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05 -

时间:2015-04-13 13:39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们的御用司机向海说,他来接我们之前本来是要先送那个OL 回家,结果因为她随口问了句要去接谁,他随口答了句“前女友”,人家就要死要活地非要跟过来看一眼——南冰是什么人,嘴里自带AK47 出生的,一张口就火力全开——本想先来个下马威的OL 出师不利,一着急就要动手,最后就演变成我见到的动作片场面。

  “哎,我说,你要是缺钱,告我一声儿。”向海边开车,边瞥一眼南冰说,“犯得着去出卖色相吗?”

  “没缺钱,为了存钱。”

  “你不就是想毕业了开个咖啡馆么?要不了多少钱,我给你。”

  “别看不起人,姐可以自食其力。我都没想跟爸妈要,轮得上跟你要吗?”南冰终于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像把锥子似的扎向向海的太阳穴道,“咱俩什么关系啊?”

  向海翻起旧账:“高中时的作业还是我帮你做的呢。”

  “那是你为了追我,非抢着做,你问过我意见了吗?”

  “嘿,得了便宜还卖乖。”

  南冰不搭腔了,直接上手去扯丫耳朵,疼得向海直求饶,语气里却是吃了口冰淇淋似的甜:“女王大人,我错了。”

  许雯雯拍了拍南冰的椅背说:“哎哎,这后座还坐着人哪,你俩打情骂俏可以,再往下一步发展,我们可就下车了。”

  我颇为默契地接腔道:“要下你自个儿下去,活色生香的现场表演,我挺愿意看的。”

  “也是,省得飞泰国了,那什么真人秀还挺贵。”许雯雯托着下巴点点头。

  “呸!不花钱就想看,美得你们。”南冰转过身来拿手作势扇我们,得到了我们十分配合地左右晃头又销魂的“啊!啊!”两声后,她满意地笑完了,才垮下脸严肃地说,“地球上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再跟姓向的好了。”

  她这话一出,车里陷入了短暂而尴尬的沉默。

  向海转动方向盘时,我真怕他一脚油门踩下去领着我们共赴黄泉。

  也不知是说笑还是当真,他声音压低了说:“要么我去死,重新投胎来追你好了。”

  南冰旋即冷酷地打碎了他的妄想:“别,那我岂不是要等你十八年。老娘又不喜欢姐弟恋。”

  “你们就斗吧,不是冤家不聚头,我赌一百块你们最后肯定会在一起。”许雯雯边对着镜子整理她的鸡窝头,边用手肘撞了撞我,“赌不赌?”

  “我也觉着你俩一个女魔王一个劈腿狂还是赶紧领证吧,省得四处祸害无辜的灵魂。”

  此话一出口,南冰透过后视镜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惊得我条件反射地双手捂嘴,想想这位超S 女王有可能把我舌头拽出来泡酒,就有些后怕。

  读不懂空气的许雯雯还在调侃南冰,几句话之后见我不跟她一唱一和了,便也自讨没趣地闭了嘴。

  虽然我们几个都是从初中一块儿好过来的,但南冰和向海之间有些事儿,她不知道。

  我都知道。

  南冰和向海,当年的正班长和副班长,从初中开始玩暧昧到高中确定早恋关系,年级分数榜上永远纠缠不清的第一和第二,智商、相貌、身高,整个北京东城最天造地设的一对——听说俩人毕业后没有在一起,连最保守的老师都要大呼:“Why ?!”

  是南冰不要向海了。

  她当时穿着松松垮垮的天蓝色冬季校服,我第一次也是仅有一次地见到她流泪。她发誓,她这辈子都不要他了。

  摘自《北京人在北京》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