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07 -

时间:2015-04-13 13: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换上了做工精致的纯白过膝长裙,我拘谨地站在画展大厅中,穿着南冰的高跟鞋站在崭亮的大理石地板上。

  一怕摔倒,二怕走光的我,端着放了几杯红酒的托盘,就像个笔直的雕塑般紧绷着身体,并拢了双腿。

  这家会所中正展出当今最炙手可热的现代画家禾仁康的新作。

  主办方希望在开幕式当天找几个容貌姣好、姿态端庄的学生——电影学院的最佳——来做临时服务生。

  这活儿是许雯雯通过熟人找的,她兴高采烈地去面试,却因为身高不达标被拒绝,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立即向负责人晒出了她手机里俩个儿高、条儿顺的好闺密照片,就是我和南冰。

  负责人叫江姐——听这名儿,以为多浓眉大眼又刚正不阿一个人呢——我们刚才和她见着面了,非但没有想象中的红彤彤大棉袄,人家是个利落短发,名牌时尚套装,以鼻孔向人问好的锥子脸姐姐。

  江姐当时没有立刻答复许雯雯,是因为如今PS 照片泛滥,她要亲眼见过我和南冰才作数。

  站在熙熙攘攘的化妆间里,她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托着下巴,像是挑包包似的眯起眼端详我们,对许雯雯说:“嗯,这俩才像是电影系的学生。”——许雯雯就读的是没门槛的大专艺校,但她对外都谎称自己是知名电影学院学表演的——江姐像是盯着因为太丑而直到过季了也无人问津的包一样,嫌弃地对她咂嘴,“你让我以为如今的影视界终于不再以貌取人了呢。”

  面对给钱的主儿,许雯雯全程赔笑,完全不生气。

  她有个特别大的优点,就是见人下菜碟,非常拎得清,要是换了我这么直白地说她丑,她敢骑在我肩上抓烂我的脸,要是换了南冰——丫那张嘴不上锁,没少说——欺软怕硬的她又不吱声了。

  “你太高了,还蹬个这么高的跟,是想穿透雾霾去云上吸两口干净气儿吗?”江姐对南冰指了指我,“和她换一下鞋。”

  穿不惯高跟鞋的我从来都是一双平底走天下,忙解释:“不好意思,我不会穿高跟的,能不能——”话没说完,我被踩着十厘米高跟的她那副“什么?!你是女人吗?!”的惊讶表情给噎着了,为争一口气,默默低头脱鞋和南冰交换。

  接着,她扔给我们两套和身边姑娘们身上一模一样的白裙,拍了拍手大声对所有人喊:“动作快,姑娘们,两点半了,老板快来了!今天的场合很重要,出席的都是财经杂志上的熟脸,你们谁要是敢搞砸了,自动自觉滚得远远的,不用上我这儿来结工钱了。”

  被她的气势所撼,我也手忙脚乱地对着空出来的化妆镜整理仪容,仿佛一时充满了要夺取本店NO.1的鸿鹄之志。江姐这样范儿的,才称得上是顶级夜总会的老鸨——我们平时老取笑许雯雯像个拉皮条的——这么一对比,她顶多是街边洗浴中心里的小妹。

  在我和南冰跟着看起来要举办集体婚礼似的雪白队伍走出门去时,

  留在化妆间里等我们的许雯雯比着手势做口型:记得帮我要电话。

  摘自《北京人在北京》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