?”刺青怒喝。

  刀光一闪,刺青手中的刀砍入了中年男人的肩头。

  两方人马登时惊呆了。

  东方奇和丁野的眼珠凸了。

  中年男人一手刀,一手抓向刺青。

  刺青想将刀从中年男人身上拔出来,却没了力气。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这笑容使刺青心胆俱寒。

  鲜血从中年男人的身上汩汩地流出,中年男人反手一拨西瓜刀,鲜血飞溅而出,泼得刺青一头一脸。

  刀芒斜飞,当啷一声,西瓜刀落在地上。洒下几点鲜血,像飘落的红梅。

  刺青登时蔫了,双手双脚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簌簌的打抖。

  中年男人一推刺青,刺青倒在地上,没有人敢去扶他。

  绿毛伊面和酒哥见闹出人命了,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中年男人的肩头上的血很快就凝固住了。在那裸露的皮肤之下,大家看到他被砍的刀伤伤口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只留下一条血红的印子。

  所有人都看到中年男人的肩头,都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不可思议。

  中年男人出手如电,只用了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就将绿毛伊面和酒哥手中的西瓜刀夺了下来。

  他冷笑着,像在笑一班白痴似的,然后他不慌不慢的将西瓜刀插入了自己的肚子。

  西瓜刀红艳艳的,鲜血如爬山虎般的蔓延,花朵般飘落。

  中年男子大笑着将刀轻松地抽了出来。

  一串珍珠似的血点挥洒,溅得周围的人眼前一片红雾朦胧。

  空气中充满了浓重的血腥之气。

  绿毛伊面和酒哥虽然见过不少大的场面,但这种毫不犹豫的自刺身体的人还从未见过,这种人一般来说叫做“有种!”!

  黑帮里最喜欢的人最受人尊敬的人最让人害怕的人就是“有种的人!”。

  绿毛伊面和酒哥自认为已经很有种了,可是要他们像中年男人这样做,他们也做不出来。

  更可怕的是中年男人身体的怪异能力。那刀一拉出来,血流了一会儿,就不流了,从血口中渗出了一些白色的泡沫,咕嘟咕嘟的像是冒着气,伤口便很快地愈合,只留下一个小疤。

  这种场面大家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从未见过。

  但现在,却亲眼在他们眼前发生。

  这,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啊!

  ……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