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秃儿篇 秃儿的爱情

时间:2012-05-25 13:54   来源:中国台湾网

  秃儿是一只至少三岁的黄白短毛土猫,十二斤。他是目前我养的猫里最大的一只。他是在一个初冬的傍晚来的。

  秃儿的爱情,是美眉。

  事实上我在见到秃儿和美眉之前,就一直在听人们传颂着他俩的爱情故事。

  美眉是一只咖啡色与黑色相间的短毛美国豹猫。懂行的人一见她都会惊呼,夸她最漂亮最名贵。她有着绿色的眼睛,每天闪烁不定。她的家乡在遥远的美国。她虽也在小区里流浪,但人们一直在猜测她的身份。有人说她是有背景的猫,不知从哪里逃出来,她受过良好的训练和教育,会在马桶上如厕。她在来我家之前,已经给秃儿生了两窝猫仔,第一窝五只,第二窝七只。

  而我的猜测是七仙女下凡,贵族血统的美眉嫁个老土三农猫老秃儿,生娃娃过日子,以此为幸福。

  小区的一个小保安很爱猫,他在美眉每次怀孕后都捉了她送往好心业主家替她接生。

  我很早就听这个保安说起过,这小区里有一公一母两只猫,他们可好了!

  我就问他怎么个好法。他总是绘声绘色地说,他俩如何在夜里厮守,搂抱着睡觉,互相梳舔毛发。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说得眼睛湿湿的。

  直到有一天,秃儿一声怒吼就来了我家安营扎寨。那小保安有一天路过,看见就说,就是他!我就问,那他的母猫呢?他就说又怀孕了,这是第二次怀孕,又是这个黄猫的,他把她送到一个业主家去生了。正值秃儿在我家大打出手横行霸道时,美眉替他产下七个儿女。

  听说那户人家住在后面那幢楼的三层。又一日,那保安来,告诉我,黄猫的老婆从人家的三楼跳下,跑啦。我吃了一惊,忙问他为何。他说,那母猫每次都这样,把她送到人家那,她总要逃出来去找大黄猫。第一次怀孕时大着肚子就从二楼跳下去。夜里保安巡夜,大电筒一扫,就发现她又找到黄猫跟黄猫厮守在一起了。

  我惊得半晌无语。

  而美眉就在几天后,找到了我家。

  说来都显得传奇,但它不是故事,就是发生在我家的真事。

  那日我正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写东西,就听得身后的地板有响动,我猜测是哪个猫在翻跟头呢。那天冬日里难得有一丝暖阳,我把门开着透透气,也让猫们进进出出玩玩。我在写的间隙,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恍惚看见我家木地板在晃动。惊得我放下手里的电脑,站起来看,就看见了美眉。她跟地板几乎是一色的,她悄悄地进了房间在走动,我的眼睛因为突然离开电脑,猛然回头看就以为是地板在动。我惊得不敢出声。这个烈女果然找她的老汉找到了我家。而秃儿显然对我待美眉的态度很警觉,他紧张地看着我走近美眉,直到我拿出食物抚摸美眉,他才显得放松下来。

  接着,我看见了小保安说的每一幕。她跟秃儿嘴对嘴地闻,真是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他俩对视之时,就是一对痴男怨女。

  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猫的爱情。

  他俩总是抱在一起睡。有时美眉把头架在秃儿的脖子上睡,秃儿就睁着眼扛着。有时美眉把秃儿挤得半个身子落在蒲团下面,秃儿也扛着。一天他爹看见,就说,看秃儿掉到地上了,给他们再拿个蒲团。我白他一眼,说,再拿个蒲团他们也只睡一个蒲团上。但我还是拿了一个蒲团搁在这一个旁边,他俩果然还是挤在一个蒲团上睡。

  秃儿还让着美眉吃食。我每次把猫粮端来,秃儿总是端端正正蹲在一边等着,看着美眉吃,那目光就是一个温柔的老男人。等美眉吃够了,他才去吃。我非常惊讶和感动。原来,爱就是最简单的,爱就是爱,人会做的,猫也会做。或者说,猫都会做,人更应该会做。如果人把爱情矫情得太复杂,那一定不是爱情。

  自打美眉来我家,没有人对她的归属有异议,她是秃儿的媳妇,她跟秃儿在一起天经地义。秃儿在我家,那她也就成了我家的猫。那一家从保安嘴里听说,也就听之任之。后来听说他们把美眉生下的七个仔仔都做了妥善安顿。自己留了两个,其他的分送给同事朋友。保安说生下的七个宝宝,长得像妈妈的,个个漂亮。长得像爸爸的,个个不好看。

  那时秃儿还是会在我不留神的时候欺负黑黑,我就忍不住还是呵斥他教育他,有时动动小棍棒。有一次黑黑捉了小虫在院里玩耍,秃儿就去抢夺。他老虎下山一样扑去拦截黑黑,黑黑护着他的虫虫,吓得缩在角落里动都不敢动。我心疼,要冲去打秃儿,那美眉突然奋不顾身地倒在我脚边翻开肚皮,一边巴巴地看着我。我差点踩在美眉肚皮上。我一时惊诧,停下脚步。我知道美眉在替秃儿求情。那猫咪的爱情又一次令我惊叹。

  美眉这个名字照例是她爹给取的。这个名字我比较满意。美眉太美眉了。她爹说她的绿眼睛会说话。她用眼睛表达她的羞涩,欢喜,惊恐,害怕。她不像秃儿,目光如白炽灯。

  我心疼美眉。她身量并不大,小小的样儿,却已产下十二个仔仔。我迅速地送她去做了绝育手术。我抱着她说:不生了!美眉。咱不生了!

  给美眉做手术时,秃儿正巧被狗咬伤,大夫说痊愈了再做。那秃儿瘸着脚,却天天追着要跟美眉做夫妻。我怕一不留神又多出七个猫。这也是赶紧给美眉做手术的原因。做过之后,有邻居知道大叹可惜,说美眉是名猫,不该做,应该让她生小猫,一只八千块。我抱着美眉小声说:那咱也不生!

  秃儿还是天天缠着美眉。但是他开始频频闻美眉的屁股,心想怎么没有味儿了呀?他似乎觉出有些子异样。于是他憨傻地等着,盼着那令他迷醉的味道回来。终于等到美眉味道全无。而且秃儿一趴到美眉身上,美眉就反抗并且惨叫。温存的秃儿就又忍耐着。直到秃儿明白了什么,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偷偷地出门去了。

  不知道美眉是否知道秃儿是出去找女人,他的脚还没全好,就拐着拐着去了。他先是出去四天,后来是天黑走,凌晨归来。回来以后,照样跟美眉搂抱着睡,恩爱依旧。而美眉在秃儿不见了的时候,表现得很是烦躁不安,总是蹲在门口大叫,很有些控诉的意思。她那时想进门找人寻求些安慰。那平日里冷傲的小女子撒泼的模样很是一反常态。而我认为我是这场悲剧的制造者,抚慰美眉自然是我责无旁贷之事。

  秃儿一回来,美眉立刻安静下来,不再要求进屋。她就腻着秃儿。

  有一天他俩去邻居家玩,邻居他们的刘姐姐发来信息说她为猫的爱情所感动,因为她也看见了美眉和秃儿如何依偎在一起。我就发信息告诉她,到了晚上,秃儿就悄悄出门找女人去啦!她惊呼:“啊?这个伪君子!”她立刻抄起一把扫帚把秃儿赶出了她家院子。

  再后来,秃儿也做了手术。

  那美眉从来是气质不凡,她生活能力强,奔跑速度比黑黑还快。我亲眼看见她腾空跳起捉住一只正在飞行的小雀。而且她性情孤傲,嫉恶如仇。一日,邻居的狗狗笨笨在我家院里跟小猫猪猪打闹,美眉那时刚来,不明究竟,以为笨笨在欺负猪猪,她纵身一跃,原地起跳,从玻璃门窗下飞出三米远,落于院中央的笨笨身上,一顿臭揍抓挠,笨笨疼得到我身边哭诉告状。那美眉的英姿,永远在我心上。

  但美眉跟秃儿相继被我们做了绝育手术之后,渐渐不那么甜腻。美眉也不那么飒爽,甚至有些多愁善感。有时早晨起来,我去猫屋叫他们起床,发现美眉跟秃儿竟然各自从一个猫窝里走出来。他们俩竟然分居了!我还经常在白天看见美眉独自睡在角落里一棵枯树下,或者一株花旁。而秃儿那时倒在自己的臭窝里,咧着嘴昏睡不醒。

  那生生死死、缠缠绵绵的爱情消失了。

  他们不会再为爱情去跳楼,去拼命,去冒险。他们只知道傻乎乎地晒太阳了。

  美眉她闷声不语。她不再每时每刻靠着秃儿。那时美眉平静但落落寡欢。我也在想,给猫咪们去了势,究竟是不是件好事呢?我眼看着那浓烈的爱情褪了色。猫咪们倒是安全了,这一生仅仅是平安。而让他们平安,却是我们人的意志。我有时也想,如果让他们自己选择一生,他们愿意怎样?

  他们觉得人给他们安排的猫生,快乐吗?

  秃儿跟美眉感情平淡之后,美眉经常独自站在墙头望着远处,久久沉默不语。我不知道,这美丽的女子,是否在想念她遥远的异国家乡。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